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太子爷遇到校园暴力?

【还有点没写完,等下替换。】

他心里对乔钰是真的满意。

挑徒弟,他眼光很苛刻。

所谓宁缺毋滥。

天赋,秉性,都是重中之重。

他知道自己脾气。

专研学术的时候,动不动开骂。

以前做教授的时候,底下一帮年轻人,全被他骂走了。

但乔钰不会。

写错题了。

他急的要死,骂两句,乔钰就乖乖听着。

几次下来,他也不舍得骂了。

师徒两人相处,都在慢慢磨合。

这几日。

乔钰也比较满意。

师父教她。

君子知至学之难易,而知其美恶,然后能博喻,能博喻,然后能为师。

故,择师不可不慎。

她挑师父。

也是有要求的。

“今晚回去,把这套卷子做了。”

老校长摘下老花眼镜,欣慰的笑了笑:

“这几天进步很大,多努力努力。”

乔钰站起身,双手接过卷子,却没收到书包里,只是拿着。

“校长,十月十八,是个好日子。”她看着手里的试卷:“不如就这天,把拜师礼全了吧。”

“你说什么?”

老校长微微一怔。

心里仿佛被细小的针尖戳了一下。

麻麻的。

“师父教我,传师授业,不能没有规矩礼法,这几日,乔钰承袭教导,按照规矩,也应该改口了。”

老校长不在乎称呼。

这几天。

乔钰连老师都没喊。

只喊校长。

他知道,孩子礼法规矩重,他在选徒弟,这孩子同时也在选师父。

这么说。

自己及格了?

老校长心里还有点小紧张。

听说传统大家庭对拜师礼很看重。

这要准备什么,他都不知道。

“拜师礼一般是请同门师兄弟和师母一起见证。”乔钰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没别的了。”

她拜师的时候小。

才六岁。

稀里糊涂的被哄着磕了个头,就不大记得了。

老校长愣了。

这还要见证?

他又是紧张又是嘚瑟。

大半辈子收了这么一个徒弟。

必须好好见证见证!

所以。

一个下午。

从高一年级组,到高三年级组,老校长挨了个打招呼。

谁都不能少了。

他还一脸不乐意。

“我都说了,没那么多规矩,你看看,搞得兴师动众的。”

“这不是徒弟要求的么,我这个做人师父的,能怎么办?惯着呗。”

“哎,什么指望不指望,不过我这徒弟,是个学习的好苗子,聪明。”

徐老师心里已经开骂了。

你个老头就是嘚瑟!

他心里老难受了。

又在论坛声泪俱下的控诉。

教师A:什么年代了,还有拜师礼呢?

教师B:求楼主直播,前排围观。

教师C:同求直播+1。

徐老师:“......”

他好难。

......

十月十八这一天。

乔钰起了个大早。

按照规矩,沐浴焚香。

江寅在一旁跟着伺候,帮她把安神香先点了,又问了一句。

“文夙这小子不过来了?”

乔钰偷偷看了眼外头。

这个角度,正好看见楚微尘煮早饭的背影。

“别提了,大师兄不让。”

按照楚微尘的话。

他们乔家人,凭什么过来管他们小南山的人?

江寅闭嘴了。

两人做贼似的,把脑袋凑到一块。

“但咱们没钱了。”他掏了掏口袋:“乔老爷子给咱们的生活费还在这小子手里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