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09章 散了散了【万更求订阅】第三更

书名:三界劳改局 作者:一梦黄粱 2020-06-02

半小时后,余会非拎着钱袋子出了银行,银行经理和一名警察一连尴尬的道:“这……真的是个误会。”

    余会非能说啥呢?

    人家兢兢业业,他总不能说不对吧?

    最终表示理解后,带着人回了酒店。

    到了酒店,余会非刚坐下下,白无常就跑过来了。

    “老白,你可以啊。”余会非是真的服气了。

    一天,就一天啊!

    白无常就搞定了市电视台当家花旦,这是真牛逼啊。

    老白老脸一红道:“这……这就是喝多了,稀里糊涂的事情。”

    坐下来聊了两句后,余会非才知道事情的经过。

    昨天晚上老白把陈悦打跑了,但是陈悦这女人回去后是越想越气。

    然后她又主动的跑到酒店来找白无常理论了。

    而白无常也是无比的郁闷,回了酒店后看到酒店桌子上摆着酒瓶子,自己又喝了点,然后就睡得跟死猪似的了。

    陈悦敲不开门,就用了和余会非差不多的招数,对前台说:“我男朋友喝多了,打电话也不接,我不放心。麻烦你们帮我开下门呗……”

    门开了,陈悦想跟白无常理论,结果这货睡得那叫一个香甜啊,根本不搭理她。

    她坐在边上看着白无常那死猪一般的模样,是越想越气!

    最后她骑在白无常的身上就是一顿打。

    白无常酒劲还没过去呢,被捶了两拳后,醒了,然后酒劲上来了将陈悦按在床上又是一顿捶!

    只是酒劲刚过,再加上刚睡醒的缘故,白无常也正处于萎靡状态,力气不足,打的也不疼。

    结果就被陈悦又反压制了。

    两人就这么一顿撕吧,一顿打,打到了天亮。

    最后衣服都撕坏了……

    后面的余会非都知道了。

    余会非懵逼了:“我曹,感情你们昨天网上呼哧带喘的折腾了一晚上是干架呐?”

    白无常可怜巴巴的点头:“要[书趣阁 ]不然,你以为呢?”

    余会非一阵无语啊……难怪他之前看陈悦那浮肿的眼圈有种更黑了的感觉呢。当时还以为是灯光的问题,现在看来,那是真的更黑了……

    余会非道:“那你……找我,是啥意思呢?”

    白无常道:“我的袍子结实,虽然被扒了,但是没坏。不过她的衣服被我撕的一条条的了,出不来了。你看……”

    余会非懂了:“行了,别说了,我去给她买衣服行了吧?我就服了你们了,年纪轻轻的,孤男寡女的,还都醉酒,干柴烈火之下,你们竟然打架打了一晚上,你们……还是个人?”

    余会非准备出去,但是白无常道:“陈悦想跟你聊聊。”

    余会非点头:“聊聊可以,但是……她穿衣服了么?”

    “裹着呢。”白无常道。

    余会非再次点头,推开门,找陈悦去了。

    进了屋,就看到陈悦裹着被子缩在床上,可怜巴巴的看着余会非。

    余会非道:“行了,我都知道了。我这就给你买衣服去……对了,你找我要说啥啊。”

    “我跟老白真的什么都没做。”陈悦道。

    余会非点头:“我知道,我相信你们两个……”

    说到这,余会非看着打开的抽屉里的一堆布条,以及陈悦裸露出来的胳膊上的一道道抓痕,余会非很想说:“你们让我咋信啊?!丫的,也不知道阴神会不会让人怀孕,要是怀孕了……那可咋办啊。”

    陈悦见余会非信了,也就放心了,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余会非:“那个,我的尺码你知道么。”

    余会非道:“大姐,都什么时候了,还尺码。我给你买两件运动服回来,那玩意宽宽松松的,随便你怎么穿吧。”

    余会非在附近的一家体育用品店里买了一身女子运动服。

    路过一家女性内衣店的时候,余会非犹豫了许久,摸着下巴,努力的回忆着自己手机和当年大学寝室的电脑里储存的真实人体影像,结合陈悦平时穿衣服的凸起程度,推算了半天后,果断放弃了。

    “愧对大学兄弟们思念的辛苦教育啊!”余会非哀嚎着了酒店。

    陈悦看着手里只有一套运动装,也是一阵苦瓜脸。

    “别嫌弃了,我一大老爷们去买女装已经不容易了。再去买女性内衣,你还不如弄死我算了。”余会非道。

    陈悦无奈,只好让余会非和白无常先出去。

    结果白无常撇撇嘴道:“哎呀,矫情,又不是没看过。”

    “滚!”陈悦怒吼。

    白无常也来脾气了,叫道:“你是不是还想干架?”

    陈悦气得小脸通红:“信不信我咬死你?”

    白无常也气得不轻,叫道:“来呀,别以为这件衣服我撕不坏啊!信不信秒秒钟的事,别拉着我……哎哎哎……”

    最终余会非还是把白无常拖了出去,到了外面,余会非就低声骂他:“你丫的有没有情商啊?有这么怼女孩子的么?”

    白无常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啥也不懂啊……”

    余会非愕然道:“那你?”

    白无常道:“我的日子不多了,我现在跟她走到一起,她以后咋办?这不是害了人家么?与其如此,还不如让她以为我是个暴力狂,从此拉黑,成为路人。这对她来说是个好事……”

    说完,白无常道:“一会我要是真要冲的话,记着拉着我点啊,要不然真冲上去了又不打,那就太尴尬了。”

    余会非一阵无言啊,老白果然和马面不同,他是看着傻实际上很聪明,至少在情商方面其实是秒杀余会非的。

    否则也不至于一晚上就能把陈悦弄回房间去,将对方打成这样,陈悦也没喊着报警啥的。

    再看看余会非自己,余会非都有点嫌弃自己了……

    等了一会,门开了。

    让余会非意外的是,陈悦看了一眼白无常后,骂了一句:”窝囊!”

    然后这丫头转身对余会非道了一声谢,就走了。

    余会非道:“那个……要不中午一起吃个中饭?喝点小……算了,就吃饭吧。”

    “不了,下午还有个会议。昨天一堆事情堆着呢,我先走了。”说完,陈悦狠狠的瞪了一眼白无常。

    白无常叫道:“嘿,还瞪我,信不信我……别拦着我,别拦着……”

    白无常大叫,结果余会非就是不伸手,他无比郁闷的只能自己回手抓着余会非的衣服在那干嚎了。

    余会非道:“行啦,别演啦。”

    白无常纳闷的道:“我演的不像么?我觉得我挺凶的了。”

    余会非道:“还看不出来么?你刚刚跟我说的,她都听到了。你现在就是真上去,估计她都不信你了……”

    “不是吧?”白无常哀嚎。

    余会非道:“行了,她既然知道你没几天了,估计也就放弃了吧。”

    白无常问:“那要是不放弃呢?”

    余会非呵呵道:“你对自己的魅力太有信心了。”

    叮!

    余会非的手机一颤,低头一看,赫然是陈悦发来的信息:“告诉那傻子,找时间我再跟他拼酒,到时候我一定撕了他!”

    余会非看看白无常,白无常咧咧嘴,一仰头道:“哎……人帅就是容易有孽缘啊,不像某些人,送到手的肉都飞了。”

    余会非上去就是一脚:“滚!”

    作为一只单身狗,余会非是真的郁闷啊。

    他作为一个纯血人类,社会五好青年,帅哥一枚,结果一群妹子从身边走过,一个大舌头啷叽的白无常反倒是泡到妹子了,他还是个单身狗……

    这打击……

    郁闷啊!

    “你们在干什么呢?”宋清出来了,看了一眼一连郁闷的余会非。

    余会非叹了口气,郑重的问宋清道:“孙女,你老实说,你二爷我帅不帅?”

    宋清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你……受什么刺激了?”

    余会非道:“你别管我受啥刺激了,你告诉我,你二爷我帅不?”

    宋清背着双手,弯腰凑过来,仔细的看了看余会非的脸,然后带着几分小俏皮的呵呵笑道:“别说,仔细看看……”

    余会非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宋清。

    宋清道:“还有几个青春痘呢……”

    余会非:“@#%……”

    宋清见余会非的脸都黑了,抿嘴一笑道:“好吧,你还是很帅的,行了吧?”

    余会非道:“不亏是我孙女,眼神就是好。走了,回家了……”

    宋清道:“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家里有事,下午就得走了。”

    余会非一愣:“这么急?”

    宋清点头。

    余会非道:“那行,我们送你走了之后,我们再回去。”

    宋清笑了……笑的很开心。

    中午吃饭的时候,钱有道打来电话.

    “兄弟,有事?”余会非问。

    钱有道道:“兄弟,我现在解释不清楚了。你帮我解释解释,昨天我是不是和一群浑身上下都有口红印子的H国人干过一架?奶奶腿的,我身上沾了一些口红,已经被你嫂子打一晚上了。”

    “不是……你好好说话,我咋觉得你气息不稳呢?”余会非问。

    钱有道哀嚎道:“你被十字固了,气息能稳啊?哎呀……老婆,我胳膊呀,哎呀……疼疼疼……”

    余会非一阵无言,娶老婆果然是不娶太猛的。一般的老婆最多是跪个键盘、榴莲啥的,遇到猛地没准就是那键盘和榴莲给你开瓢了……

    余会非干咳一声道:“嫂子,你能听到么?”

    “听到了,你说吧。”钱有道的老婆问。

    余会非道:“昨天真的有一伙傻子,跑去闹事。那些家伙也不知道在哪搞的,一身的口红,还有高跟鞋印子。你要是不信,现在去医院,应该还能看到那群人呢。”

    “真的?”

    “嫂子你别不信啊……对了,昨天还有记者呢。你看看新闻,没准也能看到一些现场照片,你应该能看到不少口红印子。”

    听到这里,钱有道的老婆道:“行,我检查一下。你别动,再动,第三条腿给你掰折了!”

    “别的啊,那可是咱两后半辈子的幸福啊。”

    “呸,不要脸……”

    ……

    然后电话就挂了。

    宋清好奇的问道:“钱大哥说什么了?”

    余会非道:“呃……他说,他说祝你一路平安。”

    宋清点点头……

    吃了中饭,余会非打了个七座的面包车,送宋清去了机场。

    坐在车里,宋清时不时的看一眼余会非。

    余会非被看得发毛:“你瞅啥呢?我身上又没有口红。”

    宋清抿嘴笑道:“我在想,你怎么转性了?竟然舍得打车了?”

    余会非道:“这个啊……主要是终于把你这小祖宗送走了,我开心啊。千金难买我开心,今天贼开心。”

    “呸!”宋清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到了地方,目送宋清进了机场,余会非立刻带人上了面包车。

    “老板去哪啊?”司机问。

    余会非道:“去秀林,打表走吧。”

    “好嘞!”司机开开心心的一脚油门点了下去,呼啸而去。

    机场里,宋清回眸看到这一幕,嘟囔着:“真的是一点都没有不舍得么?”

    然后她叹了口气,转身走了。

    车上,崔珏问余会非:“宋清那丫头挺好的,要不,你试试追她?”

    余会非义正言辞的道:“别闹,那是我孙女。”

    崔珏笑道:“你别闹,你那个辈分算哪门子的正规辈分。我说真的,不考虑一下?从遗传学上来讲,她能够改善你们老余家其貌不扬的缺点。”

    余会非黑着脸道:“老崔,你学坏了。”

    崔珏笑了……

    地藏道:“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他还是单着吧。咱们那破院子,还是别住女人的好。”

    牛郎一怕巴掌道:“说的对!”

    “对你妹啊对!”余会非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嫌弃女人二人组。

    白无常道:“小鱼,你不会是怕打不过她吧?我听说,她从小练摔跤的,很猛。”

    余会非干咳一声,老脸微微发红道:“这……怎么可能?”

    崔珏狐疑的看着余会非:“你不会真怕打不过她吧?”

    “你们今天咋这么闲呢?精力这么充沛,回去扫墓园子去。我睡会,一会回去了还得发钱呢……”说完,余会非一个侧身,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