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016章

书名:穿成男主和反派的妹妹 作者:雪默 2020-05-23

傅小鱼被条毛巾兜头盖脸地遮住, 毛巾微湿,带着凉意,让她忍不住倒吸口气, 随即想到, 这条毛巾刚刚被那个男人拿在手上, 还擦过头发,除了擦头发,很有可能还擦了其他地方!

  傅小鱼想阻止自己的思想, 但男人赤、裸的上半身还是再次在她脑海里闪现, 宽肩窄腰,不仅有腹肌还有人鱼线, 肌肉厚度刚刚好,不会太过发达, 又很有男人味,再加上没擦干的水珠,简直色,气满满。

  停!!!傅小鱼你到底在想什么?关注点是不是有点歪?现在问题重点应该是:顾姐姐的房间里为什么有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非常非常眼熟,如果她没看错, 这个男人就是昨晚在酒吧里夺走她初吻的帅哥!

  帅哥在酒吧里搭讪她, 还送她小吃, 最后当着她二哥的面, 堂而皇之地亲了她,结果一转眼,他就出现在顾姐姐房间里!

  这真的……真的……太渣了!!

  傅小鱼一把扯下脸上的毛巾,用力往地上一砸, 抬脚踩上去,再狠狠碾了碾。

  她现在也顾不上憋尿, 将袖子一撸,两步上前到顾清云房间门口,咚咚咚地敲门,“姐姐,姐姐,姐姐你在里面吗?姐姐,有听到我说话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你能出来吗?!!”

  敲完门,她就将耳朵贴在门板上,仔细听里面的动静。

  没多久,里面便响起顾清云独特的中性嗓音,有些慵懒地说道:“等一下,小鱼。”

  傅小鱼瘪嘴,又催促道:“姐姐,你快点!”

  几分钟过去,顾清云还没出来,傅小鱼实在憋不住,先跑去上了趟厕所,想想又快速洗漱一番。

  等她从浴室出来,顾清云已经穿戴整齐地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她了。

  看着一身清爽,长发披肩的顾清云,傅小鱼楞了下,看看她,又看看主卧,有些疑惑地问:“姐姐,人呢?”

  顾清云手肘撑在沙发背上,撩了一把长发,淡定问她:“什么男人?”

  傅小鱼皱眉,几大步穿过客厅,去到房门敞开的主卧室,往里面看了看,房间里除了床上被子乱一点外,压根没见到别的活物,她不死心,又往房间里的浴室看了看,里面也是空的。

  傅小鱼匆匆走出浴室,回到客厅,对顾清云说:“姐姐,我刚才明明看到个男人!就几分钟前,我准备上厕所的时候,他刚洗完澡从你房间出来,跟我打了照面,还用湿毛巾扔我脸!”

  顾清云点头道:“哦,他走了,就在你上厕所的时候。”

  傅小鱼:……

  这么快吗?她刚才在浴室里好像没听到客厅有动静啊!

  傅小鱼走到沙发前,仔细打量顾清云,将他从头到脚仔细看一遍,看得顾清云有些不自在,换了个坐姿,清清嗓子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你不用太在意。”

  傅小鱼走到她身边坐下,吃惊地说:“姐姐,只是陌生人的话,怎么会出现在你房间里?”

  顾清云看她,微微一笑,说:“都是成年人,你不知道一个陌生男人为什么在我房间过夜吗?”

  傅小鱼瞪眼:……

  一,夜,情!

  顾清云昨晚半夜出门,难道就是为了找男人回来过夜?

  可这也太凑巧了吧,顾清云看上的男人,居然是昨晚在酒吧夺走她初吻的人!

  “姐姐,你知道吗?我昨晚出来看见你不在,就去楼下酒吧找你,然后就遇到你房间里那个男人,他他……他他他……他搭讪我!还……”傅小鱼突然有点说不出口,她昨晚遇到那帅哥,还有点被他的颜迷得晕头转向,亲吻的时候,心里更是小鹿乱撞,有种触电的感觉。

  谁能想到,帅哥一转身,就被顾姐姐带回房间过夜!!

  顾清云倒是对她的反应很感兴趣,说:“他搭讪你,然后呢?”

  “他……他还当着我二哥的面,亲我!那可是我的初吻!”傅小鱼不爽地说。

  顾清云倒是有些意外,“你的初吻?”

  “对啊,长这么大,我还没谈过恋爱呢!”傅小鱼说。

  “你不是去过国外吗?”

  “我……”傅小鱼楞了下,随即解释道:“我爸管得严,我出国还派个保姆跟着我,没机会谈朋友。”

  顾清云挑眉,笑道:“那挺好的。”

  “不对不对,我们现在是在说那野男人!”

  顾清云忍笑,点头道:“对,在说野男,你继续。”

  傅小鱼想了想,说:“他在酒吧勾搭我,转头又找上你,说明这人是个情场老手,是个渣男,你可不要因为他长得帅,就被骗了!”

  顾清云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垂下头低低笑着,肩膀笑的一颤一颤地,好一会才抬头,对傅小鱼说:“放心,我跟他就只是一夜,以后就算再见面,也只是陌生人,我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傅小鱼:……

  一起睡了一夜,却连对方名字都不知道,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太复杂太可怕了!

  顾清云侧过脸看着傅小鱼,发现她情绪有些低落,便抬起手臂搭上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搂了搂,说:“你初吻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喜欢吗?”

  傅小鱼瞬间想起昨晚的画面,说:“还……还行,就是被吓一大跳。”

  “你觉得那男人帅吗?”顾清云又问。

  傅小鱼双手握拳,咬牙切齿道:“再帅也掩盖不了他是个渣男的事实,下次最好别让我碰到他,不然我肯定用一套咏春拳招呼他!!”

  顾清云:……

  好像,有点出师不利啊。

  在皇苑吃过早餐,和顾清云道别后,傅小鱼就被两个哥哥押着回家,回去的路上,两个哥哥脸色都不太好,大哥估计是从二哥那听到昨晚的事,冷着脸说:“以后禁止去酒吧,不然就没收零花钱。”

  傅小鱼:……

  “我都22岁了!”

  傅明礼坐在副驾驶,冷笑道:“22岁就能在酒吧随便跟陌生男人亲嘴?”

  傅小鱼不服气,说:“那是他亲我的,我也吓一跳啊!”

  傅明义强硬地总结:“所以就不应该去那种地方!”

  这也太武断了吧。

  “亲嘴又没什么,我迟早要谈恋爱,谈恋爱迟早要亲嘴!”傅小鱼嘟囔。

  傅明义傅明礼异口同声:“都不准!”

  傅小鱼:……

  看来在看管她这方面,两个哥哥倒是难得地意见统一。

  顾清云离开皇苑,原本准备回自己市中心的公寓,半路接到叶茹的电话,只能调转方向回去顾宅。

  一进门,就觉得家里气氛不太对,不过顾清云并没太在意,这么多年过去,家里的气氛就没对过,他早就习惯了,只是有点佩服自己的爸妈,相爱相杀这么多年,婚姻居然还很牢固,就没听他们谁吵过要离婚。

  顾清云走进客厅,发现二老都在,两人坐在客厅里,隔得老远,一个沉着脸看文件,一个面无表情地玩手机。

  顾清云左右看了看,喊了声“爸妈”,就走到叶茹身边坐下,问她:“怎么回事,火急火燎把我叫回来。”

  叶茹放下手机,抬眼看他,说:“一大早有人来家里闹,我气不过,就打电话给你了。”

  顾清云瞥一眼一言不发的父亲,说:“谁这么不长眼,敢到家里来闹?”

  叶茹冷笑,“还能是谁,不就是你爸外面养的狐狸精和她儿子。”

  她这话说完,对面的顾鹤忽然用力将手里的文件砸向茶几,怒道:“我没在外面养狐狸精!”

  叶茹冷笑,说:“你敢说你没睡过徐熠?你敢说顾应承不是你亲生的?”

  顾鹤刷地站起身,咬了咬牙根,道:“我为什么会睡徐熠,顾应承是怎么来,你也很清楚,都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就是过不去这个坎!”

  叶茹脸色刷白,咬了咬下嘴唇,说:“不可能过去的,一辈子都过不去!”

  顾鹤急切地喘了几口起,随后又跌坐回沙发上,没再吭声。

  顾清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还是问的叶茹,“到底怎么回事?”

  叶茹叹气,整理好情绪,才对顾清云说:“这么多年,徐熠一直想要让顾应承进总公司,这事你也知道,最近她联合顾家其他老古董,想让他们出面,力保顾应承进总部,但最后还是被你爸否决了,昨天开董事会否决的,徐熠今天一早就带着顾应承过来闹了,说同样是顾家的血脉,顾应承为何不能得到应有的待遇。”

  说到最后,叶茹怒极反笑,“可惜你没在场,错过那么精彩的戏码,那女人哭起来,就跟嚎丧似的,方圆十里都能听得见。”

  顾清云轻笑,在沙发上摆出个舒适的葛优躺,说:“他想进就让他进啊,这有什么,顾氏那么多蛀虫,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

  叶茹立时变脸,瞪他一眼道:“那怎么行,谁都可以进顾氏,就他不行,要是他进去了,我立马死给你们看!”

  顾清云:……

  顾鹤一拍沙发扶手,怒道:“你不用总拿死来威胁我,我早说过了,除非我断气,不然他肯定进不去,顾氏以后只会是你宝贝儿子的。”

  叶茹冷笑,没再吭声。

  顾清云揉了揉额头,说:“你们一个两个总想将顾氏塞给我,却不问问我要不要?”

  顾鹤瞪他一眼,说:“你闭嘴,上去把你身上乱七八糟的裙子换掉,碍眼。”

  顾清云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裙子,无辜地说:“这可是gucci的最新款,哪里乱七八糟了,我觉得挺好的。”

  叶茹帮腔道:“他一顶天立地的男人,却被迫整天扮女人,这到底是谁害的?!”

  顾鹤:……

  实在被这母子两气得不行,顾鹤干脆起身,拿着文件去楼上书房了。

  偌大的客厅只剩下母子两,终于是安静下来。

  顾清云无聊地坐起身去摆弄茶几上的茶具,叶茹靠过来,说:“放心,你爸立场很坚定,一口就拒绝徐熠的提议,其实他从来没给那对母子好脸色过,这些年,都是顾家那帮老古董在暗中供养这对母子。”

  顾清云无奈地问:“那你刚才还拿话堵我爸。”

  “我故意气他的,我心情不好,他也别想好过。”叶茹说。

  顾清云好奇地问:“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你跟我说说呗。”

  叶茹冷笑,“没什么好说的,一堆脏事,你只管做好你现在的事,公司那边,你也别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多上点心,现在虽然是你爸管事,但毕竟是家族企业,利益关系盘根错节,幕后还有一堆老古董虎视眈眈,想接手还是得做出成绩来。”

  顾清云恹恹地应了声:“知道。”

  叶茹又说:“你让人查查顾应承,我听说他最近跟夏家的小辈走得挺近,就那夏永……夏永什么来着?”

  “夏永贺。”

  “对,就是他。”

  顾清云问她:“你整天在家玩,都听谁说的?”

  叶茹翻个白眼,说:“你甭管我听谁说,查一查肯定没错,夏家的手段太下作,你爸从来都不屑跟他们合作,顾应承要真的搭上夏家,那就麻烦了。”

  “放心吧,我会去查。”

  叶茹满意地点点头,换个话题说:“听说你昨晚跟傅家两兄弟出去玩了?”

  顾清云抹了把脸,叹气道:“你是搞情报工作的吗?到底派了多少人跟踪我?”

  “瞧你说的,我一家庭主妇,能派谁跟你?暗中跟着你的人,都是你爸找的,你别岔开话题,你昨晚跟两兄弟出去玩,有收获没?看中谁了?”

  顾清云想起昨晚在酒吧发生的事,忍不住笑,说:“我看中妹妹了。”

  叶茹一愣:“谁?”

  “傅明义傅明礼的妹妹,傅小鱼。”顾清云说,念到傅小鱼三个字时,语气不由自主地放软,听起来格外温柔。

  这还是叶茹头一次听儿子提起别家姑娘,她其实一直不太敢问儿子这方面的事情,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怀疑顾清云的性向,心想他一直以女装示人,会不会是性向的原因。如今冷不防听他说起看中某个女孩子,竟让她觉得很不可思议,甚至怀疑自己听错。

  “傅小鱼?”

  “对,鱼儿的鱼,很可爱的名字。”说起傅小鱼,顾清云眼角眉梢挂满了温柔的笑意。

  叶茹屁股挪了挪,紧挨着儿子,着急地说:“是吗?有照片吗?快给我看看!”

  顾清云扫了她一眼,才慢悠悠地拿出手机,点开相册,然后点开其中一张。

  傅小鱼其实没给过他正面照片,有也只是那张美腿照,其他关于傅小鱼的照片,都是他从傅明义朋友圈搜罗来的,傅明义虽然喜欢晒妹妹,可拍照技术实在不怎么样,每一张几乎都是死亡角度。

  叶茹接迫切地接过手机,仔细打量照片中的傅小鱼,结果发现,这姑娘长得实在太合她眼缘了。

  忍不住夸道:“好漂亮,身材看起来也很不错。”

  顾清云也在看照片中的傅小鱼,点头道:“有170高,性格很活泼,很爱笑,拳脚功夫也不错。”

  叶茹连连点头,在她看来,只要对方性别是女的,她就很满意了,更别提长相性格都很优秀的女孩。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她定下来?”叶茹问。
顾清云呆住,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她对我的性别深信不疑。”

  “那你就告诉她啊。”叶茹说。

  顾清云摇摇头:“不行,她接近我的动机并不单纯,我想先搞清楚她的目的再说,而且我拿不准她知道我性别后,会不会和我翻脸,先用这个身份跟她联络感情吧。”

  叶茹叹气:“那你找个机会带她来家里玩啊,我也可以和她联络联络感情。”

  顾清云有些意外,没想到叶茹能如此爽快地接受傅小鱼,“嗯,有机会再说,只不过这样一来,我们之前的计划,可能得重新调整了。”

  叶茹这会已经将所有计划通通抛到脑后了,拿着顾清云的手机舍不得放下,越看着傅小鱼,越觉得满意。

  傅小鱼被两个哥哥带回家,迎接她的是傅勇严厉的惩罚――扣分!

  也不知道是谁告诉傅勇她去酒吧的事,等她进门时,方叔已经拿着小本本在那等着她,并严肃宣布,由于傅小鱼半夜进出酒吧,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此次将扣掉她五分,以儆效尤。

  傅明义在一旁听得直皱眉,傅明礼则是幸灾乐祸,现在在小本上,就他分数最低,所以他是巴不得傅明义和傅小鱼也被扣分。

  方叔拿着笔,刷刷刷在本子上扣掉傅小鱼五分后,又说:“大少二少带小姐出门玩,却没能看顾好她,就是失职,所以每人将扣掉10分。”

  傅明礼:“什么??这也要扣分?太过分了吧!”

  傅明义则朗声道:“我没意见。”

  傅明礼愤愤地瞪他,跳脚道:“你当然没意见,因为分数垫底的人是我!!”

  傅小鱼在心里加加减减,发现目前三人中,就她分数最多,心里别提多高兴,眼看快中午了,就哼着歌进厨房,准备亲手炒两道菜讨好讨好傅勇。

  虽然她的厨艺很一般,但午饭的时候,傅勇在得知其中两道菜是傅小鱼亲手做的,表面虽不动声色,但筷子却时不时往那两道菜上夹。

  “女孩子就要端庄,大气,多才多艺,酒吧夜店那些地方,不适合你。”傅勇说着,又去夹那两道菜,见傅明义也一直在夹,不禁皱眉,横了他一眼,傅明义对妹妹做的菜也很捧场,在吃之前已经拍过照了,这会就算被父亲瞪,也要硬着头皮夹上一块。

  傅小鱼看着他们两的小动作,心里偷笑,嘴上却乖巧的点头,“我以后不去了,爸爸。”

  傅勇点点头,觉得孺子可教,说:“菜做得不错,让方叔给你加10分。”

  傅小鱼眼前一亮,随即响亮应道:“谢谢爸爸!”

  傅明礼忽然将筷子往桌上一拍,怒道:“这加分减分的,到底有没有个准数?到底是按什么标准来?”

  傅勇抬眼看他,老神在在地说:“分是我评的,谁加谁减我说了算,你想要什么标准?与其冲我发脾气,还不如想想该怎么讨好我。”

  傅明礼:……

  教训完二儿子,傅明礼顺便又说起公司上的事,他这人久居上位,平时又很严肃不苟言笑,所以说起正事,兄妹三人也就不敢再嬉闹,而是神情专注地听他说话,一顿饭吃得跟开会似的。

  “老赵早上过来,汇报了Uec的事,说合约到期,对方续约的意向不大。”

  傅明义点头说:“是的,这跨国公司跟我们合作很长时间了,都是两年一续,这次期限快到,续约合同却迟迟没能谈妥。”

  说到正事,傅明礼便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正经道:“我听说Uec的高层最近有变动,估计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想用这个拿捏我们,好狮子大开口,要更多好处。”

  傅勇放下筷子喝一口茶,说:“这很正常,商人的本质就是唯利是图。”

  傅明义又夹一块傅小鱼做的菜,说:“不怕他们趁机要好处,就怕有新的竞争对手,许了他们更大的好处,那帮老外,从来不会念旧情的。”

  “这帮白眼狼。”傅明礼不爽地说。

  傅小鱼听得认真,没有发表意见,公司上的事,她不熟悉,但她记得这个事件,小说里有提过,因为这个跨国合约,兄弟两各自为营,集结了其他帮手,暗中较量,彼此算计,为的就是在傅勇面前争取到更多的信任和青睐,也因为这事,兄弟两算是正式分道扬镳,往后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张,直致最后关系破裂,彻底沦为仇敌。

  傅小鱼皱眉想,这事她得想办法让两人合作完成才行。

  傅勇见公事说完,就总结道:“这事交给你们去办,谁办得好,谁加五分。”

  听他这么一说,傅明礼又有意见了,“爸,你这就有点过分了,小鱼炒两个菜,你给她加10分,我们要是拿下Uec,你才给加5分,你明知道和Uec的合作一向都是十来个亿起跳!!”

  一旁方叔见傅勇放下筷子,不准备再吃,就上前来问他喝不喝汤,见傅勇点头,很快就端上一碗温度适中的浓汤。

  傅勇尝了一口,觉得味道不错,吩咐方叔给三个小孩一人盛一碗,这才回答傅明礼的话,道:“小本子的评分标准,是按家庭日常生活来评的,工作上的事不算在内,现在我额外给你们准备5分,你应该偷着乐才对。”

  傅明礼:……

  方叔将汤送上来,见傅明礼脸色不太好,就习惯性地当起和事佬,说:“二少,其实你也可以表现一下厨艺,说不定也能加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