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04.异界通道,门前拔河(第三更-求订阅)

书名:我家的无敌大师兄 作者:剪水II 2020-05-27

次日。

  十四人一起来到了西楚云晴山。

  山峦起伏,五月初更是郁郁葱葱,入目一片绿色,远处山道众多,还有不少点缀如明珠的湖畔,是才子佳人踏青游玩的好地方。

  然而,此时的云晴山各处山道尽皆封锁了,没处都有至少一千士兵把守,严禁平民靠近,甚至这些士兵自己也不知深山藏了什么秘密,只是西楚天子下了令:入内者死。

  十四名宗师来到了云晴山深处。

  夏元果然看到了那“空间门”。

  入口处,云晴山的几朵小鸢尾花正在天光里摇曳着明媚的花瓣,而这些花却和沙滩完全重叠在一起,同时存在于一个空间。

  夏元并没有立刻进去,而站在门前。

  蛛妖。

  诸多丝线从他裤管,袖口游爬了出去,蔓延到了洞口彼方,千米的距离足以他测出许多事。

  而另一位与广虎一样,同时成国宗师的女子也是随手取出两物,然后丢落在地上。

  两物一是傀儡兔子,一是活生生的兔子。

  其他宗师显然也各有测试之法。

  小片刻,每个人心底都有了些答案。

  “对面应该是正常的土地。”

  “兔子能活着回来,完全没有异样,应该是正常的世界。”

  “齐天前辈如何看?”

  夏元开始收束丝线。

  一根根丝线如触手般又爬了回来,他一抬手,诸多采摘的异界样本就已经悬空,浮在了众人面前。

  “有青草,这草和我们山林里没什么不同。”

  “应该是个海岛,这水是海水。”夏元的“触手”竟然盘旋成了个小壶,带回了半指的水,而他的触手已经将这水的信息传递入了他脑海。

  “岛上应该没有生物,至少在入口处没有。”他的“触手”什么也没感知到,这就是证据。

  随后,他又继续的细细品味着空间另一边的情况。

  进行着一项一项的分析。

  众宗师被这前辈如此谨慎的操作给震惊到了。

  按照他们设想,放只兔子进去,没死那就可以入内了。

  哪里会有齐天前辈这么一副要出报告的样子?

  有一位宗师直接出列道:“我进去试试。”

  夏元一抬手:“且慢,若是异界存在恐怖对手,而这对手刚好隐藏在空间门的另一侧,只待我们一出现,那对手就释放出全力一击,秒杀了我们,该如何是好?”

  众宗师:...

  夏元继续道:“这空间门是双向的,为什么我们可以站在门前,而对方却不会有存在站在门前呢?我们想要探索,为何对方不想探索呢?”

  众宗师想想,有道理啊,那是为什么呢?

  广虎道:“也许是因为对方的修炼方式与我等不同,加上空间门在海岛,所以还未有人发现。无论如何,既然各位都已经试探过了,入门应该没问题,前辈若是不放心,由我等进去探探?”

  夏元稍稍想了想,之前他和宁宝无邪交谈,无邪说是她与黄衣进入之后也是个海岛,海岛上有许多望着天空的石像,但却没有遇到过危险。

  但还是不对...

  他并不觉得黄衣是唯一一个进入了异界探索的怪力乱神,如果还存在其他东西呢?

  在秒杀和被秒杀的世界里待着的夏元,显然已经不会从宗师们的角度去思考了。

  所以,他抬了抬手道:“再等等。”

  其他宗师是真的有点儿不明所以,这也太过谨慎了吧?

  而此时,英黥直接走了出来:“齐天前辈如果担心,那由我直接进去看看好了。”

  他笑了笑。

  毕竟,他之前可是已经尝试着进过这空间入口,对面确实是一个狭长的海岛,其他并无大问题。

  英黥想要借此取回点面子,同时也告诉众人“齐天的这种谨慎是不必要的”。

  说完,也不待夏元说什么,他直接走向了空间门,“我三分钟之内,必定回来,届时我来告诉诸位对面是什么世界吧,总比在这边猜测要好,时机不等人,若是这么谨慎畏缩,能做什么呢?”

  说完这些话,英黥心底舒畅了些,然后他身形闪动,直接穿过了那扇空间门。

  众宗师面面相觑,然后开始等。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

  十分钟...

  英黥还是没回来,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众宗师脸上出现古怪神色,总不成还真被这位齐天前辈说中了?

  又等了两柱香时间,英黥还是半点影子都没有。

  夏元也是有些愕然,他刚刚也只是随口一说,此时一股古怪的气氛升腾起来。

  他略作思索,又放开了自己的千步蛛妖丝线开始摸索。

  丝线如触手,在门外啪啪啪地探索着。

  众宗师看他认真的模样,也不去打扰,知道这位大能真在试探。

  夏元感知着丝线传回的一切信息...

  忽然,他感到丝线碰到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充满了阴冷的气息。

  就好像是触电一样,他急忙收回丝线,而对面那东西也好像是吓了一跳猛地缩了回去。

  夏元手指微微动着,丝线继续小心地往前行进。

  行到了几步,两个东西又触碰到了。

  这一次,触电感没了,剩下的就只有好奇了。

  夏元的丝线开始顺着那东西缠绕起来。

  软软的,还有凹凸感,应该是......真的触手?

  忽地,对面那触手开始扯他。

  夏元笑了笑,他也开始反扯。

  两个彼此都不知道对方身份的存在,开始了诡异的拔河比赛。

  众宗师只看着齐天前辈额上开始冒出汗珠,心底都是啧啧称奇。

  而对面...似乎也挺吃力。

  夏元伸手道:“有东西在拽我。”

  众宗师立刻回过神来,前辈这是需要支援。

  于是,众宗师纷纷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进行传功。

  夏元力量骤增,拔的往后退了几步,那东西显然正在被他拖拽着要出来。

  但忽的...

  那东西稳了下来,很可能也是获得了援助。

  拔河又进入了势均力敌的状态。

  夏元侧头看了看趴在自己左肩的宁宝,宁宝顿时也会意了,手中丝线也瞬间射出,缠住了对面那不知何物,这骤增的力量又多了几分,但还是不够。

  夏元又召出了筋斗云,然后让众宗师都踩踏在云层上。

  口中轻轻书着:“三...二...一...”

  轰隆隆!

  筋斗云瞬间进行了一次秒速十万八千里的移动,这巨大的力量带着众人往西倒飞出去,同时拖拽出一条恐怖的骷髅章鱼,一同飞到了半空,划过一条闪亮的弧线。

  骷髅章鱼的背后还有拿着三叉戟的黄衣,一只半臂大小的诡异侏儒。

  以及,一颗血淋淋地飞出的人头,这人头正是英黥。

  半空中,夏元瞥了一眼黄衣。

  黄衣也扫了一眼夏元。

  在这男男女女怪力乱神一起飞到上天的刹那里,众存在都陷入了谜之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