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4

书名:相门嫡女 作者:安娜乔 2020-05-06

孝阳公主目送燕灵随淑妃走远。留自己与一众宫婢在原地。

  “听着,立刻帮我把准备的那身宫女衣服拿来!”孝阳公主冷不防对宫婢命道。

  “这……”宫婢一时尚未反应过来,询问道:“公主这是打算做什么?”

  “你只管照做,犯了错由我担着!”孝阳公主的一双眼睛灵活有神。她暗自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拉着宫婢着急行动。

  *****

  另一头,燕灵随淑妃到了移清宫中的主殿。

  本以为到此为止,张淑妃却带着燕灵继续往殿中走,一直走到寝殿,方才停住脚步。淑妃轻撩珠帘,在寝殿中的一方桌案前敛衣坐下。并示意燕灵在自己对面落座,不必拘礼。

  燕灵习惯观察四周,移清宫虽是宫中帝妃住所,却是意外清简。殿内甚至不闻熏香,只见桌上摆着金柚,伴着些许果香。

  “旁人先下去吧……本宫与嘉禾学士有事要说。”张淑妃柔声说道。

  燕灵下意识看向一旁的掌事侍官,恰好与侍官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下去!”张淑妃重申道。

  “是。”侍官目光一抖,这才退避行礼,殿内一时只留宫人退下的脚步声,直到殿内静寂无音。

  不久,张淑妃起了话头。

  “自从上回在皇后宫中匆匆一见,转眼已是数月……”淑妃望了望窗外的雨雪交织,转头对燕灵说道:“冬日湿寒,这几日又逢冷雨。倒是难为学士有心,愿意进宫走这一遭……”

  “今日为先皇后的祭礼,臣女身为女官。追悼哀慕是臣女应尽的本分。”

  “本分?!”张淑妃质疑道,“本宫认识的嘉禾学士从来就不是一个只守本分的姑娘。”

  张淑妃的话毁誉参半。尽管她淡含微笑,身子柔弱承袭一身的旧疾,却闲静似娇花照水,显得整个人温良亲和。

  燕灵苦笑,却不正面回答张淑妃的话。

  “嘉禾学士看上去气色不佳……”张淑妃轻拢层层叠叠的纱袖,朝燕灵招手,温柔说道,“所谓久病成医,若是愿意,不妨让本宫看看是何病症?”

  “淑妃娘娘大可不必如此。”燕灵的话截断了淑妃的动作。她只望了一眼淑妃水葱般的玉指,意味深长道:“我与淑妃娘娘得的同一种病。”

  淑妃的笑意不减,玉指轻握,问道:“既是同一种病……病犯何症?”

  “同症。”燕灵巧答道。

  “病起何因?”淑妃追问。

  “通因。”燕灵不假思索地回答。

  “此病何治?”淑妃再问。

  燕灵果不其然,幽幽说出口两个字,“共治。”

  淑妃听完这三问三答,一时失笑,收回了手。她嗟叹一声,一边用衣袖轻掩玉手,一边问道:“你是知道太子为何推延婚期的?”

  燕灵点头回应:“臣女知道。”

  “说说看……”张淑妃敛眉,虽是愁苦姿态,却也有着难以言说的柔媚。

  “其实太子大婚,早三月晚三月本身并没有多少差别……”燕灵解释道,“关键在于这恰逢同时的天灾,实在难得。足可令有心人大做文章。”

  “哦?”张淑妃也是感兴趣,继续问,“如何大做文章?”

  “佐以天象之说,挟势弄权,扳倒政敌。”燕灵分析道,“所以,他们才会把自己的人择出去……比如太子、蒋婕妤……”

  “可你不会是太子一党。又为何不愿相帮于我,反倒助太子成事?”

  燕灵闻言一笑,反问道:“帮助娘娘说话就可以阻止太子吗?娘娘既能做到淑妃这个位子,又岂能看不出当时人心向背?”

  淑妃眼里的柔善与笑意渐渐转淡。由此更是话锋一转:“只是,你一个小小女儿,又如何看透其中谋断?”

  燕灵接话道:“只是恰如娘娘所言,臣女也是有心之人,想要做些文章……不过,不是推延婚期,而是求见淑妃娘娘。”

  张淑妃用袖掩唇,轻咳一声,“本宫不懂你的意思。”

  “娘娘怎会不懂?”燕灵终于切入正题,“不是臣女相帮娘娘,而是臣女正需要娘娘的帮助。”

  “本宫?”张淑妃自嘲道:“本宫内无统领六宫之权,外无临朝戚畹之势。在这深宫中犹如蜉蝣一般怯弱可欺。如何帮得了你?”

  “弱者虽弱,但却可锁住强者的咽喉。”

  “娘娘又何必妄自菲薄……”燕灵回应道,眼神逐渐凌厉起来,“娘娘胆敢逆言皇后,无非是想给梁王殿下一个延迟回京的交代……只是,梁王殿下到底要的是什么?不仅仅是回到京都,更是想留在京都吧。”

  张淑妃听见燕灵如此直言不讳提及梁王野心,眼神不禁动摇。

  “太子大婚,各地王侯势必回京。也只有梁王回京,担任京兆尹,位同皇太弟,才能把这太子围困三皇子的死局点活……这既是帮助三皇子,也是帮助梁王,是一件双赢之事。”

  张淑妃却保持冷静,反问道:“可帮助三皇子对本宫而言,并无好处。就算也是帮助梁王……”

  “就算也是帮助唇亡齿寒的梁王殿下,可娘娘与梁王殿下并无血缘羁绊,关系如同累卵。娘娘是担忧梁王是否会鸟尽弓藏,翻脸无情……所以,娘娘想帮梁王回京,不想帮梁王回京,都不是娘娘的本心……”燕灵抢答道,“但若臣女能帮娘娘找到制衡梁王的法子,让梁王对娘娘有所忌惮呢?”

  言罢,只从袖中取出一只锦囊,交予张淑妃。

  张淑妃略有心动。她迟疑地接过,发现锦囊轻得仿佛空无一物。打开后,发现里面竟是一颗幼齿。

  “这是哪家孩子的?”张淑妃细想后,皱眉询问道:“莫非……”

  “这是谁的并不重要。”燕灵替淑妃分析道:“娘娘要的结果是让梁王有所忌惮。这可以是普通小儿的,也可以是皇子皇孙的……是要告诉梁王,自己与他是同盟,而不是附庸。”

  这时,“吱呀”一声门响。谈话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