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二百四十六章 可怕的真相

书名:非洲酋长 作者:更俗 2020-06-02

“你怀疑阿克瓦陆军副参谋长乌弗.博尼亚是瓦卡军营这伙败类的保护|伞,这怎么可能?”

    周晗震惊的盯着曹沫,难以想象他的话会是事实。

    她倒不是说阿克瓦的高级将领都是纯洁无害的。

    阿克瓦是一个军政府统治国家,军队直接掌握国家政权,像乌弗.博尼亚这样的高级将领在阿克瓦,拥有非常大的权力,有权直接插手政府事务。

    这意味着他想要发财,有很多的门路,哪里必要干打家劫舍这种低级、毫无技术含量的事情?

    吉达姆家族控制钢拳兄弟会,也犯了不少绑架、谋杀等恶性暴力案件,但他们做这些行径主要意图是抢夺地盘,打击竞争对手,很难想象吉达姆家族会通过控制钢拳兄弟会武装打劫发家致富。

    当然,钢拳兄弟会的成员也不是不干偷盗抢劫等事,但就整体而言,钢拳兄弟会主要干的勾当,还是控制赌场、走私以及色|情场合经营等暴利产业。

    而从小镇周边频发的暴力案件看,瓦卡军营的这伙败类,压根就是武装抢劫过路的商旅为生。

    阿克瓦最高领导人,是革命指导委员会主席及武装部队总司令赛维义,但阿克瓦的陆军规模最大,赛维义本身也是陆军军官团出身,并于八年前联络陆军的军官发动政变成功夺得阿克瓦的政权。

    在成为阿克瓦最高领导人之后,赛维义也牢牢掌握陆军的权力,直接兼任陆军总参谋长——乌弗.博尼亚作为陆军副参谋长,在阿克瓦实际是排名前十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想要发财,随便将手伸进这个国家的石油、黄金、铁矿等资源开采、开采,又或者说涉及交通、通信等基础设施建设,钱就会像流水一样进入他的囊中。

    即便曹沫查到乌弗.博尼亚跟瓦卡军营很有渊源,但周晗也难以想象乌弗.博尼亚会直接包庇这伙人如此低端的暴力犯罪行为。

    干点别的,不香吗?

    “乌弗.博尼亚仅今年就三次到瓦卡军营视察,你怎么解释?”

    为免引起不必要的怀疑,曹沫不能频频走进院子,也不能频频上下楼,他不想叫陆彦、谢思鹏知道他这次出来还携带小型卫星车载通信设备,就单独将周晗喊到楼道的角落里说话。

    周晗陷入沉默。

    乌弗.博尼亚是从瓦卡军营指挥官任上发迹,他对瓦卡军营有着特殊的感情,经常回到军营是合乎情理,但是乌弗.博尼亚真要对瓦卡军营有着极深的感情跟关注,又很难相信他对瓦卡军营近乎明目张胆的犯罪行为完全不知情。

    “他的意图是什么?”周晗困惑的盯着曹沫问道。

    然而曹沫没有说话,却伸手她搂到腰上——周晗先是一惊,但转念想到必然是那个叫娜娅的劫匪眼线从身后经过或者看着这边,她反应也是极快,身子顺从而软柔的依偎在曹沫的怀里,仿佛两人特意躲到楼道无人的角落玩情趣。

    “那个娜娅看着这边?”周晗双手轻轻搭在曹沫的肩上,轻声问道。

    “你别回头,我们这样说话就好,”曹沫手轻轻搭在周晗的腰间,说道,“阿克瓦最高领导人赛维义,在国际以及西非其他国家的压力下,近年来有意结束军政府统治,举行民主选举,但乌弗.博尼亚等将领还想着牢牢掌握这个国家的权力——你们对阿克瓦太关注细处了,我还以为你对这个国家上层的风起云涌也很了解呢。”

    周晗看着曹沫。

    他们是通过收购股份,获得西联石油的控制权,而西联石油很早就与阿克瓦国家石油及矿业集团签下了一份小规模的长期原油供应协议。

    因此就算是直接掌握西联石油的梁远,也并没有强势的直接接管在阿克瓦的业务,还是用原有的员工去维持;而他们这段时间在帮吉达姆家族走私原油上,甚至投入更多的心思。

    说起来,周晗也承认她们对阿克瓦高层动态缺乏关注。

    不过,周晗早就怀疑曹沫是科奈罗能源、天悦贸易等一系列产业项目幕后的实控人,这次彼此知晓更多的秘密,特别是曹沫对她们针对陆家的骗局完全不感兴趣,她更是进一步确认了一点。

    因此,曹沫比她更关注西非国家高层的风起云涌,她并不觉得有多奇怪,立场不同,关注及思考的角度、立场必然是有不同侧重点的。

    然而曹沫所说的这诸多信息汇集到一起,最大概率所直指的可能性,真是叫周晗内心震惊无比。

    她盯着曹沫的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乌弗.博尼亚他本人并不是想捞什么钱,而是在知道瓦卡军营有问题后,故意将事情压下来,甚至给予直接的庇护,用意是等到关键时刻,能够利用这伙败类军人发动政变?”

    “这似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甚至不乏有国际分析家已经指出阿克瓦有再度发动军事政变的可能,”曹沫说道,“只是这些国际分析家都习惯纸上谈兵,还没有谁注意到乌弗博尼亚与瓦卡军营的联系……”

    曹沫更肯定自己的猜测,还跟他直觉有关,比如第二次进旅馆的那两个男子,那种将他们视为猎物的轻蔑,都表明他们的肆无忌惮在纯粹的人性凶残之外,还有其他依仗。

    “真要如此,梁远直接安排人手过来接应我们,可就麻烦了啊!”周晗依偎在曹沫的怀里,心里却没有半点旖旎的心思,只是为眼前复杂而险恶的形势头疼不已。

    之前倘若只是阿克瓦下面的低级军官非为作歹,他们安排更多的人手过来,震慑这些败类不敢轻易妄动就可以了——这样的话,这些败类即便知道自己的行径败露了,也拿他们没辙,曹沫他们大不了以后不再从这个口岸进出阿克瓦。

    但要是乌弗.博尼亚这样的人物是瓦卡军营幕后的保护|伞,甚至正在密谋军事政变,这时候梁远带着增援人手大张旗鼓的赶过来,事情就诡谲、复杂了。

    乌弗.博尼亚会不会担心他的密谋败露的可能?

    想到这里,周晗决绝的

    说道:“梁远不能安排人手过来,那样的话,后续引发的后果更不堪想象——你跟陆彦、谢思鹏,就说你安排留在科奈罗湖工业园搜索瓦卡军营的消息,觉察乌弗.博尼亚与瓦卡军营的关系异常紧密……”

    周晗心思变动极快,与曹沫一起思索着对策……

    “咳……”

    听到身后一阵不快的咳嗽,周晗惊醒过来,转身却见陆彦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对面的房间里探出头来;陈瑶多少有些幸灾乐祸或者说乐见其成的站在陆彦的身后看过来。

    周晗也没有怪曹沫没有提醒自己,她跟曹沫都极专注的在想事情,都没有注意到陆彦靠近过来。

    周晗理了理衣襟站好,镇定的跟陆彦说道:“刚才有人经过,我们才装成这样……”

    虽说陈瑶看得极紧,陆彦没有机会再纠缠周晗,但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周晗有朝一日会逃脱他的手掌心。

    眼前的一幕,像刀子似的扎在他的心里,但在陈瑶面前,他却还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陆彦一脸阴沉的死死盯着曹沫。

    他不信周晗的解释,旅馆里的工作人员不可能听得懂中文,他们需要依偎到在一起说话?

    他这一刻多少能体会到郭建的感受,心里真是恨不得将曹沫这杂碎活剐了,当然,他这时不得不考虑周晗与曹沫的关系什么时候这么亲密了,以及曹沫从周晗这里到底知道他们多少秘密?

    想到这里,陆彦一颗心也如被塞进冰桶里。

    气氛骤然凝固起来,周晗说道:“事情很紧急,你要是不信,等回到德古拉摩我就从泰华辞职……我现在与陈小姐去喊谢总过来。”

    看着周晗将陈瑶拉走,曹沫掏出一支烟点上,没想到还是被周晗这小娘们给利用了。

    周晗知道泰华及陆家太多见不得人的秘密了,正常情况下,她绝不可能轻易从泰华脱身——陆建超、黄鹤斌这些人也不会容她脱身。

    虽说硬拉进男女关系之中,会使得关系变得极其复杂,却无疑是周晗不着痕迹脱离泰华及陆家的最好机会。

    而在卡奈姆唯有他公开跟泰华对着干,周晗与陆彦等人脱离关系,转身“扑进”他的怀抱,甚至也不怕陆建超、黄鹤斌敢对她采取什么手段,叫她从此从这世间消失。

    当然,曹沫直觉感到周晗的意图不简单。

    很显然,周晗并没有再次得手后就远走高飞、隐姓埋名的想法,还想继续让泰华及陆家落在她的视野之内。

    当然,曹沫这时候也不想跟陆彦解释什么。

    一方面以陆彦、陆建超等陆家人小鸡肚肠的性格,只要找到机会就绝对不会放过他,他又何惧跟周晗有什么牵扯?

    另一方面这种事也解释不清楚,以当前复杂的情势,解释太多也不会有什么效果,还不如小心翼翼的提防陆彦这孙子半途给他玩什么幺蛾子……

    要说有什么不爽,就是他压根就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