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87章 一身泥巴印

书名:扫描你的心 作者:红九 2020-06-02

第八十七章:一身泥巴印

  姚佳本来要打算由住家司机开车,载着她和孟星哲到乡下去。

  但这提议直接被孟星哲否决,他坚持得由自己来当司机,还给出冠冕堂皇的理由:“乡下条件差,你爸我爸让我们去乡下是为了历练我们俩的,你们家司机一直在城里开车,养尊处优的,你别连累人家跟我们一起受历练啊。”

  姚佳差点就信了他的洗脑包。答应他的提议后她才明白过来,孟星哲其实是不想在他们之间还夹着一个闪亮的灯球,但他就是嘴硬不肯直说。

  第二天一早,孟星哲开着SUV来接姚佳。

  姚佳看到他时,眼前一亮。他把自己收拾得溜光水滑的,穿着当季新品限量款的风衣,风衣里面是衬衫西裤,脚上还踩着一双簇新锃亮的黑皮鞋。

  姚佳在看到他的那一瞬立刻想,他可真帅,拉去T台上可以直接走一场夺人心魄的秀。

  可尽管他在晨光下帅得都要冒泡了,姚佳还是忍不住对他说:“你看你要不要回去换身衣服?像我这样,休闲一点,穿双运动鞋,你觉得怎么样?”

  孟星哲靠着车,又懒又帅一挑眉:“就没必要浪费这个时间了吧?”

  毕竟为了收拾成现在这样出门,他不仅用掉了好长时间不说,里面还花着好些心思的。

  姚佳闻声想了想:“那要不然我们在路上给你买双运动鞋换上吧。”

  孟星哲断然拒绝:“别了吧,我这身衣服配一双运动鞋?那可就太不帅了!”

  姚佳有点无语:“你穿皮鞋走一天路,可能会累瘫。”

  孟星哲很坚定不移:“那就累瘫我吧,总比变得不帅好。”

  “……”姚佳彻底无语了。

  这颗逼王星还真是头可断发型不能乱,血可流皮鞋不能不打油!!

  姚佳想他愿意作妖那就随他去好了。

  上了车,孟星哲问姚佳目的地是哪。姚佳说了个乡下名字。到那里开车大概几个小时的车程。

  “我们先到这一带摸查一下。”姚佳在手机上找好位置设了导航,把手机放进导航支架上,“我先给你提个醒,据说那里路可不怎么好走。”

  孟星哲一挑眉梢,一副藐视众生的样子:“再不好走的路到了我星少爷脚下,它都得好走!”

  姚佳听着孟星哲把话说得满满当当,直觉不久后她就会再次见识到王境泽定律显灵。

  车子一路开,经过高速,进入国道,下了国道,又上省道,出了省道再接着走一截县道。把县道走完,孟星哲傻眼了。

  眼前一大片都是乡间土道。

  要去的村子就在土道的前方。但车子已经开不过去了。

  姚佳解了安全带,对孟星哲说:“别瞪了,你的眼睛又不会铺路,我们下车走吧。”

  孟星哲没有动。

  “?”姚佳叫他,“星少爷。”

  孟星哲转头看她。

  “你耳朵里有没有回响着什么声音?”姚佳问。

  孟星哲仔细感知了一下,摇头说没有。

  姚佳告诉他:“我有。我耳朵里在回响一句话——再不好走的路到了我星少爷脚下,它都得好走!”

  姚佳看到孟星哲的一张帅脸一下就拉长变黑了。她哈哈大笑。

  她拖着孟星哲下了车,踩着一地土往村子里走。

  还没走几步,孟星哲的大皮鞋上就铺了一层灰。孟星哲用力皱眉。

  地不平,到处都是土坷垃,姚佳穿着运动鞋走得还算平稳。孟星哲踩着他的大皮鞋,深一脚浅一脚,眉毛皱得都快要连在一起了。

  他眼睛死瞪着脚下,走得步步惊心。可是千防万防还是没防住,一不小心就踩进个半湿不干的泥巴坑,价格不菲的皮鞋鞋面上,立刻染开一片污痕。

  慢慢吸口气闻一下,这半湿不干的泥巴坑还是带味道的。

  孟星哲忽然五雷轰顶,明白过来他一脚踩进的泥巴坑是怎么形成的。

  那指不定是什么生物的尿!

  姚佳在一旁看着孟星哲一脸想把脚砍了的表情,忍不住又哈哈大笑。

  孟星哲黑着脸问她要纸巾。

  姚佳劝他:“我觉得没有擦的必要,真的,毕竟前路更坎坷,你擦掉这波,还得踩新一波,何必呢?”

  孟星哲虎着脸坚持要纸。姚佳从包里找给了他。孟星哲带着很想死的表情捏着鼻子蹲下擦鞋,然后拎着沾着秽物的纸巾,四处转头找垃圾桶,但哪里也没找到。

  姚佳使劲忍着笑说:“你先用手拿着吧,我们进去之后问问人,看得往哪里丢垃圾。”

  孟星哲头皮发麻地捏着那张纸,把胳膊使劲向远离身体的方向送,恨不能让手无限变长似的。

  进了村子,姚佳看到有几个小屁孩正在疯玩,每个小屁孩都玩得一身灰土,质朴得可爱。他们看到姚佳和孟星哲这么漂亮的两个陌生人出现,不约而同都停下来不再疯跑。

  孟星哲对离着自己最近的一个小屁孩低头问:“小孩儿,附近哪里有垃圾桶?”

  几岁大的小屁孩咧开嘴冲他笑,抬手就往他风衣上一抓,无比热心地洒开童声:“我带你去,我带你去!”

  他扯着孟星哲的风衣撒丫子就往前面跑,人虽小力气却出奇大,发力又发得出其不意,扯得没防备的孟星哲只来得及“啊呀”一声叫就向前跟着踉跄跑。

  前面有个水坑,小朋友丝毫不在乎,感觉自己是飞将军似的撒腿在上面横跨,嘴里还“嘿哈”着给自己加油,可惜终究腿短,落地时他还是落进了水坑里,泥巴混着水飞溅起来,全都热情好客地崩在了孟星哲身上。

  “我靠!”孟星哲声音里像死掉了一半灵魂。
>

br/>
  下一秒他被小孩儿扯着,也毫无余地地两脚都踩进了泥水坑里。

  “小孩儿你站住!”孟星哲声音里连另一半灵魂都要死掉了。

  小孩儿却没给他更多痛惜的时间,他揪着他的风衣撒欢地跑向前面不远一个垃圾场。

  各种腐朽味道像生.化.武.器一样,轰地扑面而来裹住孟星哲。

  “这就是扔垃圾的地方!”

  热情的童声响响亮亮,充满助人为乐的开心。

  孟星哲却恨不得干脆在原地去世。

  小朋友撒开了手,孟星哲当季限量款风衣上留下一个褶皱的黑拳头印儿。

  孟星哲麻木地扔了脏纸巾,了无生趣地低头看了看自己。

  他好不容易擦干净的皮鞋又沾上了泥巴,还是满满两脚的泥巴。

  他笔挺的西装裤上也崩得全是泥巴印儿。

  他的风衣再也不是一件板正又纯洁的风衣。

  他转头看着姚佳,满心地想死,满脸的欲哭无泪。

  但姚佳看着他的狼狈相,却笑得腰都快要直不起来。

  她正笑着,不知道从哪里横窜出来一只小黄狗。

  小黄狗四爪挠地地奔向小孩儿和孟星哲。

  姚佳看到孟星哲脸色一变。她不由也脸色一变,赶紧冲去过,和小黄狗展开赛跑。

  最终她挡在了孟星哲身前,小黄狗扑进了小孩儿怀里。

  小孩儿抱着狗,扭头看姚佳和孟星哲,然后他的童声笑得响彻云霄:“你怕狗呀!你胆子太小啦!”他指着孟星哲说。

  “……”

  刚刚不得不面对一个脏掉了的自己,现在还得面对一个嘲笑自己胆小的小孩。

  孟星哲觉得自己正在这个讨厌的乡下反复去世!

  他不想要羊脂玉的痒痒挠了!

  什么打赌,爱输就输吧!

  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

  ***

  后来孟星哲也不再擦鞋了,人像死掉了一般,行尸走肉地跟在姚佳身后。

  他们身旁跟着小屁孩,小屁孩隆重自我介绍说他叫黄大黄,又介绍他的狗叫黄小黄。

  黄大黄一直牵着黄小黄,姚佳怕黄小黄把孟星哲吓死,赶紧给黄大黄找地儿买了一把糖,好声好气一顿哄,才把他这个黄大黄和他的狗黄小黄哄走。

  但不一会儿黄大黄小朋友又回来了,他呲着小白牙对姚佳说:“谢谢姐姐的糖,我要给姐姐当雷锋!姐姐你找谁,我帮你带路;叔叔他怕狗,我可以帮你们拦狗!”

  孟星哲脸色本来还是煞白的,一听他叫自己叔叔,立刻回了血:“小孩儿你管我叫什么?!”

  黄大黄小朋友童音嘹亮:“叔叔!”

  “叫哥哥!”孟星哲跟他较劲。

  “叔叔!”

  “哥哥!”

  “哎!”黄大黄小朋友顺利占了孟星哲一个便宜。

  孟星哲脸都绿了。

  孟星哲要捉黄大黄小朋友教训他,黄大黄撒丫子转圈地跑,灵活得像只灰兔子。

  姚佳站在一旁,想象着早上出门时孟星哲的样子——他是那么的溜光水滑英俊潇洒,仿佛一个T台模特。可再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身上脚上都是泥,被狗吓得灰头土脸,还追着一个小屁孩跑。

  她笑得简直要上不来气。

  这哪里还是什么逼王?这就是个人在囧途的落魄蛋。

  她想原来这趟乡下之旅,不只是孟星哲的人生滑铁卢之旅,还是他彻彻底底的变形记。

  *

  黄大黄小朋友言出必行,说到做到,给姚佳带路去找村长,顺便在沿途中不停帮忙轰狗。

  姚佳见到村长,表明身份,自述来意。

  村长听说她是坤羽电器的副总,立刻肃然起敬,忙着给她搬凳子,请她坐。

  然后抬头看看孟星哲,村长又搬了个凳子递给姚佳,意思是让姚佳拿给她身后的孟星哲。

  “这是你的司机吧?”村长打量着造得灰头土脸狼狈兮兮的孟星哲,对姚佳说,“让你的司机也坐着说吧!”

  凳子看起来是那种自带着油污的颜色,是孟星哲会皱着眉宁可把腿站断也不会坐的样子。

  但姚佳还是接过凳子,回头递给孟星哲。她以为孟星哲不会接,还得满脸嫌弃。

  结果他不仅接了凳子,还直接就坐了。

  “……?”

  姚佳用眼神传递费解。

  “呵呵。”孟星哲用冷笑回复她:反正我人已经脏了,再坐个脏凳子又能怎么样呢?

  他一副自暴自弃自甘堕落的样子,让姚佳憋笑憋得非常辛苦。

  她转回头,正正神色,开始跟村长谈正事。

  她问村长:“大家现在家里都用什么牌子的家用电器啊?”

  村长有点兴高采烈地回答她:“我们整个村子用的都是你们坤羽电器生产的东西哩!”

  姚佳闻声赶紧趁势跟他了解更多情况。

  “那大家的电器都是趁着坤羽搞‘家电下乡’活动时买的吗?”她问村长。

  村长点头说:“对,大部分都是那时候买的,价格可实惠哩!”

  姚佳想了想,说:“我能去大家家里看看这些电器的使用情况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