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15

张扬在后面听到了鹿楚的话,本来忐忑的心瞬间轻松不少。

她说她没谈恋爱,自己就还有机会。

虽然在学校里老师就说了这次封闭集训会很严格,但大家万万没想到,到了目的地后,他们所有的行李都会被一一检查。

什么小风扇、吹风机、小电饭锅、化妆品……全都要被收起来。

而且每个人的手机都要上交。

在上交之前允许他们给家里通知说自己的手机要上交,也提醒了他们记下电话来,这里会有座机供他们联系家里。

鹿楚拿出本子来记下了梁璟的号码。

母亲的不用抄,她早已经背的滚瓜烂熟。

然后她就给母亲和梁璟分别发微信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梁璟很快就回了她的微信:【接下来的十二天就没有办法联系小鹿姐了是吗?】

鹿楚飞快地点击手机屏幕敲字回他:【我可以联系你,这里有公用电话,我会每晚给家里打电话。】

梁璟发过来一个字:【好。】

等到检查都过关手机也上交后,鹿楚便拉着行李箱去了四人宿舍。

因为所有学生都按照姓氏首字母排序分宿舍,鹿楚和江爽被分到了同一个宿舍里。

这场集训堪比军事化管理,对他们在时间上严格要求,而且专业导师讲课的节奏也很快,稍微一不留神就会跟不上思路。

鹿楚每天都过的紧张而充实,不仅感受到了这次竞赛的竞争激烈,高三的紧迫感她都已经感受到了。

人在忙碌起来的时候,永远都觉得时间过的飞快。

眨眼间鹿楚就已经集训了一个星期。

这天晚上九点钟,下了晚自习后鹿楚正要去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人就被江爽拉住。

江爽神秘兮兮地递给她一个小盒子,鹿楚轻蹙眉一脸茫然。

她不解地问江爽:“这是什么?”

“是什么你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江爽嘴里含着根棒棒糖笑吟吟道。

鹿楚也没含蓄,直接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条精致的守护星手链。

鹿楚更疑惑:“你送我这个干嘛?”

“今天七夕啊姐妹!”

鹿楚失笑:“啊?七夕怎么了?”

江爽眨巴眨巴眼,看鹿楚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无奈叹了口气,开始撇关系:“其实这不是我送的,有人托我转交给你。”

鹿楚瞬间拧起眉,心里有些猜测的她把盒子盖上,想要还给江爽,江爽却后退一步躲开。

“江爽,”鹿楚很无奈地喊她,略带请求道:“你拿回去吧,我不能收……”

话音未落,江爽就跑开,只留了一句话给鹿楚:“我只管送不管还的。”

鹿楚捏着盒子,十分无奈,只能先跑去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回到宿舍再找凉爽解决这个礼物的事情。

.

梁璟从吃过晚饭就把轮椅停在沙发旁边,守着座机等鹿楚的电话打来。

然而,平常九点零五分就能准时打过来的电话今天却迟到了。

梁璟心不在焉地垂头翻看着手机,打开微信和鹿楚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一个星期前。

他焦躁心急,几乎要坐不住,手指在键盘上方停留着,鬼使神差地发了一条微信出去。

【RllL:小鹿姐?】

刚发出去不到一分钟,随即又慌慌忙忙点了撤回。

发了又能怎么样,她根本看不到。

梁璟隔几秒钟就看一眼静悄悄的座机,宋芝泡了杯柠檬水端过来给梁璟,像是看出了他的焦急,温声安抚他说:“别着急,再等等,楚楚可能被老师叫住耽误了点时间。”

梁璟心下一惊,而后才意识到宋芝虽然一眼看出了他在等鹿楚的电话,但她的话里并没有其他深意,这才慢慢暗自松了口气。

同时又懊恼唾弃自己根本无法管控这颗心。

他对她的在意,别人一眼都能看出来。

梁璟抿住嘴唇,手指攥紧,挫败又慌张。

就在他厌烦的情绪几乎要盈满胸腔时,电话铃响了起来。

梁璟瞬间就抓起了听筒,处在变声期的男生嗓音有些低,他喊了声:“小鹿姐。”

对面笑了下,回唤道:“小璟啊,我就知道是你。”

鹿楚笑着问:“你是不是每天晚上都提前在电话旁坐好等我打过来?”

梁璟不自觉地心跳快了些,很诚实地应:“嗯。”

鹿楚轻浅的笑着顺着电波蔓延过来,钻进他的耳朵里,惹得他的心都酥麻起来,全身仿佛通了电流一般,每一个细胞都瞬间苏醒。

“今晚吃的什么?”鹿楚随意而轻松地问道。

“剁椒鱼头,红烧肉,清炒竹笋。”梁璟一一说了出来。

鹿楚很羡慕地叹了声,说:“我也好想吃。”

“还有五天。”她有些开心道:“再有五天我就回去啦。”

“嗯。”梁璟低应。

他每天都在数着日子过。

今天竹篮子里的牛轧糖还剩五块,距离小鹿姐回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可是没有人知道,他也越来越痛苦了。

“最近睡眠还好吗?”鹿楚关切地问梁璟。

“还好。”他撒谎道。

“情绪呢?”

“也还好。”

“那就行,等我回去好像也到了该带你去医院复查腿伤的时间。”鹿楚对梁璟轻声道:“到时候我陪你去复查。”

梁璟说:“好。”

不管鹿楚说什么,梁璟每次都乖乖地应,格外听话。

但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做到鹿楚说的所有。

“不早了,小璟你把电话给你宋阿姨,我跟她说两句话就得回宿舍了。”

“提前跟你说声晚安,今晚也要睡个好觉知道吗?”因为时间紧迫,鹿楚说话的语速都变快了许多。

梁璟“嗯”了声,淡声道:“记住了。”

然后就把听筒递给了宋芝。

宋芝和鹿楚简单说了两句就挂掉了电话。

梁璟刚要起身打算回房间,宋芝忽然叫住他,声音温柔地说:“小璟,阿姨想跟你说件事。”

本来想操纵着轮椅回房间的梁璟便没有动,乖巧地说:“阿姨你说。”

宋芝沉吟了片刻,才开口把事情说出来:“小璟,你这段时间是不是晚上睡不着,白天才会睡会儿?”

梁璟低下头,没说话。

“白天睡还会做噩梦吗?”宋芝看着他问。

梁璟抿紧唇依旧沉默着。

宋芝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答案,她只是选择用疑问的语气说出来,显得稍微委婉一点。

“小璟,”宋芝话语轻柔道:“你愿意见见心理医生吗?”

梁璟的身体紧绷,手指攥成拳头。

“阿姨知道有个心理医生,人很好,我们去找他看看好吗?”

半晌,梁璟才晦涩地回她:“对不起阿姨,让你为我费心了。”

宋芝心疼地轻皱眉,刚想说不用对她道歉,梁璟就又寡淡道:“让我考虑一下可以吗?”

宋芝心底稍微放松了一点。

至少没有直接拒绝。

“好。”宋芝笑着回。

.

鹿楚挂掉电话后回到宿舍就把那个盒子放到了江爽的床铺上,然后就去水房洗漱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和平常一样一分一秒地流逝过,眨眼间就到了鹿楚竞赛结束要回家的时候。

竞赛结束的前一晚,鹿楚晚上回到宿舍不断地打喷嚏,江爽担忧地问:“楚楚你怎么了?不会是要感冒了吧?”

宿舍里的另一个女生也说:“这两天变天,注意点吧,听说明天还有大雨。”

鹿楚用卫生纸擦了擦鼻子,略带鼻音道:“可能有点着凉,没事。”

……

梁璟这晚躺在床上,听了一夜的风雨。

零点一过,就是母亲的生日。

他还小的时候母亲为了稳住事业,不得不只身一人带着他去了南方的城市生活,父亲因为医生这个职业,也不便离开这里,一个人照顾着比他大三岁的姐姐。

这些年来,一家四口常年分开,只有在节假日才会团聚在一起,但感情一直都很好。

车祸发生的那一天,正是他和母亲搬回明城来生活得日子。

本以为从今以后,母亲在明城的总公司上班,他也转回和姐姐同一所中学读书,一家人就再也不会分开。

然而,天降灾祸。

梁璟因为从小就跟在母亲身边长大,对母亲的感情最深,所以就导致现在更加痛苦不堪,无法自救。

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堵闷难受到感觉自己呼吸不畅,他丝毫没有办法。

往年每到这一天,哪怕父亲和姐姐不能和他们团聚,他们一家四口都会开视频的。

他会给母亲买生日蛋糕和生日礼物,会给母亲唱生日歌。

只是全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都已经变成了他人生里的回忆。

梁璟睁着眼眸,黑暗的房间里每一个细小的声音都被无限放大,他的呼吸和心跳清晰地响起,这些他还活着的证据,混在窗外的雨声中,不断地回荡在他的耳边。

他一遍遍地默念着“对不起”,自责和愧疚像残酷的刑具一般折磨着他。

让他本来就伤痕累累的心更加遍体鳞伤。

煎熬了整晚,终于迎来了白昼。

但痛苦并没有消失。

尽管已经风停雨骤,可依旧没有太阳。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压顶。

梁璟坐在床边,望着窗外暗黄的天气,过了会儿才站起来,缓慢地绕到床的另一边,坐到轮椅上出卧室。

宋芝这几天其实有好几次想问问梁璟有没有考虑好,但又怕把他逼的紧了,反而适得其反,于是就耐心地等着他主动开口。

但这孩子说考虑一下仿佛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早上吃过饭,在要离开家前宋芝终于又问了问梁璟:“小璟,看心理医生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梁璟垂下眼,手有些用力地攥着轮椅的扶手,低声对宋芝说:“阿姨,我会好的。”

“其实也没什么,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就没事了,你别担心。”

宋芝知道梁璟这是在拒绝了,她暗自叹了口气,心里想着等楚楚晚上回来再具体讨论劝劝梁璟,便没再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只是温声嘱咐他:“你小鹿姐下午就回来了,估计傍晚到家,小璟在家里等她吧,晚上我下班后回家来接你们,咱们出去吃。”

梁璟不明情绪地应:“好。”

可是,这天傍晚,鹿楚拖着生病的身躯昏昏沉沉回到家,发现家里空荡荡的,并没有梁璟的身影。

鹿楚找遍了所有角落,都没有他。

所有衣服行李都在,拐杖也在,家里所有的一切都如常。

只有他和轮椅没了踪影。

放在阳台的画板上还有一副他画好但没有放起来的画。

画的右下角处有一点弧形,纸张上画着几根蜡烛,烛光跳跃摇曳,仿佛真的在鲜活地燃烧着。

但鹿楚辨不出他画的是什么,心慌意乱的她也没心思去猜他想表达什么。

她的手机关机了十几天,早就没了电。

鹿楚心里一咯噔,急忙用家里的座机给梁璟打电话,却在听到来电铃声从他的卧室里传出来。

他连手机都没有带。

鹿楚颤抖着手用座机拨通了宋芝的电话。

在宋芝接起来的那一刹那,生病的她用疼痛的喉咙发出沙哑的哭腔来。

鹿楚慌张地颤音哽咽道:“妈,小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