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柳青青

画的是一个十分抽象的火柴人,说是火柴人都是抬举了这女人的画工!

就这画工,就算是那位本人来了估摸都不知道这是画的他自己。

“就这?”白无常抽过她手中的那张画,然后抖了抖,一脸匪夷所思地问道:“你上过幼儿园没有?”

女人难为情地点头,干巴巴地道:“上过。”

“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比你画得好。”白无常瞪眼,一双细长的凤眸愣是被他给瞪大了两圈,“就你这画像,画中人就算大刺刺地站在我们跟前我们都认不出来好么。”

女人更难为情了,她已经算是超常发挥了,可她是真的没有画画这方面的天赋啊。

白无常见她一脸难为情的模样,泄气般地看向大堂里的其他人,问道:“还有谁画好了的?”

大堂里安静了一瞬,而后又有几个迟疑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画,可白无常一眼扫过去后就发现,这几个家伙跟这个女人的画工简直是一脉相承,画的都是火柴人!

白无常都把自己给气乐了,感情这家店里的人都只会画火柴人么?

祁渊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突然伸手用指尖点向了女人的眉心处,“闭眼,别动。”

原本这女人见他抬手后还被吓了好大一跳,以为自己终于惹怒了这位冥主大人,结果一听这话后,立刻老实地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了。

祁渊的指尖在快要触及她的眉心时又顿住了,而后就见他的指尖溢出了一缕黑丝,轻飘飘地就钻进了女人的眉心,就只有这么眨眼的功夫,那缕黑丝就又被抽了出来。

黑白无常诧异地看着祁渊抽出来的黑丝,还不待他们开口询问,就见祁渊轻轻地动了动指尖,黑丝慢慢悠悠地拢成了巴掌大的圈,跟着就见这个圈里渐渐地多了一些影像出来。

看着圈里渐渐出现了一个男人平平无奇的脸后,一直闭着眼睛一动不敢动的女人才听见祁渊淡声问道:“挣开眼睛看看,是他吗?”

女人迟疑地睁开双眼,先是直愣愣地看着那个能显现出影像来的黑圈露出了惊奇的神色,而后又飞快地反应过来,激动地指着圈里出现的那个男人,道:“就是他。”

祁渊闻言后没说什么,也没再关注那个男人,而是轻轻一挥手,瞬间抹去了那个能够显现影像的黑圈,然后径直朝大门口走去。

“少帝?”黑白无常二人一愣,连忙追了上去,问道:“您不将那个男人的影像发布出去么?”

“一张假脸,发出去了也找不到人,何必?”祁渊淡淡地道,又回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黑白无常二人,接着道:“不必跟着我了,我要去找地藏王一趟,你们带人在城中再转悠几圈,以防城中还有被毒感染的阴魂作乱。”说完,他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小会所,淡淡吩咐:“这家店暂时先封了,店里的人也先让人看着。”

“是。”黑无常闻言后立刻停了下来不再跟着,而白无常却贱兮兮地道:“地藏王已经在无间炼狱里闭关好一阵子了,要不属下同您一道去吧,一阵子没见,倒是挺想他的。”

祁渊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既然如此,那不如你就去无间炼狱一直陪着他闭关如何?他什么时候出关,你再什么时候一起出来?”

白无常:“......”

倒也不必。

他瞬间躲到了自家小黑的身后,再也不提要一起去看地藏王了。

......

......

帝都,轩辕山庄。

轩辕天歌这一觉一直睡到下午2点过才醒来,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看向了自己的智脑,不过在发现上面并没有谁给自己来电之后,她又重新躺了回去。

没有来电就说明总部那边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她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侧头看向了另一边,只见小乖正安安静静地坐在枕头上背对着自己,而它的面前还支着一个小平板,里面正播放着动画片,大概是担心会吵醒自己,小乖就算是悄悄看动画片都开的静音。

轩辕天歌见状笑了一声,伸手用指尖轻轻戳了戳小乖。

正看得入迷的小乖这才一脸茫然地转过身,后知后觉地发现她醒来了后,立马高兴地呀了一声。

“下午好呀。”轩辕天歌抱过它,埋头轻轻吸了一口,笑道:“小乖真乖,把声音打开吧,没有声音你都看得这么起劲的么?”

小乖又呀了一声,见她醒来后果断地打开了小平板的声音,动画片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

“你继续看。”轩辕天歌掀开被子起穿,趿着拖鞋朝洗漱间走去,边走边道:“我先洗漱去了。”

小乖迟疑地看了看小平板里播放的动画片,又看了看走进洗漱间里的轩辕天歌,大眼睛里闪过了一抹挣扎之色,最后轩辕天歌的重要性还是战胜了动画片对它的吸引力,它果断地放弃了继续看动画片,然后一蹦一跳地追去了洗漱间里。

轩辕天歌正开了水在准备刷牙,瞧着一屁股蹲在洗漱台上的小乖,忍不住笑道:“你跟来做什么?去看动画片呗,等我洗漱完了,再带你下楼去。”说完她又疑惑地看着小乖问道:“你早上还有中午吃饭了吗?”

“呀呀呀————-!”

小乖一边呀一边在洗漱台上轻轻地蹦跶,仿佛是在同她比划着什么。

然而轩辕天歌着实看不懂它这是在表达什么意思,无奈地道:“抱歉啊,我还是听不懂。”

小乖立刻泄气,大眼睛无辜又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你要是能说话就好了。”轩辕天歌遗憾地对它道,但又怕小家伙伤心,立马又安慰道:“不过不会说也没关系,等咱们相处的时间再长一点,默契培养了出来后我就能听懂你在表达什么了。”

小乖安安静静地看着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但轩辕天歌却越看它越可爱,一边刷牙一边都忍不住拿手去揉它。

等轩辕天歌洗漱完之后,这才抱着小乖下了楼,手里还不忘带上了小乖看动画片用的小平板。

这会儿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但因为她的提醒,家里的几个哥哥居然全都在家。

轩辕天澈没骨头似的躺在沙发上,脑袋还枕在纪恒璟的腿上,一边懒洋洋地往游戏,一边正在跟纪恒璟说着什么。

轩辕天凌和轩辕天寰分别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两人都低着头,手中各种拿着一个小平板在看什么。

听到她小楼的脚步声后,几人同时抬头看来,轩辕天寰立刻放下小平板对下楼来的轩辕天歌招招手,笑道:“醒了,饿了没?青姨一直在厨房里守着给你煨汤呢。”

说完就冲着厨房那边喊了一声,“青姨,小六醒了。”

厨房里立刻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好,让六丫头先坐着,我马上将汤端出来。”

“谢谢青姨。”轩辕天歌嘴甜地应了一声,然后十分不客气地挤到了大哥和二哥的中间坐下,看着他俩方才正在看的小平板,问道:“大哥二哥,你们在看什么呢?”

“新闻。”轩辕天凌将手中的小平板递给她,指了指屏幕上正打开的一条新闻,简言意骇地道:“今儿早上的发出的通知,在各大平台都刷屏了,说是在市内发现了一种类似狂犬病的传染病,提醒市民尽量不要外出,现在好多公司和单位都已经放假了。”

“嗯?”轩辕天歌将小乖放在腿上,又接过轩辕天凌手中的小平板,仔细看着上面的新闻,道:“这次上面的动作挺快的啊,新闻发布出来后,群众有什么反应?”

“反应还好,只是花街区闹市的那件伤人案又被重新翻了出来。”轩辕天寰在一旁解释道:“再加上今天发布的这条新闻,正好串联了起来,群众都挺配合的。”

“如今市里的所有警局都出动了,警察们都已经在街上巡逻了大半天了。”轩辕天寰继续道,又朝轩辕天凌努了努嘴,接着道:“你二哥他们也接到了随时待命的通知,你要再下来得晚点,说不定他就已经走了。”

轩辕天歌侧头看向二哥,问道:“二哥,你要回麒麟了?”

“嗯。”轩辕天凌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小平板上的时间,“等车过来接。”

“那你记得带上九九他们。”轩辕天歌提醒道:“我看狐十一和狐十二就不错,将他俩给带上吧。”

“行。”轩辕天凌拍了拍她的脑袋,也没有拒绝。

对面的轩辕天澈却一翻身坐了起来,笑眯眯地道:“带什么狐十一和狐十二啊,正好我闲着也是闲着,我跟着二哥去麒麟就好了呗。”

他是想去麒麟玩,可轩辕天凌却十分的嫌弃弟弟,直接冷声拒绝:“不必,狐十一和狐十二就够了。”

带上老四就相当于还要带上纪恒璟,他还不如就带两个保家仙呢,这两人凑在一起,无时无刻不在发狗粮,而且还是不分时间也不分场合,麒麟里大部分都是单身狗,把他俩带过去,那些单身狗们还不得造反么?

轩辕天澈遭到来自二哥的嫌弃,顿时生无可恋地又躺了回去,不满地嘟嚷:“我都显得在家里要种蘑菇了,让我去麒麟玩玩又怎么了?二哥真是越来越小气了。”

小气的轩辕天凌轻轻地哼了一声,完全不为所动。

“四哥,你要是真闲的无聊,不如待会儿和我一起去六道吧。”轩辕天歌却一点儿都不嫌弃自家四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可她这笑容一看就不怀好意。

要是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轩辕天澈就白当她的四哥了,他一眼斜过去,嗤笑道:“小丫头,你会有这么好心?怕不是想拉我过去给你当帮手吧?”

“哎呀,四哥。”轩辕天歌故作一笑,假惺惺地道:“看破不说破啊。”

看破还说破的轩辕天澈哼笑了一声,不过他是真的闲得能种蘑菇了,哪怕明知道这小丫头是想拉自己去做苦力,但他也愿意啊,所以装模作样地想了想,才故作一脸勉强地道:“行吧,看在你可怜的份儿上,我和阿璟就去帮帮你。”

轩辕天歌也不得了便宜就卖乖,当即笑眯眯地点头,“谢谢四哥、四哥夫。”

“小六,来喝汤。”

一直守在厨房里的女人端着一盅热汤就出来,这个女人穿着一身青色的长裙,美艳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若说她二十岁,有人会相信,可要说她三十岁,有人也会相信,在她的身上有着一种很特别的气质,像是那种经过时光沉淀后的韵味,如同一坛美酒,醇厚而醉人。

“青姨!”轩辕天歌立刻起身,朝女人飞扑了过去,然后撒娇似的抱着女人,甜腻腻地道:“青姨有没有想我呀?我可是很想青姨的。”

青姨本名就柳青青,虽说她看着年轻,可却是看着轩辕家这一代孩子出生长大的,即便是霸道总裁如轩辕天寰,冷漠冷面无轩辕天凌,在见到她的时候也是恭恭敬敬地喊一声姨的。

“小丫头,这小嘴是越来越甜了,都快赶上小五那丫头了。”柳青青乐得不行,将手中捧着的汤放在了餐桌上后,才伸手抱住撒娇的轩辕天歌,别看她一副温柔似水的模样,可当她挑着眉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后,却意外的多了一种妖异又飒气的风情,“你是想青姨了,还是想青姨的手艺了?”

轩辕天歌嘿嘿一笑,“都想,都想的,不过最想的还是青姨。”

“鬼丫头!”柳青青伸出兰花指,用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的眉心,嗔笑道:“赶紧撒手,里面饭菜都热好了,我去给端出来。”

“我自己去。”轩辕天歌立刻撒开了手,自己往厨房里走去,“青姨辛苦了,哪能再让您去端啊。”

然而柳青青还是跟了进去,“小心烫,你别去端,还是我来。”

二人一前一后端着饭菜出来,客厅里的轩辕天凌却接到了电话,接他回麒麟的车已经到了山庄外面他起身就准备要走。

结果柳青青放下餐盘之后,突然喊道:“老二站着。”

轩辕天凌诧异的看了过来,疑惑地问道:“青姨,怎么了?”

柳青青笑了笑,一边摘下身上的围裙,一边道:“今儿青姨陪你一起出去,等着啊,青姨先去洗个手。”

轩辕天凌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就连轩辕天寰和轩辕天澈都惊讶地看了过来。

他们这位青姨平时可是很少出门的,更别说还要陪着老二去麒麟了,兄弟二人对视一眼,然后齐齐从沙发上起身走了过去。

纪恒璟一脸莫名地跟蹲在茶几上同样茫然的小乖对视了一眼,然后又同时看了过去。

柳青青从厨房洗了手出来,一瞧见站在一起的轩辕家兄妹,顿时乐了:“怎么都过来了?”

轩辕天寰皱眉扫了一眼老二,又看向柳青青问道:“青姨怎么想起要陪老二一起出去了?”

“这不是闲着没事儿了么。”柳青青笑道。

轩辕天澈却没有大哥那么含蓄,而是直接问道:“青姨,你是不是感知到了什么?所以才要陪着二哥出去?”

“青姨,二哥最近会有危险么?”轩辕天歌也紧张地询问。

反倒是当事人轩辕天凌最为淡定,只静静地看着柳青青,等着柳青青给个解释。

柳青青却是眯眼一笑,“小孩子家家的,瞎猜什么呢,青姨就是想出去活动活动,哪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一瞧柳青青的模样,他们就知道她是不想说原因了,但轩辕家的几兄妹更担心了。

柳青青扭着腰走近,一把拽住轩辕天凌的胳膊,笑道:“别瞎想啊,你们青姨还能活蹦乱跳的也就这两三月了,等这天儿一冷呀,青姨就又得睡上好几个月呢,趁着有时间,我就想出去多走动走动,何况......”她一眼斜飞过来,说不出的妖冶妩媚,“有青姨在呢,老二还能出什么事儿!”

不等几个小的再开口,柳青青直接拖着轩辕天凌就往外走去,边走边道:“别愣着了,来接你的车不是等在外面了么?赶紧走吧。”

瞧着柳青青拉着轩辕天凌离开,轩辕天澈小声儿地对大哥和妹妹问道:“你们相信青姨的说词吗?”

轩辕天寰:“不相信。”

青姨那话明显是在骗傻子呢。

轩辕天歌:“我也不相信。”

青姨平时多懒啊,连院子都不愿意多出去,更别说去外面了。

可不相信又如何?青姨不肯说,还拉着轩辕天凌就要走,他们也无可奈何。

轩辕天歌想了想,立马追了过去,“青姨、二哥你们等等。”

正要走出门的二人同时回头看来,轩辕天歌追上去,又凭空拿出了一片拇指大小的金闪闪羽毛,然后仔细地同红线穿好,垫着脚就戴在了轩辕天凌的脖子上,“二哥把这个戴上再走。”

柳青青瞅了一眼那金闪闪的羽毛,笑道:“小丫头也不怕疼,连软羽都扯了一根下来呢。”

轩辕天歌闻言呲牙笑,“以前掉的,不是刚扯的。”

柳青青顿时笑得花枝乱颤,等轩辕天歌给轩辕天凌系好了之后,方才笑睨了她一眼,“现在放心了,我和你二哥可以走了吗?”

“走吧走吧。”轩辕天歌摆摆手,“青姨慢走,二哥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