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回来了(五)

骷髅看不出表情,但祈天河隐隐觉得,这事儿悬了。根据他从业多年作出的专业分析,金骷髅从头到脚都透露着拒绝。

梦想着绝处逢生,他试了下从脑海里呼唤鹦鹉。

那边鹦鹉微微偏过头。

管用……祈天河眼神微亮,继续用这种方式传音:“如果不同意,能强抢么?”

黑豆眼闪过一丝嫌弃:“你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

一人一鸟偷偷交流的功夫,金骷髅也做出了决定:“《七日经》,你不配继承。”

给鬼做心理辅导,这种人纯粹是脑子有问题。

意料之中的答案,但祈天河还是微微皱了皱眉。

下一刻,他敏锐地察觉到鹦鹉眼神中有杀气,连带着周边的温度也骤降不少。

祈天河忙劝道:“冷静,我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鹦鹉嗖的一下扬起翅膀:“给我盘它!”

一阵疾风掠过,鹦鹉下手可谓是毫不含糊,不知是不是祈天河的错觉,毛茸茸的身体似乎大了一些,两翅膀下去就把金骷髅扇晕过去。

等金骷髅再度爬起来时,踉踉跄跄地盘腿坐下。

祈天河轻咳一声:“不是说要取得认同?”

鹦鹉:“那是在给它颜面,蹭了我这么多年的阴气,光吃饭不干活简直该死。”

遭受毒打后的金骷髅面朝祈天河,重新组织语言:“祝贺壮士喜提《七日经》一本。”

“……”

金色书册自动飞到祈天河面前。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祈天河摇头翻阅:《七日经》,又称《死人经》,修炼者灭自身人欲,成就万灵之体,练成之日引众鬼拜服。

默默合上书页,问:“灭自身人欲是什么意思?”

金骷髅:“顾名思义消灭你的欲望。”

祈天河:“欲望涵盖了很多,对金钱,对权利……”

“狭义的。”金骷髅打断,手骨指了指他胯|下。

“原来是这样。”祈天河的面上看不出多少表情,抖了下书册冷笑:“起错名了,我看这玩意应该叫《来一刀》。”

金骷髅闭口不言。

鹦鹉:“不需要一刀,《七日经》只会暂时压抑住你的欲望,日后如果能脱离游戏,就能免受这份干扰。”

祈天河本质上是一个相当冷静的人。

学习《七日经》等于增强了保命的底牌,对一个新玩家来说可遇而不可求,相较而言自身的欲望倒不算什么,而且未来也有解决的方式。下定决心前,他瞄了眼金骷髅,眼神很有深意:“如果真有这么厉害,它呢?”

“练岔了。”金骷髅哑着嗓子道:“一万个人里,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都会变成我这样。”

练成的概率可以说是相当低了。

祈天河相信鹦鹉不会害他:“你说过我体质特殊。”

莫非自己就是那万分之一的天才

鹦鹉强调:“百万分之一。”

祈天河怔了,天选之子?

鹦鹉知道他可能误会了,解释说:“你的体质可以供我寄生,到时候我来练,你坐享其成。”

祈天河:“代练?”

鹦鹉点头,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直接练不就行了?”

鹦鹉:“决定得你自己做。”

毕竟代价是很长一段时间内的不举。

“……练。”

事已至此,也没有更好的退路。

金骷髅和书册同时消失,紧接着鹦鹉也化为白芒没入祈天河体内。它的效率很高,一刻钟不到便告知《七日经》的第一层已经修炼完毕,可以应付一般小鬼。

祈天河明显感觉到体内隐约多了一股力量,这种感觉很奇妙,他试着打了个响指,指尖跳跃出一小簇幽蓝的鬼火,忽明忽暗,没过多久便自动熄灭。

“暂时只能用来保命。”鹦鹉交代了一句。

祈天河有分寸,清楚凭借现在的实力和鬼硬刚等于玩火自焚。

好歹有了些防身的能力,再回到房间时,他要平静很多。人一旦安静下来,听觉变得格外敏锐,好比现在,祈天河甚至能清楚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

风声,树叶簌簌作响声,还有一种隐形的幻觉……门外仿佛站着人,下一刻便会拿着榔头闯入,就像那晚破坏家具一样,每一榔头都砸在他相对脆弱的头盖骨上。

想到这里祈天河不自觉连呼吸的频率都放慢了,上次有这种反应还是在十几年前,小学期末考试等出成绩时。

砰!

眼睛的反应速度这次比大脑快了一步,窗外多出一道黑影时,祈天河屏住呼吸,弹出指尖的一点的鬼火。随着那道黑影破窗而入,鬼火完全没起一点效果,祈天河来不及思考原因,迅速改用弩。

箭矢连发,极大降缓了黑影的速度,祈天河本身运动细胞就不错,拿起桌上的剪刀,当做标枪稳准狠地掷了出去。

黑影躲开了箭矢身形微微有些不稳,没能躲过紧接着刺来的剪刀,胳膊被划伤,疼痛的刺激下,黑影十分怨毒地望了祈天河一眼,跳窗离开。

这是双方的第一次对视。

刚刚的一切全部基于身体本能的反应,这会儿安全下来,祈天河喘着气,大脑才开始冷静地进行分析工作。

来人带着口罩,穿连帽衫,最上面还多戴了个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只能看见一双眼睛。

好在眼睛本身就是五官中最有标志性的一个。

可以确定的是,这双眼睛不属于在场任何一位玩家。

鹦鹉不知何时出现,评价:“表现的不错。”

祈天河不知该气还是该笑:“我付出了不举的代价,结果搞鬼的是个人?”

《七日经》仅仅针对一些脏东西,鬼火压根没起到用处。

鹦鹉:“总有派得上用处的一天。”

祈天河理了理衣服:“我倒希望那一天晚一点到来。”

虽说人心经常拿来和鬼神比较,但他更愿意和人打交道。

当祈天河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时,基本没有激起多少浪花。几分钟前的动静那么大,楼下多少能听见一些,然而仅仅是何孟林抬头看了他一眼:“解决了?”

语气像是在问‘中午吃什么’那么平常。

祈天河:“对方被我刺伤了胳膊,跑了。”

何孟林终于有了一丝惊讶,其他人手头的动作也或多或少停顿了一下。沈蝉轻声细语道:“能从祈先生手上逃脱,一定不简单。”

祈天河:“……”这些人说话怎么都喜欢阴阳怪气?

他还是比较有良心的,说出重要线索:“攻击我的,是人。”

众人神色各异,良久,穆强问:“确定?”

何孟林呛声:“不确定你去试试?”

两人又吵了起来。

祈天河猜测这是他们需要走的人设。

这样看来,游戏不但设计了人设,还有人际关系:自己暗恋沈蝉,何孟林同穆强交恶,冯军则是个阳光小伙儿,和大家关系都不错。

垂了垂眼,祈天河意识到很多不合理的地方,岛上没有供船舶靠岸的地方,更别说适合飞机降落的跑道,沉重的家具摆设从何而来?别墅的生活痕迹很重,看样子他们已经在这里住了数年,正常人早就想着逃离。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祈天河忽然问:“你们说,杀人魔是怎么上岸的?”

空气安静了一瞬。

沉默稍许,姑谷给出一个有点梦幻甚至带有玩笑意味的答案:“漂移?”

不过她眼中并无多少笑意,显然也是早就注意到这件事本身不合理。只是私下已经做了决定,去完成七天存活的目标,这种情况下,掌握杀人魔的线索越多,越容易触碰危险。

顿了顿,一语双关道:“有冒险精神的人不计其数,可我不是其中之一。”

她能从第一场副本有惊无险到现在,靠的就是稳妥。

祈天河点头表示理解。

假如可以,他也想稳着苟,关键是机会一开始就被耗费了。

突然有谁的肚子响亮地叫了一声,何孟林有些尴尬地揉了下胃,去房间拿那天分下来的野果子。

祈天河坐在原地不动,继续思索关于不合理的故事背景。

刚刚有些头绪时,被一声惊叫强行打断。

祈天河起身往楼上跑,余光瞄见姑谷和沈蝉,那两人动作有意慢了几拍,可见是真的没有涉险的意思,至于穆强眼睛正乱瞄着,似乎在寻找趁手的武器。

祈天河早就在口袋藏了把水果刀,省去了这个过程。往上跑时没有太多迟疑,只要何孟林没死,二对一,胜负偏向玩家这边,再不济保命也是没问题的。

何孟林的状态比他想象中要狼狈多了,额角破了个小口子,一小行血顺着耳侧后流去,听到脚步声也不敢回头,不过目中透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果然那黑影一看到有人来,立刻就逃走了。

何孟林扶着墙站起来,心有余悸道:“再晚一步,估计就可以给我收尸了。”

祈天河皱着眉看他……怎么这么不经打?

似乎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何孟林苦笑:“我没想到杀人魔会短时间进行二次攻击。”

这是合理判断,才失败过一次负伤,正常人都会选择暂时休养生息,只能说杀人魔思维异于常人。

绝大部分道具又是针对鬼怪设计,何孟林就是吃了这个亏。

“谢了,我欠你一条命。”

祈天河摇头表示没事,走到门口对正在上楼的几人摆了摆手,示意危机暂时解除。

楼上的危险指数要比下面大得多,无论是冯军还是何孟林,都是在二楼出的事。见状穆强等人没有再往上走,又回到了客厅。

祈天河反而重新进入房间,好奇何孟林被攻击的原因。

在人设扮演方面,何孟林应该问题不大,肯定还掺杂着其他因素。

大概是感念救命之恩,何孟林也没有隐瞒,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片。

祈天河低头瞄了眼:“这是什么?”

何孟林摇头:“我在地板缝里找到的,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祈天河放在鼻尖闻了闻,尔后碾碎沾了点粉末尝味道。

何孟林瞪大眼睛:“你是真不怕死!”

谁知祈天河突然神经质地在房间里踱步,停在窗边,末了流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原来是这样。”

何孟林迫不及待道:“什么这样那样的?”

祈天河很现实问:“如果我带你过关,完成最高生存目标,会有额外游戏币么?”

何孟林摇头。

祈天河:“结算时会瓜分我的收益么?”

何孟林迟疑了一下,点头。

“哦,那算了。”

何孟林:“……”就很现实。

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何孟林猜测这个副本快要告一段落,也松了口气。因为这个原因,整个人神经不再是紧绷着。

祈天河给他平复的时间:“介不介意我搜查一下你的房间?”

何孟林:“随意。”

祈天河转悠的同时,何孟林盯着他的背影,神情疑惑:“总觉得你变强了。”

不知为何,这人的周遭似乎多了一层阴森森的朦胧感。

“强么?”祈天河淡淡道:“拿夜生活换得。”

这就是修炼《七日经》的后果。

何孟林只当是个冷笑话,但死活get不到笑点。

祈天河突然停下动作,何孟林以为他是发现了什么,谁知祈天河仰着头说:“我准备成立一个项目。”

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彻底脱离游戏,不离开意味着一直不举。再加上他本身就算得上是清心寡欲,以后在游戏里见识多了,更不会起恋爱的心思。

注孤身!

……在悲催的晚年生活到来前,有必要找个干儿子养老。

人心易变,需仔细筛选。

祈天河决定先定一个小目标,招揽二十个好苗子。

一旁何孟林心思浮动……大佬不会无缘无故当自己的面说这些话,难不成是在抛橄榄枝?邪恶组织最近大批招人,看来大佬也有了危机感。

要答应么?

他讨厌被束缚,而且日后两大组织碰撞,危险激增。

然而这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作为最早加入的成员,会更受信赖,说不定就走上玩家巅峰了。

心一横,干了!

何孟林深吸一口气:“我申请加入。”

祈天河愣了下:“你都不知道这是个什么项目么,加入什么?”

“我知道,你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何孟林缓缓吐出几个字:“未雨绸缪。”

这回轮到祈天河惊讶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被看穿的,但他喉头一动,婉拒道:“你年龄有点大了。”

目测会比自己先一步成为糟老头子。

何孟林知道对方可能看不上自己的实力,为了以后能在组织取得更高的地位,连忙自证价值:“我可以拉人。”

他认识的自由玩家不少。

面对格外郑重的态度,祈天河直觉哪里出了问题,进一步做说明:“我成立这个项目,是为了老有所依。”

“谁不是呢?”

何孟林勉强扯了下嘴角,邪恶组织的势力已经渗透现实中,指不定哪天就会波及到他的家人。一念至此更加坚定信念:“我保证至少拉来五个人。”

五个?小目标可以完成四分之一。

祈天河动摇了,眼神开始飘忽不定,咳嗽一声:“大张旗鼓的,不太好。”

何孟林愣了下,秒懂,动静太大会被邪恶组织察觉引。

“我明白了,我会私下去联络其他玩家。”停顿了一下,他握紧拳头:“我们一定要悄悄努力,然后惊艳所有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