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遇上老熟人

林全有和他父亲双商完全不在一个层面,可就冲他父亲对他这狠心程度,绝对亲生无疑。

“我当然是我爸亲生的,他可就我一个宝贝儿子。”

林全有没听懂艾米话里面的意思,得意洋洋地回答道,惹得旁边其他听懂的人哈哈大笑。

“这小伙子也太耿直了。”

饮料厂的施工按流程向前推进,村民、当地领、导和艾米三方全程密切关注着这件事,施工队不敢掉以轻心,更不敢故意拖工期。

施工的同时,艾米通过之前去港城谈生产线时积攒的人脉,走明阳鸿的路子,找到一套性价比极高的饮料厂设备。

不过,它性价比高是因为艾米规划内近五年甚至近十年生产的不同饮料它都可以完成,不用再配备其他新设备,而不是指它的价格很低。

现在这个特殊时期,就没有一个设备和便宜沾得上边。

这次谈设备,艾米功课做到了极致,林全有和明珂两边能用上的部分人脉关系也都用上,最终终于把价格压到她心理价位以内。

有上一次引进设备的经验在,她这次避免掉不少陷阱,惹得对方老板都忍不住和当初裴长明一样叫苦不迭。

“要不是设备是从我手上走的,我都怀疑这些是你的东西而不是我的了,你对它们实在太清楚太了解了,难怪老裴上次那批设备能被你拿下,果然是女中豪杰啊。”

“您过奖了,上次能拿下裴老板的设备是因为裴老板人好,愿意照顾我们这些后辈,不然哪里有我的份儿。这次也是多亏老板您照顾,不然我这饮料厂怕是要黄咯。”

对什么人说什么话。

这次转手设备的大老板是一个和裴长明关系很不错的朋友,和明阳鸿也认识,说话直白没有那么多弯弯绕绕,有什么就说什么,不喜欢和人猜谜语。

因此艾米面对他的时候说话语气和内容完全和面对裴长明的时候不一样。

这位老板好酒,艾米也不会在这种场合扭捏,大大方方地陪他喝。

签完合同以后,明珂和林全有更是出面陪着他在港城一家不错的酒馆里面喝了个痛快,最后宾主皆欢。

设备造价太高,以艾米现在的身价买其中一台小机器都不够。

好在饮料厂面上是和明阳鸿合作的,去银行做商业贷款的时候非常方便。

饮料厂还没有开始赚钱就已经让艾米和明珂、林全有三人背上巨额债务,三个人的心理压力一下子就上来了。

“之前在北洋汽水厂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些都很简单,没想到做起来这么复杂,大家都太精了,一不注意就会被套在里面。而且现在账面大部分资金都已经花出去,我们还得保证饮料厂修好投入使用以后马上赚钱才可以。”

林全有说话的声音带着怀疑人生的韵味,还仰头望着星空发表了一大篇哲学演讲。

艾米忍不住打击道:

“这还只是开始呢,我们可以动用的资源足,人脉也很到位,已经算非常顺利的了,真正难的还是以后销售方面的问题。”

现在在国民眼中,做饮料的只有那八个鼎鼎大名的大汽水厂。

艾米能保证她设计的饮料味道绝对比其他汽水厂的好喝,可是怎么迈出第一步打开市场却是个大难题。

林全有撇嘴。

“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大难题呢,原来是这个。我认识的人多,到时候随便弄点卖给他们不就成了?反正对他们来说国内的饮料多差不多,他们肯定要先支持我这个好兄弟创业。不过到时候给他们弄的就不能和外面那种一样啊,包装弄高级一点儿,价钱贵个两三倍都没问题,主要是与众不同,最好能象征、地位的那种。”

林全有在技术方面一窍不通,但是在吃喝玩乐方面却很有一套。

“高档?”

艾米仔细想想,发现这个主意很不错。

饮料大市场已经被八大厂瓜分完毕,她一个新开的小饮料厂要从他们那里抢资源,那就是虎口夺食,一不小心就会被联合打击,到时候赚不到钱不说,厂子可能都要赔进去。

可是高端市场可就不一样了。

“你这个想法很好,回头弄一份可行性报告出来。”

林全有现在也是饮料厂的投资人之一,再加上他爸本来就是把他丢过来学习的,艾米朝他身上扔任务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不是吧?我弄报告,凭什么啊?”

“那要不然你就来处理机器和材料,我和你换?”

明珂也表示,如果林全有可以去解决配方的问题,两个人也可以做交换。

“我……”

林全有瞪了他们半天,最后只能弱弱挣扎道:

“我没做过什么报告,弄不出来。”

“没有谁天生什么都会的,就是因为不会所以才要学啊,这可是决定我们饮料厂未来的大事,你一定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期望啊,林总。或者你和我们换也可以,你自己选。”

林全有欲哭无泪。

艾米说得那么让他自个儿选,可是他根本就不懂那些复杂的进口机器,更不懂明珂那些高科技的配方研究。

想来想去,最后他还是只能乖乖接受写报告这个看上去最简单的工作任务。

分配好接下来一段时间各自的任务后,艾米先去镇办公室那边给手里的文件盖章。

因为当地领、导对项目的看重和支持,她在这些程序上从来都没有遇到过什么问题。

但是当她走进办公室看见一位老熟人的脸时,心里马上知道之前的好日子到此结束了。

办公室里面不是别人,正是前段时间被大领、导从汽水厂调走的王书喜。

他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看见艾米的时候脸上没有露出任何吃惊的表情,显然早就知道她会来。

“艾米同志,我们真是有缘啊。”

“你怎么在这里?”

艾米看他现在的样子,不觉得一切仅仅是巧合。

王书喜放下手里面的钢笔,笑眯眯地看着她:

“艾米同志给我送了那么大一份‘礼物’,我当然要好好报答艾米同志,不是吗?”

他伸出右手,食指在颜色深沉的办公桌上一下一下点着。

整个白梨镇都很穷,这个桌子表面上的漆因为使用的时间太长,已经剥落大半,立在面前这个阴暗潮湿的办公室里,仿佛下一刻就会被完全腐蚀干净。

如今的艾米,早已明白,和这种人讲道理不可能讲得通。

她没有站在原地忍气吞声求他,更没留在办公室里面接受他的挑衅和羞辱,而是带着材料径直转身离开。

王书喜知道白梨镇对她那个饮料厂的重视,但他并不放在心上。

一个还没修好的小破厂能有多大吸引力?

他压根儿没把艾米的小厂放在眼里,他来这里,就是想看她怎么走向失败,最后跪在他面前求他原谅。

被汽水厂开除的仇,他王书喜一定会加倍“报答”。

艾米站在办公室外面的走道上,心里发堵。

她怀疑她真的是运气不好,不然为什么每次都会遇到这么恶心人的事?

不过王书喜这点小手段对她来说暂时影响不大。

每天都会有镇上的领导去工厂那边看情况,到时候她把需要盖章的材料打包交上去就可以了。

只是,她不愿意以后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担心被王书喜针对。

于是,艾米决定主动出击。

她赶回工厂,叫停所有施工。

这些天施工队一直在赶工期,本来大家也都很累,正好乘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对其他人艾米当然不会这么说。

施工队负责人找过来问:

“艾总,这是怎么回事啊,为啥突然停下来,不是说要赶时间吗?”

饮料厂这个项目对施工队来说是个大项目,可以赚不少钱。

更别说施工时候的一些杂事,比如做大锅饭,比如运输建筑废料,艾米都放权给他,他从里面捞到不少好处。

钱不多,但赚了两份比钱更重要的人情债。

艾米为难地看着他。

“本来是很着急,可是……我们饮料厂的材料被上面新来的办事员卡了,材料盖不上章就不能用,说不定饮料厂都没办法办。大哥,你们也都知道,从开工到现在我们已经投了多少钱进去,更别说那些贵得吓人的进口机器,可是人家不给盖章我们也没办法啊……现在只能等材料能办以后再继续动工,不然万一到时候不能开厂,我不就亏得更多了吗?”

“啥?饮料厂不给办了?不可能吧,之前我看镇上面的领、导每天都过来看,巴不得早点修好给乡亲们提供就业机会呢,咋说不给办就不给办啊?”

艾米和明珂都是过过苦日子的人,不存在说当老板就看不上底下干活的,因此对来工地干活的人态度都特别好,每周还会买两次肉给大家添菜,可以说家里条件不好的人在工地上吃得比在家里吃的都好。

早上干活的时候还有工友在和负责人说,以后要是能行也想来这里找个工作。

“唉,我也不知道啊,今天去盖章的那个办公室换了人,好像是新来的领、导,就是不给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