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七章还好我赌对了

秦靓也是红着眼睛,抱着方建红,心里是幸福和感动,没想到方建红也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还在一直寻找着自己。

“那什么,我们要不要先坐下来吃饭?”路擎明带着醋意的口气问道。

方建红放开了秦靓,就像是慈爱的大姐姐一样,捏了捏秦靓的脸蛋,说道:“看我太高兴了,忘了你还在生病,要按时吃饭,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在慢慢聊。”

秦靓用力点头。

两个人坐了下来,路擎明看看秦靓,又看看方建红,道:“你们两个是师姐妹?”

秦靓点头:“是呀。”

路擎明怀疑的问道:“你不是看过西西的照片,怎么会认不出来她是你师姐,难道她整容了?”

“不是,你胡说八道什么,”秦靓踢了他一脚,“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有机会再跟你解释。”

“没整容就好,”路擎明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说道。

方建红瞪了他一眼:“我整没整容关你屁事!”

说完,她就是温柔的看着秦靓,用筷子给秦靓夹菜,道:“你最喜欢吃的菜,多吃点,你看你,都瘦了。”

秦靓边吃边说道:“我其实胖了的,被路笙禾养胖的。”

“路笙禾居然是我妹夫,”方建红一脸神奇,“他对你好不好,不好跟师姐说,看我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

“他对我非常好,”秦靓赶紧说道,方建红的脾气她太了解了,非常护短的一个人,自己的师兄弟姐妹自己可以欺负,但是外人要是敢动他们一根头发,绝对会被她追杀到天涯海角的。

方建红看她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就是松了一口气,说道:“谅他也不敢。”

路擎明看她满脸温柔的看着秦靓,那叫一个酸,拿着筷子也想给方建红夹菜,方建红看到他的筷子伸过来,马上就把自己的盘子移开,路擎明的筷子悬在半空中,气氛有点尴尬。

秦靓赶紧打圆场道:“我师姐她有洁癖,不喜欢接触别人的口水,你别误会。”

路擎明恍然大悟,难怪西西不愿意让别人动她呢,他赶紧收回自己的筷子,笑着道歉:“西西,对不起,我以前不知道。”

方建红皱了皱眉头,没说话,继续给秦靓夹菜盛汤,就像是照顾自己的女儿一样,这么殷勤妥帖,让从来只享受过冷脸的路擎明,比吃了一百个柠檬还酸。

一顿饭下来,方建红自己没吃多少,倒是把秦靓喂的肚子滚圆,最后站起来都费劲。

方建红拉着她的手不舍得放,小姐妹亲亲热热的往餐厅外面走,路擎明结完账,赶紧跟上去。

“秦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方建红牵着她的手问道。

秦靓茫然的问:“什么打算??”

方建红揪着她的脸蛋,道:“你说什么打算,你不会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着吧,你和路笙禾打算结婚吗?他要是不打算娶你,只是想玩玩,你赶紧断了,跟着我,我现在赚的钱,已经够养活你一辈子了。”

秦靓哭笑不得,抱着方建红亲昵的蹭了蹭她的手臂,说道:“师姐,你别担心,我和路笙禾很好,他很爱我,我会和他结婚。”

方建红却很不放心,带着几分怀疑:“路笙禾为什么会看上你,我觉得不靠谱,万一他就是想玩玩,玩腻了就甩了再找新欢的事情又不是没见过,我不放心你。”

秦靓知道方建红是真心实意的关心自己,所以并没有生气,而是郑重的对方建红,说道:“师姐,其他人或许会,但是路笙禾绝对不放,我信任他,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见见路笙禾,你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方建红就跟岳母考察女婿一样的态度,严肃的点点头:“这个要的,我得看看这个路氏总裁,看看他有什么能力,能把我师妹一声不吭的拐走?”

秦靓被她的话都笑,忍俊不禁的说道:“也许他有三头六臂。”

方建红知道她拿自己取笑,就是抬头给了秦靓一个暴扣。

秦靓吃痛的叫了一声,委屈的看着方建红。

方建红知道秦靓是装的,却还是心疼的用手摸了摸她的手,秦靓虽然不是最小的师妹,可却是年纪最小的,而且她很小就失去了父母,在武馆长大,师父是个男人,很多事情不方便,都是她这个做师姐的照顾她的,秦靓比她小十岁,在方建红看来,秦靓算是她半个女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偏疼她多一点,而且师父去世以后,武馆濒临倒闭,很多师兄弟姐妹在武馆风雨飘摇之际,选择逃离,只有她和秦靓他们几个留下来,苦苦支撑着武馆,咬着牙吃了多少苦,才让师父的心血没有付之东流。

后来秦靓出车祸,也是在给武馆谋福利的路上,秦靓成为了植物人,在医院躺了一整年,方建红一度很自责,自己没照顾好师妹,对不起师父。

好不容易等到秦靓醒来,又出事了,秦靓消失不见,方建红心急如焚,日夜祈祷秦靓平安的夜晚,有一天她发现自己穿越了,这个世界她有着模糊的印象,好像是秦靓看过的一本小说世界,直觉告诉她,秦靓一定也在这世界。

找了这么久,功夫不负苦心人,真的被她找到了,方建红心绪万千,努力忍住想哭的冲动。

秦靓被方建红看着,心里也很难受,师妹找了自己这么久,不知道多着急。

“别在这里傻站着了,上车吧,”路擎明插话,打断两姐妹的思绪。

方建红帮秦靓正了正帽子,笑着说道:“走吧,上车吧,你还生病呢。”

秦靓不服气的说道:“真的已经好了,你知道我没那么差。”

方建红捞着她的脖子说道:“好了也给我老实点,别着凉。”

秦靓笑嘻嘻的应了声好,两姐妹正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听见一声大叫:“冷月西,你个贱人!”

回头就看到一个女人手里拎着一块砖,朝着方建红砸过来,秦靓拉着方建红就要躲,而一个人影挡在了方建红的面前。

“啪”的一声,砖头砸在路擎明的肩膀,他哎呦一声,捂着肩膀,俊脸扭曲。

“擎明哥!”秦靓扶着路擎明。

方建红抬起一脚,直接将那个女人踢了出去,然后对助理说道:“报警!说这个女人袭击别人。”

事情发生的太快,助理吓得脸色发白,被方建红这么一说,才回过神来,赶紧拿出手机报警。

方建红又是看着路擎明,皱眉问道:“没事吧?”

路擎明抬头,楚楚可怜的看着方建红,苦着脸说道:“好疼!”

方建红觉得自己鸡皮疙瘩在批量往外冒,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能不能跟个男人一样说话,太娘了,好恶心!”

路擎明的脸色僵住,委屈的看着秦靓。

秦靓忍住笑,说道:“要不去医院看看吧?”

方建红疑惑的道:“不就是被砸了一下,至于吗?”

秦靓道:“他又不像我们整天摔打,万一有内伤怎么办,再说了他也是为了你才受伤了,还是去看看吧,以防万一。”

方建红没脾气了,不耐烦的说道:“好吧好吧,去看看吧,真麻烦。”

秦靓从路擎明的手里拿了车钥匙,开车送路擎明去医院,方建红想和秦靓呆着,也跟着去了。

到了医院挂了号,医生开了单子让路擎明去拍个片子,路擎明进去了,秦靓和方建红在外面等,助理去交钱,只剩下她们姐妹两。

“师姐,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秦靓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赶紧问道。

方建红也有些茫然,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你失踪以后,我很着急,也很自责,就贵在师父的灵位前,跟师父说话,希望他在天上保佑你平安,如果可以的话,就给我一点提示,让我能找到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师父听到我的祈祷了,我迷迷糊糊睡着了以后,等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还变成一个大美女。”

秦靓看着方建红现在的外表,冷月西怎么说也是娱乐圈新人,肯定是个美人,而且还很年轻,皮肤嫩的能掐出水来了,要是秦靓是个男人,肯定也要心动的。

“刚开始的时候,我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你在我面前经过,我觉得我不会无缘无故的穿越,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梦见你,也许是师父给我的提示,你莫名其妙的失踪,也许和我一样也穿越了。”

方建红说完,就是看着秦靓,笑容轻松:“还好我赌对了。”

秦靓也是笑:“我也没想到你也会穿越,当时那辆车撞过来,我被撞了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

方建红叹了一声气,说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秦靓疑惑的问道:“什么意思?”

方建红看着她说道:“字面上的意思,那辆车明明朝你撞了过去,可是等车停了下来,却没有看到你的尸体,甚至连一滴血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