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36、136:守护

书名:夫君先别急着死[穿书] 作者:猫猫咬尾巴 2020-05-23

天竹剑剑灵进入苏饴糖识海后,剑也跟着不见了,周围的剑道意境也随之消失。

  青草地没了。

  前方依旧是一片荒地,荒地尽头是一座一眼看不到顶的山,山壁白色透光,光滑陡峭,犹如刀劈剑削而成。山壁上有个窟窿,四周皆是裂纹,正是之前天竹剑生长的位置。

  那上面的每一道裂纹都蕴含剑气,仿佛天剑竹在破土而出时,那棵小小的竹子已经朝天地挥出了千万剑。

  而此刻,苏饴糖正躺在荒地尽头,她满脸是血地仰面躺在地上,识海内风起云涌。

  云听画是第一个到的。

  老远就看到苏饴糖倒在地上,他连忙冲过去,在靠近时被龙渊剑喝住,“不能碰她。”

  龙渊剑快速将墨剑的话转述给了云听画。

  “别碰她!天剑竹冲进了她的神识,现在只能靠她自己。”

  “替她护法!”

  守住周围,不能让任何人影响到苏饴糖。她现在还没死,识海没有完全崩溃,只是太过脆弱,经受不住一点儿伤害。

  一个金丹期修士,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让它们这些剑灵刮目相看了。就连墨剑,都一直守在天上不曾离开。

  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神兵现世吸引了太多人的目光,已经有很多人朝着这个方向过来了。

  对很多修士来说,为了宝物,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这一次因为出现在下三天,很多修士灵气受限不能大打出手,已经是死伤最少最和睦的一次了。

  云听画:“你的剑意呢?”先弄出个大海剑道意境,阻拦其他人进入。

  龙渊:“好!”还好这里是剑冢,它还能发挥出自身实力,一旦出去,受主人实力限制,它可就帮不上太多的忙了。

  浪起,瞬间吞没整片荒地。云听画稍微松了口气,随后再旁边运转灵气,念起了安神法诀。他身上没有带丹药,那个能够安神的抹额也没带,他没别的办法,只能一遍一遍地念法咒给她听,“甜甜,坚持住!”

  片刻后,有人御剑而来。

  待看清来人之时,云听画脸色微变。

  李墨狂,金丹期八层修为,玄霄剑派年轻一代最强的一个,一开始以为要参加苍玄大比,娘特意收集的资料里李墨狂排名第一,是他们最需要忌惮的对手。

  因为是研究过的对手,所以云听画一眼就能认出他来,然而让他忌惮的不是李墨狂,而是李墨狂身上站着的那个人。

  那个,上三天修士。

  上三天修士在剑冢内不能随意动用灵气,没想到,他们竟然想出了这样丧心病狂的办法,抓了下三天的修士当坐骑代步?

  此刻的李墨狂脸上有一个暗红色印记,正烙在他右脸中间,上面的血都还没干透,好似那一片的皮肤都被剥去一般。

  他脖子上栓了一根金色绳子,绳子将脖子勒得渗血,而绳子那一头,被那个上三天的修士握在手中。

  “龙渊剑?无量

  海?(www)?()?()”

  "③(<ahref="://om">[文学]</a>)_[(www..com)]③『请来[文学]。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www)?()?(com)”除非天生魔剑,剑并无正邪之分,取决于御剑之人,无命剑之前的主人练的是杀剑诀,出剑必取人性命,有看过剑出之人皆死于剑下的传说,因此得名。

  这样的剑,选的主人也必是杀神。

  龙渊剑安慰云听画道:“爹你放心,虽然你弱,但那无命剑不是我对手。它劈不开我的无量海!(www)?()?()”

  张和弦随后挥出一剑。

  一道黑色剑气撞入深海,在海中劈出了一条路。张和弦冷笑着一拉绳子,示意李墨狂前进,李墨狂宛如行尸走肉一般往前飞,刚飞入深海,海浪骤然合拢,他被海浪吞没刹那,本来黯淡无光的眸子陡然迸发出耀眼的光彩来!

  他身体被海浪吞没也没反抗,甚至想趁机沉底,想办法逃走。

  然而还未斩断绳索,他的右脸就一阵刺痛,像是皮肤被再次撕开一般,与此同时,元神剧痛,仿佛被无数柄剑捅穿了一样。紧接着,脖颈处出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从海底拽起,猛地一甩,重重抛出海面砸于地上,在地面上都砸出了一个深坑。

  “刻下了剑奴印记还想逃走?(www)?()?()”张和弦狞笑一声,“用你的剑,去破无量海!(www)?()?(com)”

  李墨狂艰难地爬起来,一边咳血一边道:“我的剑只是灵剑。(www)?()?()”他原本就有一把上品灵剑,莫愁。剑修入内需要交剑,他没有交出莫愁,而是从同门那里拿了一把品阶不高的剑凑数。

  那人资质不高,通过考验的机会本来就不大。李墨狂向其承诺,出去后会给他补偿一把灵剑。

  李墨狂还没在剑冢里遇到合适的剑。现在这把,就是他一直以来用的飞剑莫愁,如果用莫愁剑去破仙剑剑意,莫愁剑必会折断。

  “叫你去你就去!(www)?()?()”感觉到有人在快速接近此地,张和弦怒道。

  李墨狂受其控制,只能运转灵气,将莫愁剑送入那片深海里。他的剑,没办法刺破张和弦的皮肤。

  他从来都是天资娇子,然而在剑冢后他才意识到,自己跟上三天那些人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他成了对方的剑奴。现在,还保不住陪伴自己多年的剑。

  “对不起。(www)?()?(com)”李墨狂眼角有泪,心中呐喊。他不想过去,然脸上的奴印和识海的剑气带来的双重剧痛让他根本无力反抗,只能握着莫愁剑,奋力斩出!

  此刻,就像是他拼命挥起莫愁剑去斩龙渊剑一样,就听叮的一声响,莫愁剑断做两截,而龙渊剑上,也不过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划痕。

  这就是灵剑和仙剑之间的差距。李墨狂跪在地上,握着半截断剑,神色凄楚。

  “废物!(www)?()?(com)”

  看来,他只能和其他人联手了。看清来人后,张和弦稍稍松了口气。

  “李月峨,我们联手,里头那两人,-->>

我们一人一个如何?”

  李月峨脚下也踩的是一个下三天的剑修。他们这些速度快的,都抓了下三天的

  (www)?()?(com)

  修士当坐骑(www)?()?(),若非如此(www)?()?(),在不运转灵气的情况下(www)?()?(com),?(文学)_[(www..com)]?『请来[文学]*看最新章节*完整章节』(www)?()?(com),不可能这么快赶过来。

  李月峨飞快地分析了一下局势(www)?()?(),随后点头:“好!”

  龙渊剑:“不好了!”

  “又来了一个女修(www)?()?(com),她还得到了斩龙剑!”斩龙剑(www)?()?(com),是剑冢里为数不多的魔剑之一(www)?()?(),居然真的能有人拿到手。

  龙渊在仙剑里头排名靠前(www)?()?(),但它双拳难敌四手啊,更何况,那斩龙剑连名字都克它。

  斩龙和无命剑联手,庞大的剑道意境冲击,直接将深海意境逼退,露出了剑冢原貌。失去了大海阻隔,云听画和上三天修士仅仅隔了十丈。

  李月峨看都没看云听画,她仰头,看着远处山壁。

  她感觉到了磅礴的生机和无穷的剑意。难怪会引出万剑朝宗的天地异相,那是……

  天剑竹啊。上苍以剑冢为炉,万年磨一剑,此剑,岂是寻常仙剑可比?

  上一个拿到天剑竹的人,还是顾天河。

  她视线移到苏饴糖身上时,脸色骤变。

  “天剑竹正在认主,不能让它认主成功!”居然是神识认主,在剑冢内就进入了元神,天剑竹是剑,更是灵植,跟其他剑不一样,一旦认主成功,他们杀了那女的,女的元神崩溃,在她识海里生长的天剑竹也会跟着化为齑粉!

  因为它是剑,更是灵植!

  原本她跟张和弦还互相提防,如今立刻统一战线,剑要抢,必须在打断认主之后再抢,当务之急,是打断认主,片刻也不能耽搁!

  “趁没成功,先杀那女的!”

  云听画手里没剑。

  龙渊剑已经被另外两把剑给缠住了。

  他两手空空,要面对的是四个敌人。

  云听画站起来,挡在了苏饴糖前方。他守在这里,一步也不会退开。

  张和弦:“找死!”他不用灵气,直接用拳头也能砸死这下三天的蝼蚁。

  张和弦和李月峨皆是站在自己的剑奴身上,冲向了云听画。

  李月峨那剑奴的剑还在,他脚踩飞剑,速度更快!

  张和弦心头暗骂,恨不得一脚踹爆李墨狂的头,然而现在还用得上他,不能让他死了。

  他落后几步,原本心急如焚,却没想到,对面的蝼蚁竟突然迸发出了强大的实力,让他都感觉到了威胁,直接原地停了一瞬。

  云听画灵气运转到极致的同时,周身血液也沸腾起来,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以血为引,燃血燃寿,修为顷刻间节节攀升,实力暴涨!

  在李月峨冲过来的瞬间,他一拳挥出,拳风上烈焰滔滔,直接卷上了李月峨。

  李月峨压根儿没料到云听画竟有如此手段,那火焰让她感觉到了威胁,迫不得已之下,李月峨运转灵气,迅速飞到高空。

  她一飞起,就有一道惊雷从天而降,那似雷,又好似剑气,直接从天空压下,将她钉入地面。

  斩龙剑:“墨剑,你什么意思?”

  空中墨剑

  (www)?()?()

  淡淡道:“她违反规则,我才出手。”

  “她要抢天剑竹,你还帮她?”

  斩龙剑:“既认主,便臣服,没什么好说的。”

  墨剑:“这不是你的风格。”

  斩龙剑沉默片刻。那是新生的天剑竹,谁不想……吃呢。

  它本就是魔剑,可不愿遵守什么规则,跟着主人,才能钻剑冢规则漏洞,它比李月峨,还想得到天剑竹。

  墨剑没有认主,不能参与这些战斗。然而对方违反天道规则,便会引来一定的惩罚,她只是飞了一下,用的灵气不多,天罚一般不会很重,最多略施惩戒,但墨剑插手干预,直接将李月峨重创。

  只是李月峨受伤了也不愿放弃。她没立刻离开剑冢,为了天剑竹,她还想拼一下。

  李月峨没被火焰烧到,她脚下踩着的那下三天修士就没那么幸运了,整个人被火海吞没,竟是连元神都跟着一起灼烧起来。他痛苦哀嚎,满地打滚,不过瞬息功夫,人就烧成了焦炭,连元神也彻底灰飞烟灭。

  “灵兽血脉,本源火!”一个下三天的蝼蚁,竟然施展出了段红瑶的本事,叫张和弦生出了一丝忌惮。

  李月峨:“愣着做什么?认主成功就功亏一篑了!”

  “让剑奴上!缠住他!”

  龙渊剑被两把剑缠着,帮不了他。他的本源火第一次有奇效,第二次就不行了,而且,这等威力的火焰,对血脉力量的消耗太大,他还得留着燃血,才能坚持得更久一些。

  所以,还是得靠剑诀才行。消耗得少,坚持得也更久。

  云听画还无法做到手中无剑,心中有剑。他抽出了自己束发的木簪,将其握在手里。

  哪怕燃尽体内每一滴血,我也绝不会后退一步。

  寂灭剑——空剑诀!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在2020-05-2119:24:28~2020-05-2122:20:0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琉璃月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朱鸠30瓶;山竹、星宇心愿20瓶;陳皮皮的媽19瓶;24434328、酱酱酱酱10瓶;Minerva7瓶;小松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猫猫咬尾巴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