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18 章

书名:我渣过的男配都黑化了[快穿] 作者:山有青木 2020-05-23

一向傲娇别扭的人, 突然放下身段低声哀求,这换了谁恐怕都要心软,尤其是这个求饶的人, 还生来自带美貌、病弱的天赋, 脆弱得像霜花一样,随时会破碎消逝。

  时礼听着背后越来越不和缓的呼吸声, 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放我出去,我们两个好好生活, 就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

  “不要。”沈惊衍想也不想的拒绝了。

  时礼嘴角抽了抽:“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我也不是。”沈惊衍的声音有些闷。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他毫不退让的性格, 成功让时礼控制住了心软的冲动, 掰开他扣着自己的手, 起身到沙发上躺下了。

  她一离开,沈惊衍就坐起来了, 倚在床头静静的看着沙发,表情落寞而寂寥,却没有开口让她回来。时礼迟迟等不到他的动静,忍不住偷瞄他一眼, 看到仇恨值还停在20%后愣了愣。

  她刚才一直跟他作对,还以为仇恨值会往上增加几个点,没想到竟然一动不动……这是不是说明, 她可以再逼他一点?

  时礼又偷看沈惊衍一眼, 看到他脆弱单薄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欺负他, 甚至生出了‘他如果想关着自己, 那就让他关好了’的想法, 但是转念一想,这样一来她要想任务成功, 就必须拿下本小说知情权交换随时被传送的权力――

  但凡下面那位好攻略一点,她就同意了。

  时礼脑海中冒出矫健颀长的身影拿着匕首、粘稠的血液从刀刃上划过的画面,整个人都随之一颤。

  ……不想了不想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劝沈惊衍放自己出去吧。时礼抹了一把脸,躺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墙上的钟表无声的往前走,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空调发出的一点轻微响动。时礼起初还在认真思考,渐渐的眼皮越来越重,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她白天一直待在屋里,活动量不算大,所以睡得并不沉,朦朦胧胧中感觉到沈惊衍的气息,她轻哼一声想睁开眼睛,但挣扎了几下都没醒。

  睡得太早的后果就是,大清早不到六点就醒了,时礼按了按有些昏沉的脑袋,坐起来时伸手碰触到旁边的人,她顿时愣了愣,扭头便看到一旁睡得正香的沈惊衍,而她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大床上了。

  时礼沉默一瞬,想起昨天迷糊间沈惊衍的气息,一时间没有说话。

  沈惊衍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睁着眼睛静静的看着她的侧脸,等她察觉到他的视线扭头与他对视时,他才不紧不慢的开口:“早。”

  时礼嘴角抽了抽,面无表情的往厨房去了。

  沈惊衍顿了一下,眼底一片黯然,片刻后收敛所有情绪,安静的跟去了厨房,守在门口看时礼做饭。
时礼当他是空气,一个人在厨房忙忙碌碌,刚开始切番茄,就听到他在门口笨拙的搭话:“你怎么知道我想吃番茄炒蛋?”

  时礼拿刀的手一顿,接着咔咔把番茄切成四块,撒了白糖当甜品了。沈惊衍抿了抿唇,没有再说话了。

  时礼在一个非常安静的环境里炒了一道菜,端去餐厅时沈惊衍已经在那里等着了。时礼也不和他说话,拿了一副碗筷坐下开始吃饭。

  沈惊衍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她邀请自己,沉默片刻后自己去厨房拿了碗筷,然而等他出来时,时礼已经吃完了。

  沈惊衍看着空了的盘子,握着筷子的指腹逐渐发白,半晌垂着眼眸将桌子上的碗筷都收拾了,端回厨房开始清洗,这次比起第一次刷碗,动静要小了很多。

  时礼在故意冷待他时,想过很多他可能有的反应,歇斯底里、恼羞成怒,再或者别的激烈情绪,可怎么也没想过,他会这么逆来顺受。

  沈惊衍整理完厨房出来,时礼偷偷瞄了他一眼,看到仇恨值依然在20%的状态后,眉头稍微扬了一下,再看沈惊衍明显比之前暗的表情,她猜测他也快忍到头了。
一整天,沈惊衍都在房子里陪她,她也可劲踩着他的底线折腾,就指望他快点受不了,好放自己出去。

  而沈惊衍似乎也没想到,她会一直冷待自己,他的脸色越来越阴郁,面对她的冷漠和无视,也开始出现暴躁的情绪,终于在晚上的时候,看到她又要去沙发,终于忍不住抓住了她的手腕,红着眼眶说:“不准去。”

  时礼:“……”

  “你去了我也会把你抱回来,”沈惊衍说完见她无动于衷,又盯着她的侧脸补充一句,“我现在有力气抱你。”

  ……哦,那你好厉害哦。时礼沉默一瞬,依然只有一句:“放我出去,我当这件事没发过。”

  “不可能,”沈惊衍抓着她手腕的手更用力了些,一字一句的问她,“你为什么这么想出去,是不是还想找机会离开我?”
“我没想离开你,也不想被当个囚犯一样关着,你明白吗?”时礼头疼的看着他。见他依然冥顽不灵,她甚至想用以死相逼的戏码了,可到底要考虑他的身体,以及出去之后的处境,所以只能用冷暴力意思一下。

  沈惊衍死死盯着她,半晌呼吸声开始加重,脸上也泛起点点红晕,他却好像没感觉一样,依然抓着时礼不放。

  时礼顿了顿,强行甩开了他的手,假装没看到他的不对劲,转身到沙发上躺下。沈惊衍一个人站在床边,慢慢的滑坐在地上,静了许久后哑着嗓子道:“时礼,我难受……”

  时礼心尖一颤,第一反应便是去看他,但还是忍住了。她以前亲身照顾过沈惊衍两年,比谁都了解他的身体状态,知道他如果真的难受,是很难说出连贯的话的,现在既然能表达自己的情绪,说明还在可控范围内。

  沈惊衍额头上凝出点点汗珠,脸色也开始发白,双眼含雾一般看着时礼的方向,几分钟后终于彻底失望。在发现时礼到了这种地步都不理自己后,他眼底的光灭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床边地板上,不知过了多久,终于靠自己平复了呼吸。

  时礼一直支棱着耳朵听他的动静,等他那边彻底没了响动,便偷偷瞄了他一眼,看到他呼吸平顺后松了一口气。

  沈惊衍独坐许久,才撑着被大理石地板冻得冰凉发木的腿,艰难的走到时礼面前,眼角泛着浅浅的桃花红,声音沙哑如砂砾:“你不喜欢我了?”

  时礼心头一疼,干脆坐了起来,把他拉到身边坐下。他的腿贴在自己腿上时,时礼皱了皱眉头,拿了自己睡觉用的夏凉被盖在他腿上:“你不能着凉。”

  “你不喜欢我了,”沈惊衍这一次用的是陈述语气,声音里透着一种看透一切的苍凉,“否则不会看着我犯病都无动于衷。”

  男配仇恨值:18%

  自己把他欺负得这么狠,他仇恨值升了也能理解,可偏偏被冷待了一整天后,反而又降了两个点,再配合他此刻的表情和语气,怎么叫人不心疼。

  时礼抿了抿唇,到底没能说出太狠心的话:“我喜欢你,只是生你的气。”

  “因为我把你关起来?”沈惊衍问。

  时礼:“对。”

  “所以你以后会一直这么对我了。”沈惊衍的脸色白得像纸一样。

  时礼无语的看着他:“……你怎么不说你会改变主意,然后我们和好呢?”

  沈惊衍沉默的和她对视。片刻之后,时礼糟心的别开脸:“行了,我知道了,你不用再说了。”

  沈惊衍安静的坐在她旁边,半晌伸手抱住她,把脸埋在她的颈窝处:“我会想出一个办法,既能让你留下,又能让你不生我的气。”

  ……哦,好巧,我也会想出一个办法,既能让你放我出去,又能不让仇恨值大幅度增加。时礼一脸麻木,强行把人扒拉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气氛一直处在僵到极致的状态里,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肯让步。沈惊衍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时礼作为欺负人的一方,也好不到哪去,两个人心思各异,却都盼着尽快解决这个僵局。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一个早上。时礼从沙发上腰酸背痛的醒来,打个哈欠的功夫看向床上,见沈惊衍还在睡,便起身去煮早饭。这段时间虽然两个人一直在较劲,时礼也故意每次吃饭都不叫他,但其实还是做了他的份的。

  当然了,沈惊衍也主动承担起除了做饭以外的所有家务,始终保持住所干净整洁,让时礼把这里变成垃圾场的想法彻底落空。

  除了气氛太僵硬外,两个人的生活意外合拍,合拍到时礼经常冒出‘要不就顺着他’的想法,只是每次这个想法出现,她就会想起下个世界的男配,然后及时打住,决定柿子还是挑软的捏。

  ……现在的沈惊衍就是那个比较软的柿子。

  时礼愧疚三秒,做了番茄炒蛋,自己吃一半后,故意把另一半放在餐桌上不管,然后这踢踢那碰碰的发出响声,打算把沈惊衍弄醒吃早餐。

  然而今天的沈惊衍格外能睡,平时她有一点响动,他都会很快醒来,今天却怎么也不醒,甚至连动都不动一下。时礼想起昨天夜里十一点多去洗手间时,他还在忙工作,猜测他太累了,便没有再打扰他。

  然而到了晌午时,沈惊衍还没醒,时礼就觉得不对劲了。她跑到床边想要叫醒他,却看到他的额发都湿透了,脸颊泛着一种不正常的红,嘴唇却十分苍白。

  时礼心里一惊,忙伸手抚上他的额头,摸到不同寻常的温度后,立刻把他身上的被子掀了,看到他的睡衣都被虚汗塌透后,忙推着他的胳膊叫他:“惊衍,醒醒!醒醒……”

  沈惊衍正在做一个漫长的恶梦,梦里的自己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医生、护士、还有一些陌生人来来往往,却唯独没有时礼。

  时礼呢?他刚冒出这个念头,就听到了时礼的声音,像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本能一般,他下意识的跟着声音走,终于在见了一道白光之后猛地惊醒。

  “惊衍!”

  时礼担忧的脸出现在眼前,沈惊衍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好半天才勉强出声:“怎么了?”

  “你发烧了,需要去医院。”时礼着急的看着他。

  沈惊衍定定的看着她的脸,半晌微微摇头:“不去。”

  “怎么可以不去!”时礼很想发火,但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只能忍着怒火好言相劝,“你的身体和正常人不同,万一发烧引起别的后遗症就不好了。”

  “你很在乎?”沈惊衍突然问。

  时礼顿了一下:“废话!”

  她的语气恶劣,沈惊衍却久违的心情好了些,眼角微微泛红,接着像怕被她发现自己的情绪一般别开脸,平静之后才继续看向她。

  时礼用力的闭一下眼睛,这才看向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和缓起来:“我知道你怕我借这个机会逃跑,这样好不好,你给管家打电话,让他在楼下等你,我把你送到电梯里,你先去看病……”

  沈惊衍费力的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她的唇上:“不想听。”

  时礼:“……”她真的要被这个中二病气死了。

  “医药箱在厨房第一个柜子的第二格,那里有我平时的备用药,还有一些别的药物,你帮我拿过来。”沈惊衍歇过来了,缓着一口气道。

  时礼深吸一口气,把他的手丢到一边:“只吃药没有用。”

  “可以的。”沈惊衍坚持。

  两个人犟了半天,最终沈惊衍拿出了杀手锏:“时礼,帮帮我……”

  时礼彻底落败了,认命的去拿了医药箱,沈惊衍眼底闪过一丝笑意,身体上的难受好像也减轻了不少。

  时礼把医药箱拿过来,让他自己找药,自己则端了杯水给他,照顾他把药吃了。

  沈惊衍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病折腾掉不少精气神,光是找药吃药这么点事,都用尽了他的力气,他疲惫的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睛盯着时礼看。

  时礼把医药箱放到一边,一回头就和他对视上了。

  男配仇恨值:13%

  时礼真是没脾气了,沉默片刻板着脸道:“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如果没有退烧,你就得去医院。”

  “一个小时不够。”沈惊衍实事求是。

  时礼忍无可忍:“那就两个小时,但期间不管出现任何情况,你就得立刻给我去!”

  沈惊衍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时礼心气这才顺些,皱着眉头坐在床边盯着他。沈惊衍也看着她,半晌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哑声问:“不生我气了?”

  “……你想得美,只是看在你生病的份上,暂时照顾你而已,”时礼嘴角抽了抽,说完还不忘补充一句,“只要你不放我出去,我就一直生你气……”

  “我身上疼。”沈惊衍打断她。

  时礼立刻忘了自己刚才在说什么,着急的扶住他的肩膀:“哪里疼?”

  沈惊衍看着她担心的样子,心满意足的闭了闭眼睛,半晌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说不好,浑身都疼。”

  “怎么回事,犯病了?”时礼说着,解开了他的睡衣,直接趴在他的心口上,听到心跳声还算正常后松一口气,刚要起来,就被他的手搂住了。软软的耳朵贴在心口上,沈惊衍的眼神暗了一分。

  生病的沈惊衍力气远比不上时礼,可偏偏他抱住了的是时礼的脑袋,只需要用一点力气,时礼就没办法挣脱了。

  时礼尝试几下,忍无可忍的开口:“你松手。”

  “你再听听,我心脏也难受。”沈惊衍低声道。

  时礼眯起眼睛,本能的觉得他是装的,可到底不敢拿他的身体开玩笑,只能贴在他心口上继续听,直到确定什么都听不到,才再次要挣脱。这一次沈惊衍没有再用力,她很轻易的就从他怀里出来了,不由得觉得自己刚才是多心了。

  ……也是,他都难受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有心力占她便宜。时礼轻叹一声:“你身上是哪种疼法?”

  “应该是肌肉疼,和犯病的时候不一样。”沈惊衍眨了一下眼睛,乖顺的看着她。

  自从把时礼关起来后,他就好像多了很多安全感,以前别别扭扭不肯展露的性格,也慢慢开始展露,要不是时礼一直冷着他,他或许会变得更加听话。

  男配仇恨值:12%

  都生病了,怎么还降了一个数?时礼看了他一眼,想了想道:“可能是发烧引起的,你躺好,我帮你按摩。”

  沈惊衍垂下眼眸,掩盖住真实情绪,顺从的在床上躺好。时礼脱了鞋坐在他旁边,专心帮他按摩:“这样好一点吗?”

  “嗯,”沈惊衍应了一声,“再用力点。”

  时礼听话的用力,沈惊衍感受她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缓缓闭上了眼睛,休息片刻后,再次睁开眼睛看向她。

  整个过程中,沈惊衍都静静的看着她,深不见底的眼眸第一次清澈纯粹,仿佛除了时礼,什么都容不下了。

  他的视线热烈、直接,很难让人忽视,时礼只能努力板着脸,才让自己看起来像没被他的小可怜模样打动。

  按摩结束,时礼又拿了热毛巾,仔细的帮他擦身上的汗。她的手指修长娇嫩,落在身上时,沈惊衍只觉一点火气往下涌去。

  时礼坐在他的脚边,抬头往前看时注意到了不对劲,不由得一阵无语:“……都病成这样了,还想乱七八糟的呢?”

  如果换了平时,沈惊衍早就恼羞成怒了,可此刻却眼睛水润的看着她:“可以吗?”

  “……可以什么可以!”时礼气恼又头疼,“你现在还在生病,而且我们还在闹别扭。”

  最后一句话像是提醒了沈惊衍,沈惊衍眼底黯了黯,别开脸不肯再看她。直到时礼给他换上新的睡衣,他都没说一句话,时礼扫了他一眼,去把早上做的饭热一热端到他跟前:“吃饭吧。”

  沈惊衍睫毛动了一下,情绪低落极了。

  时礼提高声音:“吃饭。”

  “嗯。”沈惊衍神色恹恹的坐了起来,勉强拿起勺子,一口一口的吃,脑门上渐渐冒汗了,也没有停下,仿佛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时礼:“……”他这招苦肉计有点眼熟啊,跟谁学的?

  沈惊衍只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时礼担忧的看着他:“不吃了?”

  “没胃口。”沈惊衍垂眸。

  时礼抿了抿唇:“你不吃东西,会恢复得很慢,再吃一点吧。”

  “不想吃。”沈惊衍说完,把碗递给她。

  时礼只能再劝:“就多吃两口,两口就行。”

  沈惊衍坚定的把碗还给她。

  时礼无奈:“你要怎么才肯多吃一点?”

  沈惊衍顿了顿,目光澄清的看向她。

  时礼和他对视片刻,深吸一口气咬牙道:“乖乖吃饭,吃完帮你。”

  沈惊衍眉眼这才舒展,当着时礼的面把饭菜都吃了。时礼起初还在担心,他是为了那点不正经的勉强自己吃东西,还怕他会积食,可当看到他吃得一点都不费力时,便知道什么胃口不好,都是他装的。

  时礼明白自己掉进了他的陷阱,可又拿他没办法,在他病好之前,当然要一直哄着才行。于是她认命的帮他解决了大事,绷着脸去浴室洗手了。

  沈惊衍懒洋洋的,累得手指都抬不起来了,浑身充斥着一种满足感。他强撑着睡意等时礼,困得眼角都泛红了。

  时礼出来时看到他的样子,给他量了体温后道:“已经开始降温了,你睡一会儿,醒来就恢复了。”

  “你陪我。”沈惊衍眼巴巴的看着她。

  时礼板起脸:“我还在跟你生气。”

  “那我不睡了。”沈惊衍别开脸。

  时礼:“……”

  沉默三秒钟后,时礼认命的到他怀里躺下,沈惊衍一抱住她,就再也熬不住了,闻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沉沉睡去。

  他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醒来时精神好了很多,只是身上还是乏力。时礼早已经从床上下来了,看到他恢复了之后,晚上又管了他一顿饭,等夜里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沙发上。

  她刻意忽略沈惊衍一直追随自己的目光,暗下决心这次一定不心软了。

  然而只过了一夜,沈惊衍又生病了,这回是感冒。

  时礼看着坐在床上咳嗽的男人,操心的劝他:“你去医院吧,你免疫力太差,自己吃药根本不行。”

  “不去。”沈惊衍鼻音很重,加上病恹恹的,看起来很好欺负。

  时礼很想捏他的脸,但考虑到两个人尴尬的关系,最后还是放弃了,只是一味的劝说:“不是让你住院,就是让你去检查一下,很快就回来。”

  “你照顾我。”沈惊衍声音闷闷的,眼睛也因为生病泛着水光,看起来十分可怜。

  明明是个大总裁,可偏偏脆弱的跟朵花一样,时礼拿生病的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尽心尽力的照顾,一连伺候一个星期后,他的感冒总算好了,只是折腾这么久,又有了犯病的趋势,她又开始每天帮他按摩,看着他吃药。

  两人不知不觉在这栋房子里住了半个多月,沈惊衍的病迟迟不好,时礼终于起疑了:“你以前不是三五天就见好吗?为什么这次一直不好?”

  “不知道。”沈惊衍垂眸。

  时礼皱了皱眉头:“你真的要去医院了。”

  “我不去。”沈惊衍还是这句话,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时礼见他拒绝交流,只能折身去厨房做饭,顺便想想该怎么说服他。到了厨房,她看一眼干净的四周,不由得轻叹一声。

  这段时间沈惊衍虽然生着病,可家务活却没落下过,哪怕她说了不准他做,他也会每天清理垃圾,下楼丢垃圾的时候,还会带回来新食材。

  看到他那么辛苦,还要照顾她的生活,她真的很想告诉他,让他安心去治疗,她愿意留在这栋房子里,也不会再跟他闹别扭。但是每次话到嘴边,她的脑海里都会浮现拿着匕首的那道身影,于是再也说不出口了。

  ……她真是太自私了。时礼残酷的评价自己一句,从冰箱拿了土豆,开始蹲在地上对着垃圾桶削皮,脑子里还在想该怎么劝沈惊衍去医院。

  正想得入神时,手一滑土豆掉进了垃圾桶,她下意识的去抓,手指无意间擦过之前丢弃的吸油纸,接着里面掉出一堆花花绿绿的东西,她顿时愣住了。

  她一直照顾沈惊衍起居,自然无比清楚,这些花花绿绿的小药丸,都是沈惊衍平时要吃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