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很可怕

吹风机筒声音止住。

许青停下帮姜禾整理头发的动作,想了想问道:“什么样子的?”

他下意识觉得姜禾是看到什么了不理解的东西,比如某大妈敷着面膜出去拿快递之类路过窗外……

“头发长长的,比我的还长。”

姜禾说着,转过身把自己头发拨到前面,遮住整张脸,解释道:“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

许青皱眉,大半夜的姜禾用长发盖住脸还是蛮有视觉冲击的,“然后呢?”

“然后脸煞白的,特别白,就和……比墙还白。”姜禾指指雪白的墙壁。

“不是吧……”

“还穿着蓝色的,很古怪的那种袍子,袖子有这么长——”

姜禾继续比划。

“停停停!”

许青不淡定了,转头看看客厅四周,结合最近周围闹鬼的传言,忽然就有些心虚。

姜禾到底看见了什么玩意儿?

“……”

“……”

两人大眼瞪小眼,都陷入沉默。

姜禾即使在吹头发,剑也竖一旁靠在椅子腿上。

“咳……那个,鬼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没有那玩意儿,要讲科学——你想想,要是这个鬼东西真的存在,几千年不知道死了多少人,那不挤死了?它们住哪啊,对不对?”

许青试图用科学解释这种事:“你可能压力太大,出现幻觉了,赶紧吹干头发睡觉。”

一个女孩子孤伶伶来到完全陌生的世界,胡思乱想很正常,如果是脆弱一点的弱女子,可能直接崩溃了……

姜禾明显不信他那一套,不过没有多说什么,又转过身去继续让许青帮忙吹头发,手悄悄摸到剑柄紧了紧。

“在我们那里,鬼是很可怕的东西。”她说道。

“在我们这里同样也是很可怕的东西。”

“真的吗?”

“当然。”许青撩着她柔顺的长发,补充道:“但问题是它不存在,完全不可能存在,明白吗?”

“那为什么前几天会有法师抓鬼?”

“因为别人误以为有鬼,其实没有。”

“有的,我看见了。”

“……”

客厅里灯光明亮,许青没由来感觉到一丝凉意。

姜禾这种存在都有了,出现个鬼好像也不是什么离谱的事?

“不知道我的剑能不能伤到它。”姜禾皱着眉,思索在这个危险的世界要怎样自保。

“别说了,搞得和真的一样……明天我找赵叔借一下桃木剑看看能不能借到。”

“好。”

吹风筒呜呜响着,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姜禾一头秀发很快被吹好,站起来甩甩头,还不忘拎起剑。

“多谢少侠。”

“不必多礼。”

许青似模似样的回了一礼,拔掉插头把吹风筒收起来,催促道:“赶紧去睡觉吧。”

“我……”

姜禾欲言又止,纠结片刻摇了摇头,回去自己房间。

客厅灯灭,过一会儿许青想起来自己还没洗澡,又重新按亮,趿拉着拖鞋进去浴室,里面还残留着一丝水汽,带着点湿暖的温度和沐浴露的清香。

两个人住和一个人住,终究是有很大差别的。

要是独自一人的话,听到姜禾的描述估计会有点怕。

胡思乱想着洗完澡,许青比平时用的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一,擦干身体抱着衣服跑出来,正准备灭掉客厅的灯时,目光扫向桌子上的电脑,他动作一顿,一个想法冒出心头。

……

由杂物间清理出来的卧室里。

姜禾听着外面动静,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剑放在手边,本来这时候该练一下剑然后睡觉的,可她一点也不想动。

床头整整齐齐地叠着几摞衣服,都是许青帮她买的,虽然样式在她看来有些古怪,不过总比在大街上看到的那些短裙短裤好多了。

牛仔裤,针织衫,外套……姜禾每次出门都很细心地观察着一切,很确定许青帮她买的都是非常保守的那一类。

少侠是个好人呢……

枕头下面压着一身粗布麻衣,是当初来时穿的那一套。姜禾伸手把它从下面拿出来,放在腿上低头瞧着,手指从补丁上抚过。

这衣服比起现在身上穿的,肩膀微有些窄,袖子也短许多,粗粗的布料摸上去很糙实——

如果还在寨子里,二娘应该要给她把这衣服再裁改一下了吧?补上一截儿袖子,衣领也要再松一些。

大当家的……二娘……

“武艺是打出来的,别怕疼!谁瞧不起你就使劲揍他,揍到服为止,就没人敢惹你了!”

“……小姑娘家家的连缝衣服都不会,整天舞刀弄剑的,看以后怎么嫁的出去……来试试这衣服怎么样,不合适拿回来我再帮你改。”

不过一个多月,却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隔了一千多年啊。

姜禾摩挲着麻衣上的补丁,长长叹了口气,理理思绪把衣服收起来,抬手抄起旁边的剑。

不管身在哪里,终究是要活下去,好好活着。

这个危险的世界……

她下定决心,练好武艺对抗那披头散发的鬼东西,正待练剑。

笃笃笃。

房间门响。

持着剑过去打开门,姜禾微微怔了一下,许青正黑着脸站在门口。

“你过来。”

见姜禾开门,许青没多废话,转身回到桌前,指着电脑道:“你看到的是这个?”

他刚刚就觉得哪里怪怪的,洗完澡打开电脑,都没关机,只是被合上了进入休眠状态,再看一下播放器记录,嚯。

山村老尸。

姜禾紧张地握紧了长剑,“对,就是用监控看到的。”

“……”

许青嘬牙花子,不知道怎么解释千里眼是千里眼,视频是视频,监控是监控。

他这做up的D盘里整整三百多个G的各种视频电影,要让姜禾这么看下去,妥妥的高武世界,科学个屁!

瞧着姜禾惊惧的眼神,许青又好气又好笑,当初小时候他也被楚人美吓得不敢上厕所来着……

“算了,你先睡觉,明天再和你解释。”

“如果半夜……”

“放心,什么事也没有。”许青打断道,晃动鼠标点一下叉叉,“好了,我把她封印了,安心睡吧。”

姜禾纠结片刻,看他一脸轻松的样子,才稍稍放心,抱着剑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