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2 章

书名:将世界捧到你面前 作者:蒋牧童 2020-05-27

第十二章

  偌大的校园里,充斥着从全世界各地而来的人,平日里充满着肃穆庄重学术氛围的地方,这一天里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狂欢派对。
  就连头顶的天幕都清朗的只剩下一望无际的浅蓝色。
  显得干净而明亮。

  哈佛每年毕业典礼时,会有数万人从世界各地赶赴这里。
  只为参加他们亲人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刻。

  叶临西以为这从遥远的世界各地赶赴而来的人当中,没有一个人,是为她而来的。

  可是这一刻,傅锦衡的一句毕业快乐,却轻轻拉动了她心底的那根弦。
  原来她也曾期待着。
  期待着有人跟她分享这一刻,分享她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

  或许是傅锦衡的从天而降让她太过惊讶,以至于男人将她松开的时候,叶临西都没说话。

  反倒是对面的周清,打量着抱住叶临西的男人。
  对方看起来很年轻的样子,但长相太过清俊优越,略显狭长的眼型里,是黑到纯粹的眸色。不知是因为他不太笑的原因还是举手投足间的带着的骄矜。
  看起来有种拒人千里的疏离。

  周清眼中惊艳之色几乎是掩不住的,一时,她开口问道:“叶临西,这不会就是你老公吧?”

  显然是的了。

  至于叶临西在片刻失态后,收敛心神,她随意歪头朝傅锦衡看了一眼。

  不得不说,哪怕她私底下嫌弃傅锦衡说话刻薄、为人太冷漠,但是他绝对是个能镇得住场子的男人。
  他就像限量级又绝版的手袋,全世界只此一个。
  只要拎出来就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之前周清没少在叶临西面前秀恩爱,还明里暗里表示叶临西的婚姻不过是家族联姻,肯定只是表面和谐,比不上她和她男朋友这种自由恋爱来的真爱。

  对于她这种低级别的秀恩爱,叶临西一向不放在眼底。

  不过她也不介意闪瞎周清的狗眼。
  毕竟叶大小姐的风格,从来不是忍让和退缩。

  她略歪头看向傅锦衡,甜蜜挽上他的手臂:“老公,你不会就这么空手来的吧,我要罚你咯。”

  叶临西声音娇嗔做作的可以,偏偏面前的男人听得眉毛都没抬一下。
  傅锦衡:“不是。”

  叶临西一怔。

  随后不远处的秦周走了过来,将一个黑色天鹅绒的长盒子递上,待傅锦衡打开,里面是一条祖母绿钻石手链,镶嵌在正中间的绿钻显得温柔如水,而整条手链上是全钻款式。
  在阳光下,手链哪怕只是安静躺在哪里,也散发着璀璨的光芒。

  这不是……之前叶临西看上的一套珠宝。

  她参加拍卖会遇到了这套珠宝,不单单是一条手链,还有项链和钻戒,只是后来成交价格过高,虽然她有些喜欢,但最后还是没跟拍。
  当时她还在想,是哪个人傻钱多的拍回去哄小姑娘了。

  “当时是你拍下来的?”叶临西惊讶道。

  所以她鄙视的那个人傻钱多的人,就是傅锦衡??

  傅锦衡伸手将她的手腕拉过来,待低头将手链扣在她的腕子上,雪白纤细的手腕与温柔的祖母绿格外相衬。

  傅锦衡看了几眼,这才抬头看着她说:“其他的珠宝不太方便带过来,不过我已经放在你衣帽间里,你回国就能看见。”

  叶临西看着他深情款款的模样,心头一激灵。
  来了,来了,狗男人这该死的表演欲它又来了。

  不就是人前秀恩爱,这个套路是她拿手的!!

  叶临西此刻心底没有丝毫嫌弃,她双手轻轻捧着自己的脸,刚戴在腕上的手链轻轻往下滑落,钻石折射的光芒闪的对面周清眼前一花。
  然后她听到叶临西感动又软呢的声音说:“宝宝,你怎么这么好呢。”

  周清:“……”
  她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自取其辱呢。

  很快,周清找了个理由灰溜溜走了,毕竟再留在这里,她狗粮都要吃饱了。

  周清离开后,叶临西收起脸上做作的幸福表情。
  待她低头轻轻拨弄了腕上的手链,这才抬头问:“你怎么突然来了?”

  叶大小姐的翻脸不认人,虽然会迟到,但总不会缺席。

  傅锦衡微偏头看她,轻笑:“你劝都劝不住了,我能不来吗?”

  什么呀。
  叶临西下意识就要反驳,正要问他,自己什么时候劝他别来了。
  而在话要从嘴边说出,电光火石间她咬住了唇。

  刚才她跟周清秀恩爱的时候,说了什么来着?

  她是不是说“我老公在路上呢”、“我本来不想让他来”,最关键的应该是那句“没办法,我劝都劝不住呢。”

  叶临西:“……”
  她没有。

  -

  甜不过三秒,这是叶临西此时心底唯一的感受,从刚才初见傅锦衡心头涌起复杂而又微妙的小感动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只剩下秀了个假恩爱还被正主抓到的淡淡尴尬。

  好在典礼即将开始,于是叶临西赶紧转移话题,让傅锦衡带着秦周先去坐下。
  她自己则需要提前集合,因为待会有个毕业生入场仪式。

  毕业典礼的地点就在学校的尖顶礼堂前,乌压压一片人头。
  叶临西进场的时候,特地四处张望了一圈,只能无奈放弃。
  算了,狗男人找不到位置就站着吧。

  只是待她落座后,才发现傅锦衡居然给自己发了微信。
  傅锦衡:【向左看。】

  叶临西一怔,随后抬头看向左侧的校友座位区,那是学校专门给知名校友安排的座位,只见傅锦衡穿着笔挺贴合的西装坐在一群穿着长袍的人当中。
  过分年轻和清俊的样貌让他显得格外显眼。
  一双长腿轻轻相互交叠坐着,依旧有种无处安放的长。

  亏得她居然还会担心他会找不到位置……

  因为隔得很远,叶临西冲着他很流氓的吹了下口哨。
  惹得身边的同学转头问她:“叶,怎么了?”

  在学校里很多同学都是直接叫她的姓氏。

  叶临西冲着傅锦衡的微抬了抬下巴:“你觉得那个亚洲男人怎么样?”

  同学顺着她视线的方向看过去,忍不住‘哇哦’的一声惊呼,语气夸张道:“他可真是英俊,而且我敢保证他一定是个大人物。”

  叶临西轻扯嘴角。
  能坐在校友专区的第一排,必定是给学校捐献过巨额捐款。
  的确算得上大人物。

  此时同学说:“亲爱的,这确实是一个值得心动的男人。待会你可以趁机要一下他的联系方式。”
  只是刚说完,对方略有些遗憾道:“抱歉,我忘记你已经结婚了。”

  就在对方嘀咕太可惜的时候,叶惜笑了起来。

  她的目光再次看向傅锦衡,对方像是感觉到她的注视般,将视线从主讲台缓缓转到她这边,两人四目相对时,叶临西轻张嘴唇:“可惜吗?”
  “他就是我的丈夫。”

  在周围掌声响起时,她听到身边同学清楚而又震惊的声音。

  今天来参加她毕业典礼的人,是她的丈夫。

  -

  叶临西是在领取毕业证书的时候,跟傅锦衡汇合的。
  毕业生需要回到各自的学院领取学院颁发的毕业证书,因此她领着傅锦衡一起过去。

  “你的鞋子?”傅锦衡略皱眉。
  傅锦衡对高跟鞋并不了解,但也不妨碍他知道叶临西脚上这双鞋穿着有多累。

  叶临西:“我不会放弃它的。”
  哪怕今天她的腿断了,她都不会放弃她的高跟鞋。

  不穿仙女鞋的仙女,还算什么仙女!

  傅锦衡没有说话,他怎么可能不了解叶临西的性格,她就是那种哪怕阑尾炎复发疼到快晕倒的时候,都会大吼一声“别急先让我上个底妆”的人。
  这种脚踩十厘米高跟鞋,参加毕业典礼的事情,对她来说,只怕不足一提。

  叶临西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突然垮了脸。
  其实苏珊的包里带着一双她的平底鞋。

  偏偏狗男人突然出现,脚可断,气势不可输掉!!!

  学院的典礼就是比较简单,每个人都上台拿到了自己的毕业证书。哪怕是叶临西这种压根不需要考虑未来的人,此时也不由有种,终于毕业的感觉。

  待结束时,很多毕业生都拿到了自己家人献上的鲜花。
  大家开始拍照留影。

  苏珊端着相机,一副随时准备给叶临西拍照的架势。

  本来叶临西想招呼傅锦衡一起拍照的,毕竟来都来了,就当是留个纪念。
  谁知她找了一圈,居然没看见他。

  就在她准备打电话时,有个人喊道:“叶小姐。”

  叶临西下意识回头,就见一个男人捧着一束花走到她面前。
  “这是您的花,祝您毕业快乐。”

  叶临西接过花之后,拿出插在上面的卡面,自然而然将目光落在最后的落款处。
  而跟着一个清冷的男声同时响起。

  “一个默默关注着你的人。”

  叶临西猛地回头,就看见傅锦衡手上抱着一束鲜花,而他的眼睛也从卡片上轻轻抬起,落在她脸上。
  “谁在默默关注着你?”

  叶临西:“……”

  对于这个窒息的问题,她居然脑子是一片空白。
  作为未来大律师灵巧善辩张嘴说瞎话的能力,在这一刻居然消失了。
  一时间,她连个瞎话都编不出来。

  毕竟她总不能说,这是她自己订的,因为怕毕业典礼没人给她送花。

  就在傅锦衡的目光一直盯着她时,想不出借口的叶临西放弃式回答:“可能是哪个暗恋我的人吧。”

  傅锦衡顿了顿:“也可能是个会威胁你安全的跟踪狂。”

  叶临西一愣。

  偏偏平时沉默寡言的男人,此刻居然话还挺多。
  他说:“这种不明人士送来的东西,以后都不要随便乱收。”
  “临西,我不是在教训你,我只是觉得有必要提高你的警惕。”

  说罢,傅锦衡转头看向身边的秦周,面无表情道:“去查查,这束花是谁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