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27.送汤

书名:我带皇室一家穿现代 作者:萱草妖花 2020-05-23

陆微参加这个节目, 长相实力履历都不差。陆天成想,捧一下闺女,踩一下最岳樱, 不过分。

  结果一打听之后才发现, 岳樱这个看似最没实力最没背景的选手, 居然是最有背景的。

  她居然是商嘉扬找人临时塞进来的。

  陆天成平时也不管这事儿,是这几天闺女被顶上热搜, 每天晚上跟他哭,他才开始关注。

  他现在显然后悔帮闺女踩岳樱了。自己闺女的前途重要, 还是他的前途重要?

  他接管大鹅影视还没五年,这几年大鹅内部争斗才刚休止不久, 如果这个时候惹到商嘉扬,那他完了。

  陆天成给商嘉扬那边打了无数个电话, 那边的回应都模凌两可。

  最后还是助理岑高看不下去了, 给了他一个提醒, 说:“陆总, 你可以想一想, 岳樱实力一般, 为什么能进节目组,如果你连这一点都想不通, 这位置也比没要坐了。”

  陆天成当然想得通, 问题是公司这么多事儿,他哪儿会关注这个?

  《我就是dance》是近期大鹅投入的项目中最小最不起眼的一个项目,如果不是因为女儿, 他压根连这个节目的名字都记不清。

  挂断商嘉扬那边的电话, 陆天成立刻给制作组打了个电话。

  当天下午,这位陆总就被抓了。

  ……

  练习室内, 傅凌正在跟三个姑娘交涉合作的曲目。

  为了和三个姑娘合作完美,他连夜学了一首《下山》,他唱的是男版,节奏还算不错,他也可以驾驭。

  编舞方面,他自己也有想法,踩着音乐的节奏编了一支现代与古风结合的舞蹈。

  傅凌在舞蹈上很有天赋,他的编舞也只是有一个雏形和想法。他在三个姑娘跟前跳了一遍之后,询问她们的意见。

  “这首歌很适合现代与古风结合,节奏也很不错。唐悦,你学现代舞的,你负责现代部分。岳樱尤溪,你们俩负责古风部分。在动作衔接上,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提。我们虽然有3天时间,可必须在今天睡觉之前,把动作全部定下来,留两天时间来练习。”

  三个姑娘盘腿坐在地上,仰着小脑袋齐刷刷望着傅凌。

  尤溪摸了摸鼻子,怯怯地在男神面前举起小手:“嗯……我觉得还是有突兀的地方。你单独跳古风和现代的时候,我觉得没问题。可我们是四个人,古风和现代的地方,应该怎么衔接才会显得更自然?”

  唐悦显然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她也点头:“对。单人的话,糅合现代与古风的舞步,犹如音乐串烧,没有什么不和谐感。可是,跳主舞的是我们三个人,单数,其中两个可以跳一样的舞步,可另一个怎么办?也跳一样吗?会不会显得像广播体操?可如果另一个人单跳古风或现代,跟我们衔接时,如果处理得不好,就成了大乱斗,怎么看怎么糟乱。”

  傅凌点头:“嗯。这是个问题。所以需要我们一起解决。”

  岳樱沉默了一会,拍拍臀后灰尘,说:“这样吧,我们先分好动作,各自负责各自的部分。至于衔接,我来负责。”

  “啊?你要怎么做?”唐悦疑惑问道。

  岳樱觉得纸上谈兵有点不好交涉,她道:“不如我们先跳?”

  “行!”

  三个姑娘花了两个小时,差不多学会了傅凌教授的动作。

  在第一遍过全程舞蹈时,岳樱就尝试了一下用高难度动作来做衔接。

  傅凌站在C位唱歌,身后伴舞的三个姑娘整齐划一。

  就在傅凌唱到高-潮歌词时,岳樱动作突变,她分别踩着唐悦和尤溪的大腿,飞跃腾空,并在凌入高空时,把手里的长袖,甩出一个富有生命的动感曲折。

  落地时,她又迅速以袖为剑,凌击破空,完美地契合了歌词的武术豪迈。

  傅凌能从镜子里看见身后几个姑娘的舞步,当他看见岳樱的舞步姿势后,还是被惊艳到。

  长袖柔软,想在空中甩出时,弯出几道漂亮的曲折,这很考验手臂的力量。

  而刚才岳樱甩出的那只长袖曲折,就宛如武侠剧里的舞者,抛出长袖击打鼓面。

  虽然短暂,却又唯美,跟看特效似的。

  一整支舞跳下来,唐悦气喘吁吁,竖起大拇指道:“岳樱,你是王者啊,刚才你那个袖子到底是怎么甩的?我都怀疑你有特效加持。选择跟你果然没错,她们都觉得你实力不行,还同情我和尤溪被你给选了。他们不懂,我们这是捡到了扮猪吃老虎的王者!”

  尤溪也开始吹彩虹屁:“我跟着躺赢了两期,第三期我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能辜负岳樱给我们赢回来的机会。”

  “大家休息一会。”傅凌去一旁取了水,特地把拧松了瓶盖的水递给岳樱,低声说:“小岳樱,你很有天赋。”

  岳樱接过水,咕噜噜喝了一大口,才跟傅凌道谢:“谢谢你啊,为了照顾我们 ,居然连夜编舞学歌。下午你午休一会儿,我们三会好好练。”

  傅凌纠正:“我不喜欢管闲事,主要是帮你。”

  岳樱听出他话里的意思,感动到无以复加。

  瞧瞧。瞧瞧人家这勾搭姑娘的觉悟。再对比她那个前夫商嘉扬,她越发觉得商嘉扬狗得厉害。

  这就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两人在这边说悄悄话,唐悦和尤溪都觉得气氛蛮诡异的,傅凌出了名的对姑娘说话会脸红人设,怎么跟岳樱说话就没脸红了?

  尤溪凑到唐悦跟前,小声问:“傅凌跟岳樱私底下认识啊?”

  唐悦摇头,也表示不清楚:“我不知道。看样子,两人是认识的?”

  尤溪小声又问:“不像是认识那么简单啊。你没发现,傅老师对我们的态度,和对岳樱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吗?”

  唐悦很迟钝:“有什么不一样吗?”

  尤溪:“人家来了不是先跟你打招呼,而是去跟岳樱打招呼,你说哪里不一样?”

  唐悦:“我要是傅凌,也先去跟岳樱打招呼啊。漂亮又有实力的女孩子,值得被优待。”

  尤溪:ojbk。说得也是。逻辑完美,无法反驳。

  *

  商嘉扬得知傅凌要跟岳樱在一起相处整整三天,哪哪都觉得不对。

  晚上十点左右,他开完会,给岳樱发了条消息。

  【EU】:“在干嘛?”

  对方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才给他回复:“刚才练舞,没看手机。你有看我节目吗?”

  岳樱跟这个叫EU的网友,虽然没见过面,但两人聊久了,也就成了好基友。

  【EU】:“看了。”
【EU】:“幸苦。这么晚还练习?不睡觉的?”

  【樱樱比赛也超可爱】:“今晚估计都睡不成了。我们这组被分到和王者傅凌一起准备节目。哥哥为了我们,连夜学了歌编了舞,我们也得连夜练习才行。”

  商嘉扬抓到重点。

  【EU】:“傅凌也要陪你们,一宿?”

  【樱樱比赛也超可爱】:“那倒没有。他去休息了。昨晚熬了一个通宵,今晚如果还不休息,哪儿吃得消?哎,我的天,我人生第一次粉爱豆,也不知道粉了什么神仙爱豆,我都觉得自己要恋爱了。”

  商嘉扬:“…………”

  不是醉心工作吗?要恋爱了是什么情况?

  商嘉扬还在办公室。

  这个时间点,公司大多人已经下班,总裁办的几个助理还在跟他加班。

  岑高进来给他递文件签字,他“啪”地就把手机丢在办公桌上,吓得岑高差点腿软跪下。

  商嘉扬胳膊肘撑在办公椅扶手上,虎口慵懒的卡在脸上。
沉默了大概十几秒,抬眼问岑高:“那位陆总?”

  岑高回答:“存在商业贿赂行为,数额不小,下午的时候,被警察带走了。”

  商嘉扬淡淡地嗯了一声,说:“准备一束花,我去一趟节目组。”

  岑高有些错愕:“啊?现在?”

  商嘉扬挑眉:“不行?”

  岑高一脸抱歉:“我这就去准备。”

  岑高走出总裁办,一边联系司机把车开过来,又联系人买玫瑰花。

  第一次送花,送红玫瑰总是没错的。试问,这个世界上有哪个女孩子会不喜欢红玫瑰?

  考虑到这几天姑娘练舞挺幸苦,他又让人准备了营养参汤。

  *

  岳樱和唐悦、尤溪一直练到接近凌晨。

  三人累得瘫在地板上。

  唐悦瘫了一会儿,坐起身:“我现在困得要命。”

  尤溪气若游丝:“我也是。”

  岳樱浑身汗,没什么力气说话了。她道:“你们先去休息会儿,睡两个小时。两点钟我叫你们。”

  唐悦和尤溪都不是很想睡觉。

  岳樱说:“凌晨一点到两点是人体最需要休息的时候,你们隔壁睡一会,到了时间点我叫你们。”

  唐悦问:“那你呢?”

  岳樱手放在心脏部位,喘了口气说:“男神为我熬夜编舞,这事儿让我太激动了,我兴奋地没瞌睡,现在只想练舞。”

  尤溪:“…………”

  唐悦吐槽她:“没看出来,你也追星啊。今天傅凌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激动?”

  因为高强度的训练,岳樱头发丝儿都被汗液黏住。她本来就长得白,面颊微微泛红,皮肤更显通透。

  唐悦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觉得心跳加速得厉害。

  是啊。这种美人也是要矜持感的好嘛!这种美人才不需要激动,傅凌那种男神级别的人物,冲着她这张脸就能主动靠近。

  这个时间点,练习层的走廊很安静,已经没有人。

  唐悦和尤溪走了之后,练习室和走廊就更显空荡寂静。

  岳樱缓过劲儿,坐起身,打开音乐打算跟着再跳一遍。也就在这个时候,陆微一脚把门踹开,大步而入。

  陆微怒气冲冲进来,身后追了几个小姐妹。

  大家都准备拉她回去,让她别闹,对谁也都不好。

  宫珏一向很少劝陆微的,主要是这姐妹背景太硬,就算她说错话,后期也能剪掉。

  可是就在十几分钟前,陆微接到家里电话,说是父亲得罪了岳樱的金主,而后被人举报,被警察带走了。

  商业贿赂,动辄几年牢狱。

  陆微当即气血上头,根本来不及去思考岳樱是怎么害得自己父亲坐牢的,也根本不管她的金主商嘉扬有多牛逼,怒气冲冲下楼来兴师问罪。

  她一脚就要朝岳樱踹过去,想扑过去撕扯她的头发,打肿她的脸。

  都这种时候了,她压根顾不上什么得不得罪人了,也顾不得这节目能不能录下去了,她就想打肿岳樱的脸!

  岳樱从镜子里看见红着眼睛朝她扑过来的陆微,下意识躲开,灵活地拿道具长袖绕住她,让她不能很快冲过来。

  宫珏和几个小姐妹一起把陆微抱住,不让她上手去攻击岳樱。

  陆微大叫:“你们放开我!让我撕了这个小婊砸的脸!岳樱,你以为你是谁?我以为你靠实力走到现在,没想到你居然靠男人捧,背地里玩儿阴的?害我爸坐牢!岳樱,你不得好死!”

  岳樱听她骂了一长串,大概听出是什么意思。

  陆微冷笑道:“你以为你抱上的商嘉扬是只大腿吗?你抱上的是一枚□□!你不知道吧?你不知道那些跟过商嘉扬的女人都变成什么样了吧?我来告诉你。”

  “三年前,影后维玮跟商嘉扬传出绯闻,不久之后,维玮就被迫退圈。她受不了从云端跌落泥尘的打击,疯了。”

  “两年前。当红小花刘雪跟商嘉扬传出绯闻不久,就被爆出吸-毒,事业前途尽毁。”

  “一年前,名模谢安安跟商嘉扬穿出绯闻,被爆出用身体贿赂多名高贵,最后结局也不堪入目。”

  “岳樱。你以为你能好到哪里去?你跟着商嘉扬又能走出多远?等明天你和商嘉扬的绯闻曝出去,你以为自己还能笑到最后吗?笑话。”

  陆微的父亲因为商业贿赂被抓,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后台了,就算有实力,也走不了几期。

  这种节目,光靠实力怎么可能出头?还得有坚硬的后台。

  她已经预料到自己的结局,所以豁出去了,想跟岳樱撕个痛快。

  说完这些她是真的痛快了,可岳樱却依旧淡然,反问她:“说完了?”

  气氛终于降下来,宫珏打圆场说:“好了好了,大家都少说两句,都是队友,有什么过不去的?”

  她拉了一下陆微:“走吧微微,早点休息,明天还得练习。”

  其它小姐妹也都你一言我一语地劝:

  “是啊,走吧。”

  “岳樱,你也别生气,陆微父亲被抓了,受了点刺激所以胡言乱语。你别往心里去。”

  岳樱点头:“嗯。我也知道她是受了刺激才胡说八道。输给我的陆微大小姐,怎么能说出我是靠男人捧,才走到现在的呢?我分明是靠优于你的实力啊。”

  这话差点没让陆微吐血。

  岳樱又说:“至于商嘉扬,”
她故意转了话峰,势必要气死这个女人:“商嘉扬对我说过,他对女人的忍耐度是有限的,对我的忍耐度是无限的。所以凭这一点,我就赢了其它女人,不是吗?”

  “还有哦。陆微大小姐靠老爹,我靠追求者,你的背后靠山不如人,怪我喽?”

  岳樱笑着看她:“怪只怪你父亲太弱,经不住人家一动手指折腾。大概,如你这般的弱者,也只会如犬狂吠了吧?”

  陆微:“你――”

  有人去叫了宿管下来,宿管提醒练习室有摄像机,如果不想打架的片段被节目组播出去,就赶紧回去睡觉。

  陆微憋着一口血,闷闷地被一群小姐妹簇拥着回了房间。

  谁都不敢帮她怼岳樱,也不敢说闲话。

  人家背后靠山是商嘉扬,特么谁敢多嘴啊?

  -

  岳樱送走这群瘟神,正准备跳舞,从镜子里看见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

  男人手里拎着一个保温桶,抱着一束玫瑰花走了进来。

  岳樱:“??”

  商嘉扬依旧是那张千年不变的冷脸,朝她走近后,一言不发地,冷冰冰地,直接把好大束玫瑰塞她怀里,重重地撞了一下她的脸。

  岳樱:“??”

  ――丞相你有事?花跟你有仇还是我跟你有仇?

  商嘉扬又冷冰冰地拧开保温桶,香气溢出来,让人食指大动。

  他道:“再借我的名义与人炫耀,后果自负。”

  被怼了一脸玫瑰花的岳樱:“?”
狗丞相居然都听见了?

  岳樱虽然在他跟前骄横惯了,但也有点怕他的。

  毕竟这个男人随随便便就把一个总裁搞下台,搞她一个小喽还不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她正在思忖怎么哄这男人,道个歉什么的。
毕竟,她也真的是拿人家装逼了。挺不礼貌的。

  还没想好怎么开口,男人就道:“喝光这些就原谅你。”

  岳樱心想这要求简单。

  她把玫瑰花搁地上,准备喝汤时发现,4L的保温桶里,汤水装得满满当当。

  这位丞相大哥。你有事?

  你喝光一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