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2章 没出息

书名:皇后什么时候死 作者:Panax 2020-06-02

“什么贫尼不贫尼的?”唐思然笑得一点都不端庄,“不过一个假尼姑——”

  修缘正要开口,唐思然完全不给她机会:“你头上长得那是草不成?”

  修缘面色一沉,深吸两口气又道:“王妃娘娘是误会贫尼了,贫尼那会儿年少无知懵懵懂懂,又是在郡王府长大,难免有些刁蛮,我父母兄长将我宠坏了,因此我总想做点什么跟他们对着干……”

  她长叹一声,“我跟府上叶氏不过是闺中密友罢了,当年——”

  唐思然打断了她,“你已经是郡主了,怎么你父亲还是个郡王?”

  原先的郡主现在的师太忍住了,她虽然早年也是个嚣张跋扈的主儿,只是面前这个毕竟是王妃,天然就比她长了一辈,况且她不说话,她哪儿有机会见到灵儿呢?

  不过虽然面上忍住了,修缘依旧是在心里暗骂两句,什么光有一副好皮囊,说话这样直白一点不像京中贵女,一点底蕴都没有!

  “贫尼的外祖母是先帝的嫔妃,早年还曾养育过陛下一段时日,因此临死前求了恩典,给贫尼封了郡主。”

  怪不得这样肆意妄为,唐思然心中有了计较,又觉得逃避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法子,就算熬死了仇人,那也是消极抵抗。

  总之还得叶灵自己来面对才是,当然她会支持她的。

  唐思然手一抬,竹兰俯下身来,“去请叶氏,说有个叫修缘的假尼姑来了,想见她一面,我看在——”唐思然一顿,问修缘:“你是哪个郡王府的?”

  修缘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把头一低这才道:“图郡王府。”

  “看在图郡王的面子上,请她出来一趟——收拾好了再出来。”唐思然又补充了一句。

  竹兰出去,修缘心中意愿达成一半,心里有点痛快,表情自然也就没那么收敛了。

  她眉眼上挑,嘴角也翘了起来,又想起自己计划,简单来说就一句话,要这王妃厌恶灵儿,好叫灵儿跟她一起当尼姑去。

  她低下头,悲悲切切道:“原先我与叶氏的兄长……可惜我父母不同意,我怕若是执意要同他在一起,会对他不利——”

  “你省省吧。”唐思然一声轻笑打断了她,“你这等故事,没人会信的。”

  修缘猛地抬头,咬着下唇,看着倒是挺可怜,只是她长得不太好看,虽然是带发修行,可就算有头发也不能用首饰,不能打扮。

  身上穿着是灰不突突的僧袍,再加上又当了几年尼姑,住在观音庵总是要吃素的,这时候的吃素又跟后世的吃素不一样。

  后世的吃素,那是讲究蛋白质影响平衡的吃素法,还有各种维生素,她这吃素,就真的是青菜萝卜白米饭这么吃了。

  两年下来,虽然没到面如菜色的地步,不过肌肤也没什么光泽了。

  修缘尼姑眨着眼睛装可怜,唐思然没忍住笑了出来,她忙把头一偏,在转过来,发现修缘的脸已经红了。

  倒是看出来她在嘲笑她了。

  “你平日里好好养护。”唐思然语重心长的装出长辈份儿劝道:“脸上起皮了。头发也有点枯……唉,你父母见了该多难过?”

  修缘已经不想说话了。

  唐思然端了茶杯起来慢悠悠地喝水,叶灵很快进来了。

  鞋子专门是加厚的,裙子几乎要挨着地,上头的小袄短短的正好掐腰。

  头上的首饰也是她给的。

  腰细腿长,身子挺拔。

  这一身都是她的手笔,唐思然满意地点了点头。

  修缘已经痴了,眼睛黏在她身上都不带眨的,“两年未见……灵儿出落得更好了。你……还好吗?”

  唐思然眉头一皱,叶灵一声冷笑,她原本就冷冷清清的,又做出这样瞧不起人的样子,就连唐思然都觉得很好看,叫人移不开视线。

  “你打扮成这样——”肯定是为了她啊!修缘叹道:“这些年你过得好吗?”

  叶灵没理她,而是缓缓走到唐思然身边福了福身子,“娘娘。”

  她没想到瑶璃居然敢上门,更加怕娘娘会不会因此不喜欢她了,又或者……讨厌她?

  叶灵心里的火焰从未这么高过,里头是害怕也是愤怒,只是进了屋子,瞧见娘娘还是那个样子,她忽然就放心了。

  她甚至还收了自己的小獠牙,想好的骂人的话也不说了,温温柔柔地站在了王妃身边。

  一切都有王妃呢,娘娘会保护她的。

  唐思然嗯了一声,道:“坐吧。”

  只是叶灵没动。

  因为是见外客还是个尼姑,唐思然是在二门外头正式的小厅见的,也就是说这里头没有软塌,就是硬邦邦的木头椅子。

  上头放了两把,左右各有一排。

  唐思然坐了上首,旁边倒是还有一张空椅子,不过那椅子理论上是王爷的,尤其是这正式的地方,连唐思然都不好坐,就更别说叶灵了。

  “你坐我身边可好?咱们好好说说话。”修缘道。

  唐思然轻轻一咳,道:“去拿个圆凳来,叫叶姨娘坐我脚边。”

  “是。”

  丫鬟去拿圆凳,叶灵头一低就站在唐思然身边了,两手捏着帕子,凭借这半年多的印象,唐思然可以肯定地说,她紧张了。

  “师太。”唐思然叫道,却见修缘对她是怒目而视。

  ?这是因为她叫叶灵坐凳子?唐思然嘴-->>

角一勾,气质就完全不一样了,她气定神闲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才道:“师太,灵儿不是你叫的。”

  她一边说,一边去拉了叶灵的手,轻轻摸了摸。

  “你看她身上的小袄,用的是素雪绢云千水繁花织锦,裙子是紫绡翠纹金丝绣花乔其纱——”

  唐思然微微一顿,看着修缘。

  修缘的目光就在两人拉着的手上落着,哪儿听得清她说什么?她就听见锦和纱了,只是想想前头长长一串头衔虽然没听清,可长度在那儿摆着,可见不是凡品。

  “你听说过吗?”唐思然问道,“你知道这是哪个番邦进贡的东西吗?”

  修缘面上有些难看,“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

  唐思然一声轻笑,肯定地说:“你不知道。你连听都没听过。”这假尼姑要听过就是装逼了,都是她现编的。

  总之两头都有话说,她没听过就是她没见识,她听过就是她装逼。

  修缘闭了闭眼睛。

  叶灵这会儿又火上浇油站了起来,冲着唐思然福了福身子,声音温柔极了,“妾谢谢娘娘赏赐,妾很喜欢呢,娘娘赏的别的,妾也喜欢。”

  “灵儿!”修缘眼圈都红了,怒道:“你不必——你当年视金钱如粪土!你——”

  话没说完,唐思然就站了起来,也不知道她怎么走的,两步就到了修缘身前。

  两人的腿几乎都要挨着了。

  这样的人没法讲道理,她要是懂什么叫道理,当年也就不会去胁迫灵儿,更加不会闹得沸沸扬扬了。

  他们图郡王府从上到下都是不讲道理的。

  那就只能付诸行动了。

  修缘惊得一直在往后靠,背死死贴在椅子背上,心砰砰砰地跳,头上立即就出了一圈的细汗,连掌心都是潮热的。

  唐思然微微向前倾斜着身子,低着头看着修缘,非常有压迫感。

  她伸手搭在了椅背上,不是支撑自己的身体,却用了不小的力气,修缘觉得这是不想叫她逃走的意思。

  一想到这个,她觉得连腿都软了。

  明明才是二月,天气还冷,怎么就——这么热呢?

  她的脸由白转红了。

  “你听清楚了,灵儿如今是我的人,她以前跟你没关系,以后也跟你没关系,你不用痴心妄想了。”

  修缘张嘴,出来的却是上下牙磕绊的声音。她余光看见站在一边的叶灵,又不想服输,忙又把嘴闭上。

  唐思然扶在椅背上的手动了,从椅背慢慢滑倒了修缘的肩颈。

  “你听明白了没有?”唐思然又问,手上微微用力,把修缘往下压。

  当然修缘坐着椅子又靠着椅子,自然是动不了了,可正因为下头有椅子撑着,她才能感觉到这柔柔弱弱的孟王妃,究竟有多大力气。

  “你听明白了吗?”唐思然这次的声音越发的温柔,可修缘抖得更厉害了。

  “嗯?”又是一个鼻音。

  修缘猛地一抖,咬着牙从缝里挤出四个字来,“贫尼告辞。”

  唐思然这才松手站直了身子,“竹兰呢?差人送修缘出去,再拿一包十两银子给她,免得她来化缘空手而归。”

  竹兰应了声是出去。

  唐思然手一抬,叶灵扶了上来,“走。”唐思然说得言简意赅。

  修缘一身的汗,腿还是软的,不太站得起来,坐在那儿小口的喘气。

  叶灵走到门口忽然回头,修缘的目光原本就在她两人背上落着,不过一瞬间,两人的视线就对上了。

  叶灵一笑,这是个略带着得意和罪恶的笑容,然后又把头微微一斜,好像是要往王妃肩上靠的样子。

  似乎还说了三个字。

  修缘恍惚出了王府,上了马车晃晃悠悠地忽然反应过来,她几乎是跳了起来,头碰在车顶上咣当一声。

  “好!好!好!”修缘连着说了三个好,一个比一个咬牙切齿,“你嫌弃我没出息,你跟王妃好了是不是——”

  “你跟王妃好?”修缘眼珠子一瞪,像是才察觉自己说了什么,“王妃?”

  她猛地掀开帘子,“回图郡王府!”

  马车一路回去,修缘又有了主意,虽然叫王妃嫌弃叶灵的计划不知道为什么失败了,不过——

  她眼睛一眯,手不自觉压在了方才被唐思然按过的地方。

  有点烫还有点痒。

  修缘嘴角一翘,眼睛一眯,听见外头的动静,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满是泪水了。

  她跌跌撞撞地下了马车,直接就跪了下来,“父亲,母亲,是女儿错了,女儿不懂事,让你们两个担心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三人抱在一起哭作一团。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3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