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0200515

书名:穿成豪门假千金[民国] 作者:一碗叉烧 2020-05-15

秦年雅一行人回到上海时, 已过午夜。但三人却没直径回宋公馆,而是先让车夫将他们送到了一座四合院。

  这儿是秦年雅的产业,当年秦年雅出嫁时, 秦家作为嫁妆之一送给自己女儿的。

  以前这里是秦家避暑的地方, 很是热闹。后来随着秦父、秦母相续离世, 秦年雅唯一的大哥也搬到北平后,这里便闲置下来了。

  不过四合院里还是留了几位秦家老人,时常打扫修葺,不仅没有荒废,反而秦年雅随时想回来小住都是没问题的。

  所以秦年雅将李婉宜送到这儿,虽让秦家下人有些诧异, 但也不至于没法安顿。

  反倒是李婉宜,从自己居然能住这么好的房子中回神, 在知道秦年雅要离开时候怯怯的伸手拉了她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 “您……您不和我住在一起吗?”

  秦年雅见状,低头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后,笑着回答,“以后我们会住在一起的,现在先委屈你,自己暂时住在这里, 好吗?”

  李婉宜听了慢慢的垂下头, 似乎有些失落。

  不过静默了一会儿后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这副乖顺的模样,惹得秦年雅又笑着摸了摸她的发后, 似想到什么,只犹豫了一下又再开口, “以后……你就叫我年雅阿姨吧。”

  李婉宜猛的抬起头,眼睛亮亮的看着秦年雅,唇边抿了点儿笑意后冲她小声的喊了声“年雅阿姨”

  秦年雅听了“哎”了一声,之后又指了指秦家下人对她说,“这段时间他们照顾你,我一有空也会来看你的。等我处理好手上的事,以后你就能和我们一起住了,现在先别担心好吗?”

  “嗯。”李婉宜又乖巧的点点头。

  这时时间太晚了,所以秦年雅又叮嘱了几句后便和李婉宜告别,和杜妈一起返回宋公馆。

  李婉宜一直站在大门处目送秦年雅,直到她和杜妈的黄包车拐过拐角不见后,这才在秦家下人的提醒下,依依不舍的收回视线,跟在对方的身后进了秦家别院。

  秦家别院距离宋公馆约有二十几分钟的路程,等秦年雅和杜妈回到宋公馆时,迎出来的管家还愣了一下。

  但只停顿了一下后便立刻反应过来,继续朝秦年雅的方向走,一面开口,“太太回来啦,厨房有宵夜,给太太送到偏厅吗?”

  “嗯。”秦年雅将披肩交给丫鬟,点点头后一面往里走时,一面看了管家一眼后,便酌定开口,“老爷还没回来吗? ”

  “是。”管家毕恭毕敬的回答,“今晚有宴会,老爷带着二姨太去了。”

  秦年雅听了又点了点头后,像是想到什么随意问道,“那少爷和小姐呢?”

  “都睡下了。”

  “都?”秦年雅听到管家的回答,停下脚步扭头重新看向他。同样有些诧异的,还有跟在她身后的杜妈。

  小圆睡下了她信,但她儿子睡下了?!

  ――怎么可能。

  听到这话的秦年雅,脑子里只闪过这四个字。

  “是啊。”管家见秦年雅一脸不信,又笑着说,“今天少爷睡得早。”

  秦年雅?

  秦年雅眉头一皱,总觉得事情好像有哪里不对。

  另一边,宴会上。宋穆楠正带着李采春和一对夫妻结束交谈,才一转身便见顾勋的舅舅,周恺哲端着香槟朝他走了过来。

  原本挽着宋穆楠的李采春见了,扭头冲丈夫说了句“我去那边和陈太他妈聊天”,便在宋穆楠的颔首中准备离开。

  不过和周恺哲擦身而过时,两人均笑吟吟的冲对方礼貌颔首,颇有风度。

  等李采春走出几步后,周恺哲这才非常绅士的直起身,并走到宋穆楠面前和他说笑,“穆楠兄今天倒是没带嫂子出席?”

  “她去天津了。”宋穆楠语气淡淡的回答,并端着手上的香槟,和人群中的谁微微颔首,回了个笑脸后示意了下香槟。喝了一口后才又继续和周恺哲说,“好像是给一个学校捐了些钱,对方邀请她去参加活动,估计今天晚上能回来。”

  周恺哲听了,颇为感慨的继续说,“秦学姐果然还和以前一样。”

  当年宋穆楠、秦年雅,包括顾勋的爸爸,顾卿汉,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周恺哲虽比他们小两岁,但因为姐姐和姐夫顾卿汉的关系,所以也是很好的朋友。

  不仅仅是他,就连白顺成也和宋穆楠他们是朋友。

  想起那时……大家正是风华正茂,鲜衣怒马的时候。大家时常聚在一起,热闹又愉快。

  周恺哲这怀念的口吻,也让宋穆楠想起了从前。

  那时的秦年雅虽已是他的未婚妻,但依旧是众多男生心中的女神。甚至秦年雅不仅仅是在男生心中地位很高,就连不少女生也对她很是喜欢。

  但一想到这儿,宋穆楠便想起了那时,同样和他们交好的白家少爷白顺成。

  他们几人是同学,也是很好的朋友。即便后来毕业各自继承家业,为事业奔波也没淡了感情。依旧时不时的小聚。

  但没想到的是后来却因为月琴的出现,改变了这些。

  那时宋穆楠年轻气盛,从小到大一直都顺风顺水,就连继承家业后也没遇到过什么对手。也因此大意,不小伤心被生意上的对家利用了这点,让他吃了个大亏。

  要不是被月琴救了,说不定他宋穆楠早就死了。

  但也因为这一救,让自己结识了月琴,并一见倾心。

  但也因为这样,宋穆楠才会将月琴带回上海,而又通过自己,让她和白顺成两人认识。

  最后两人甚至还……

  后面的事宋穆楠不想再想,回神后看向周恺哲笑了笑,“都是过去的事了。”

  淡淡的口吻,一看就不是很想再聊下去。

  所以宋穆楠顿了顿后又另起了话题,反问周恺哲,“倒是难得见你参加这种宴会。”

  周恺哲可是市长秘书,每天打交道的人可不少,所以现在宋穆楠岔开话题的举动,他连半点痕迹都没露,便不做痕迹的顺着宋穆楠的话往下说,“这不是给以前的老朋友……创造一些条件嘛。”

  周恺哲说得隐晦,但宋穆楠却立刻听懂他话里的意思。

  ――今天晚上是方老爷偷偷离开上海的日子,搭乘的船还是蔡家的。

  所以宋穆楠听了周恺哲的话后笑了笑,然后在心里估摸了下时间,看向周恺哲又开口,“你不提我都差点忘记这一茬了。算一算时间……差不多要起航了吧?”

  宋穆楠微微沉吟后问。

  周恺哲听了抬了手腕看了下表,微微挑眉后冲宋穆楠举杯,“祝方老爷一帆风顺?”

  宋穆楠听了他的话,便也笑着和周恺哲碰杯。

  等香槟入喉后,周恺哲才又像是突然想到什么好玩儿的事似的,笑着和宋穆楠说说笑,“穆楠兄你是不知道,阿勋今天回来就一个劲儿的跟我打听方家的事。”

  顿了顿后,周恺哲哼笑了一声后微微摇头,“这小子,什么心思我这个做舅舅的难道还不知道?”

  宋穆楠“哦?”了一声后笑问,“那你跟他说了吗?”

  “穆楠兄觉得呢?”周恺哲不答反问。

  话出口后两人互看一眼后又一起笑了起来,一起举杯再次轻碰了一下。

  之后又闲聊了几句后,周恺哲便和宋穆楠暂别。毕竟虽说是宴会,但说白了这中间也是能凭着交谈,交换一些讯息或者多结识几个商业伙伴的。
所以等宋穆楠转了一圈回来后已是十几分钟的事。

  正和某位靠蛋场起家的富商结束交谈,一扭头恰好周恺哲走到一边,正和谁低声耳语。

  原本宋穆楠只是随意的朝那个方向扫了一眼,但正当他要收回视线时却发现周恺哲脸上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原本打算收回的眼便又重新回到他的身上,停顿几秒后确定周恺哲神情不复刚才轻松,心中便带了几分疑惑朝和他交谈的人看去。

  那人……宋穆楠依稀记得是顾家的下人,比起周恺哲,脸上是藏不住的着急。

  出什么事了?

  宋穆楠见状,心中刚升起这个想法时,周恺哲已和家中下人家交谈,和他简单说了几句什么后便挥手让对方离开。

  随即扭头朝这边张望,似在找人。

  但等周恺哲和宋穆楠四目相对,并立刻快步朝他走来时,宋穆楠便立刻明白周恺哲要找的人是自己。

  果然,等周恺哲走到他面前后,立刻伸了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压低了声音说,“穆楠兄,借一步说话。”

  宋穆楠依言,等和周恺哲一起走到一边后这才开口,“出什么事了?”

  大概是在好友面前无需隐藏情绪,刚刚还神色从容的周恺哲,现在脸色立刻就臭了下来。微压低了声音和宋穆楠说,“阿勋那个臭小子,打探到了方家今晚出海的消息,居然溜出去了。”

  宋穆楠一听,眉头都不用皱就明白周恺哲找自己借一步说话的原因。

  语气酌定的开口说,“我家的臭小子也去了?”

  他一说完周恺哲的脸上便又多了几分古怪,看了看宋穆楠很是欲言又止,顿了顿才又看向他开口,“穆楠兄,你答应我别太生气。”

  “?”宋穆楠疑惑。

  “好像……”周恺哲顿了顿,说得有些艰难,“两个臭小子把小圆也带去了。”

  “……”

  周恺哲话音刚落,宋穆楠的脸立刻黑了下来,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模样。

  宋穆楠是谁?他跺跺脚上海滩都得震三下的大佬,别说现在只是和周恺哲一起走到较为安静的角落了,即便是更加僻静的地方。只要有他在,那个位置也会变成众人侧目的焦点。

  所以现在宋穆楠脸突然一沉,立刻让不少偷偷注意他的人,跟着心里一咯噔。

  难道……是出什么大事了吗?!

  和自己投资的生意有没有关系啊?!

  ……等会儿,刚才宋老板分别和哪些人说过话?

  就在宴会众人都开始绞尽脑汁回想着刚刚哪些行当的老板,和宋穆楠说过话,生怕自己的生意药丸的时候。诸位富豪世家们一定想不到,宋穆楠其实是因为家里的兔崽子居然敢带着小桂圆儿翻墙,这才沉了脸。

  好在周恺哲立刻察觉了周围的气氛变化,苦哈哈的冲宋穆楠苦笑着说,“我说穆楠兄,你可别生气。你这个样子……我很担心明天的报纸头条啊。”

  万一不小心连带着影响上海经济怎么办?!

  大佬您快笑一笑啊!

  “生气?我怎么会生气呢?”宋穆楠笑得阴沉,那模样落在周恺哲眼里更让他头疼。

  ――还不如刚才的不笑呢。

  而宋穆楠的话还未说完,依旧笑得咬牙切齿的说,“我现在就回去打断那个小王八蛋的狗腿。”

  半夜三更居然敢带妹妹偷溜出去,这是不把他这个老子放在眼里呀!

  宋穆楠大佬突然觉得,家里的棍子还是太细了点儿。

  ―― “……欠!”

  坐在驾驶座的顾勋毫无征兆的打了个喷嚏,一面伸手揉了揉鼻子,一面看向外面的码头,在心里偷偷嘀咕。

  现在无论是谁念叨自己,……都不是什么好时间啊……

  才想到这儿,坐在后座的宋行舟便皱了眉头看向顾勋,压低声音抱怨,“你小声点儿。”

  顾勋听了,扭头看向坐在后座的宋行舟,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后,这才移眼到他的左肩位置,压低声音说,“……睡着啦?”

  只见宋圆披着宋行舟脱下来的外套,正枕在他的肩膀处睡得香甜。

  她跟着宋行舟从家里翻出来,才上车没多久就开始打呵欠。等车还没开到码头,小妮子便已经睡着了。

  没办法,宋圆可是个早睡早起的好孩子,晚上十二点没睡对她来说就已经是很晚了,更何况现在都已经过了凌晨一点。

  宋行舟听了顾勋的话,默默点头后又伸手将披在宋圆身上的外套,又拉了拉。保证她不会不小心着凉。

  等做完这个举动后视线又落在宋圆脸上,惹得宋行舟伸手就轻轻戳了下她的脸颊。

  算是报复。
顾勋见他戳宋圆的脸,也有些手痒的伸了手,打算轻轻戳一下。但手才伸到一半便被宋行舟发现,要不是顾勋收手收得快,就要被自己无情的兄弟给狠狠拍手背了。

  “……啧,我就戳一下。”快速收回手的顾勋,相当不服气。

  宋行舟连理都懒得理他,面无表情的收回打空的手后,又细心的给宋圆拉了下外套,确定重新裹紧后才重新看向顾勋,没好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小孩子就是要多睡觉,不然长不高。”

  顾勋?

  顾勋听了默默的伸出手指着宋行舟,特别想给他表演个“气得手发抖”给宋行舟看。

  半响后才从牙齿缝挤出声音说,“你以前偷摸着来找我时,可不是这么说的。”

  “你又不是我家小桂圆儿。”宋行舟回答得特别利落,气得顾勋差点后仰给他看。

  宋行舟你莫得良心!

  两个少年压着声音“吵闹”了一阵后,终于在顾勋率先瞄到出现在码头上的几个身影中暂时打住。

  “嗳,你等的人来了。”顾勋看向某处,用下巴指了指后对宋行舟说。

  之后在宋行舟小心翼翼将宋圆放在后座上,拿了琴盒下车时,顾勋用车前灯闪烁了几下,让对方注意到这边。

  所以等宋行舟拿着琴盒往前走了一小节路后,方幽已经站在那儿了。

  她站在原地,看着宋行舟背光朝自己走来,随着逐渐接近轮廓也从模糊到清晰。直到最后站定在自己面前。

  方幽看着宋行舟,眼神闪烁,内心激荡。

  倒是宋行舟看了看方幽后,又越过她看向身后不远处的轮船,想了想后重新看向方幽,开口问,“叔叔阿姨先上船了?”

  “……嗯。”方幽收敛了内心的心悸后,微微颔首。

  顿了顿后才又重新抬头看向宋行舟,不仅是语气中,就连脸上的神情也不由自主的带了点儿期盼,“你来是……?”

  “哦。知道你要走了,来告别。”宋行舟耸耸肩,笑得又好看又洒脱,“就是没想到会是这么晚的时间。”

  方幽听了他的回答,也跟着笑了笑。心里有些失落,似乎现在宋行舟说的话,不是她想听的一样。

  “那以后你们有什么打算?”宋行舟倒是没察觉方幽的小失落,好像他真的就只是来送行的。

  “爸爸打算带我们去德国,那边有我们的亲戚。”

  宋行舟一听便恍然“哦”了一声,点点头后问,“就是你之前说,你喜欢的那个人?”

  方幽倒是没想到宋行舟说得这么坦然,在他这话出口后反倒是方幽惊了一下。抬头看向宋行舟,见他脸上真的只是单纯的交谈没有半点其他情绪后,这才慢慢的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就连她自己都有些弄不清,自己此刻的怅然若失是为什么。

  难道……自己其实……

  方幽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某个念头一惊,但随即而来的便是更加鼓噪的心跳声。

  而就在这时,宋行舟在听了方幽的回答后,点点头说了句“挺好的”,便将一直拎在手上的东西递给她,“呐,这个给你。”

  刚刚注意力一直在宋行舟身上的方幽,直到现在才看清他手上拎着什么。刚刚才明白的心思,在这一刻更是心跳得不行。

  “我的琴?!”方幽一脸惊喜的从宋行舟手上接过琴盒,双手抱在怀里,忍不住脸颊贴近它微微闭眼,半响后才满脸感动的看向宋行舟,眼里满是少女快要溢出来的情意。

  “你……你帮我去拿回来的?”方幽抱着琴盒,看着宋行舟。

  “enmmm……算是吧。”宋行舟想了想后点头,顿了顿后越过方幽看向她身后的轮船,便又重新看向她说,“时间差不多了,你赶紧走吧,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见。”

  说完又说了一句“那我走啦”,便利落的转身离开,一面走一面冲身后的方幽潇洒的挥挥手。

  颇有股子“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味道来。

  方幽没想到宋行舟居然走得这么干净利落,咬着下唇看着他半响后,最终还是忍不住出声叫住他,“……你等等!”

  宋行舟听了顿住,侧身回看方幽,微微挑眉似在无声询问。

  十九、二十的宋行舟,正界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眉宇似带了点儿沉静的味道,但浑身的气场却依旧张扬。

  此刻他一回头,俊美的侧颜便在黑暗和车灯中勾勒出漂亮且极其深刻的轮廓,危险又具有魅力。

  方幽定定的看着他,半响后才在宋行舟再次带了询问的眼神中微微回神,忆起自己只顾着看他,却忘记了说话似的。

  所以立刻低了下头,清了清嗓子后又重新抬头看向宋行舟,“你、你就只是来给我送这个?”

  她示意了一下手上的琴盒,好像在暗示什么,又像是单纯的询问人而已。

  倒是宋行舟回答得利落,点点头后说,“是啊,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一把小提琴吗?”

  他记得他们家小桂圆儿是这样说的。

  方幽并不知道宋行舟的腹诽,只是单纯的因为对方知道这是自己最喜欢的琴,而感到心里一甜。

  不由便抿了抿唇,在嘴角含了朵笑花。

  又静默了几息后,方幽似鼓起勇气一般深吸了口气,冲宋行舟张开了双手,脸上带着些许羞涩,又有故作的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