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信息量有点大

千万别低估陈林芝想要做好生意的决心。

回了家以后,他确实躲在房间里拆开一双丝袜,打算试试要用多久才能穿坏。

等到对质量有个大概的数,再问清楚运费以及关税等问题,就可以带着报价去跟沃尔玛总部的采购专员们谈生意。

不提是否猥琐了些,起码态度挺端正。

有些好好做生意的样子了。

只不过穿完照照镜子,陈林芝终究没能抗住,捂脸不忍直视自己的黑丝毛腿,当场败退。

殷蛰也跟他一样,难以接受。

帮朋友的心没有变,只是这事太过于难以接受了些,拎着双被他穿过的黑丝袜走出卫生间的门,看脸色仿佛瞬间苍老五岁,不再纯洁了。

他见陈林芝出门,抹了把脸,语气感慨万千:“这事吧......我真没法帮你,要不然花钱请我家楼上小娘们,穿这种丝袜试用几天?”

陈林芝推己及人,很能理解殷蛰的想法,爽快赞同道:“行,花钱就花钱吧,不该省的绝不能省。这附近我不认识谁,宋月纹又去了港城,你到你家那问问,认识的邻里街坊当中应该有不少女人。”

这事比较难开口,然而和自己穿蕾丝丝袜相比,殷蛰果断点头赞同,接着告诉说:“我现在就去,给个五美刀、十美刀就行,她们还白得一双丝袜,肯定有人愿意答应。”

陈林芝送出烫手的山芋,心情轻松不少。

两人分头行动。

殷蛰带着几双样品袜子回了家,陈林芝则赶去码头询问集装箱的托运价格,专门找到虞大小姐手底下的货轮运输公司,想着肥水不流外人田。

价格方面按照市场价就行,没必要因为点运费钱,欠下虞洛琦一个人情。

终究和她非亲非故,别人已经帮到这份上,分两次追讨回十五万美金,假如陈林芝再不识好歹蹬鼻子上脸,丝毫不拿自己当外人看待,早年积攒下来的一些香火情,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消耗殆尽。

从当前处境来看,陈林芝需要虞洛琦帮忙的地方,可比陈林芝能帮到她的地方多多了......

-------------------------------------

在这1985年初春。

报纸上时常提及“星球大战”这个词,跟星际电影没关系,无非是各种太空武器的研发设想,只停留在纸面上。

放眼整个唐人街,大概只有陈林芝清楚真相,这是美国佬们试图将白令海峡对岸的苏联往沟里带,两国之间的寒冬期不仅漫长,而且丝毫没有冰雪消融的迹象。

战争阴云挥之不去,社会跟陈林芝印象中的大不相同。

就拿唐人街这边来说,警探明目张胆包庇有钱人,收保护费的敢当街提着麻袋装钱,看似一团和气的氛围之中,充斥着大大小小的漩涡,一不留神便会被卷进去,尸骨无存。

陈林芝从小生活在和平年代里,社会秩序一直稳步攀升,随着对岸的发展而愈发健全,甚至到了稳坐钓鱼台,反过头来看一帮老牌发达国家们笑话的程度。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长大,很难接受唐人街现状挺正常,如同时常打打杀杀的老港片,只不过被搬来了现实当中。

出了唐人街,其实世道也没好到哪里去。

没有先进信息传播载体、没有有效的监管机制,导致人们的阴暗面被放大,金钱权力积攒到一定地步就敢只手遮天,体现在方方面面上。

这样的混乱年代让陈林芝感到不适,不过他正尝试着学习融入进去。

上回去本顿维尔镇陈林芝准备得不够充分,这回他准备好了,再次前往位于旧金山郊外的机场坐飞机,深思熟虑过后最终选择单方面联系邓普西先生。

这位在沃尔玛采购部门工作的小管理,绝不是个完人,上次吃吃喝喝,醉酒后爱吹牛,事后还把花钱找来的两位脱衣舞舞娘全都带走,总不可能是顺道送她们回家。

这样一个人,成了被陈林芝盯上的漏洞。

他不怕邓普西先生胃口够大,但怕对方公事公办,不愿将订单交给自己,所以出发前特意带了五千美元现金,装进红酒礼盒的软垫下面。

至于怎么送,送多少,都要视情况而定。

这社会先不守规矩,陈林芝也在学着行事大胆些,最坏的局面无非是丢掉沃尔玛的供货资格罢了,算不了什么大问题,然而一旦被他得手,上百万双丝袜、外加无数产自于对岸的低价商品,足够让陈林芝在很长时间内吃喝不愁,源源不断取得收益。

再次来到阿肯色州州府小石城,也再次租了辆豪车。

林肯MARK-VII,出厂时间为三个月前,留着大胡子的店主认出陈林芝,丝毫不提上回扣了他的押金,建议道:

“像你这样的成功人,为什么不试试这辆DMC-12超级跑车?我带你出门转一圈,等听见声音你肯定会喜欢,价格只比这辆林肯贵些。”

陈林芝看看鸥翼门的DMC-12超跑,造型看起来很不错,然而他依然坚定摇头,坐进林肯内说道:“前些日子,我开保时捷911跑了趟加州一号公路,从洛杉矶到旧金山,进市区总共花掉六个多小时,我简直受够了,那些车只适合用来吸引年轻姑娘。”

租车行老板哪能不明白,开跑车跑长途究竟有多难受,跟普通家用车相比,为了追求极致性能,往往会牺牲掉部分舒适性,行驶期间也没有自动挡舒服。

没再劝陈林芝,笑着挥手送他离开,大声提醒说小心点开,别撞坏了新车。

对道路熟悉了,这次陈林芝只用两个半小时,就从小石城赶到本顿维尔镇,又入住上回的酒店,依然遇到一批前来推销的陌生人。

前台有人记得陈林芝,当地的亚裔面孔比较少见,等他来到前台处,一位棕色头发的年轻姑娘面带微笑提醒他说:“陈先生,你的朋友在一个多小时前打来电话,让我转告你尽快联系他。”

陈林芝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办理完入住手续,进了房间先抽根烟,随后才拿起电话打去宋月纹家。

殷蛰很快接通,没等陈林芝开口询问,就大笑着告诉说:“你可算打来了,我有件事必须跟你说说!”

“......高老板那边有变故?”

“不是不是!你别打岔!”

殷蛰自己先大笑,笑道喘不过气,告诉陈林芝说:“楼上孙姐穿了袜子,你知道跟我说什么吗?接客时候客人撕不开连裤袜,找来剪刀戳到她的腚了,最后全程趴着接完活,看见我时候气不打一处来,跟我讨要医药费!”

信息量有点大,陈林芝听完傻眼片刻,哭笑不得说道:“真敬业,难怪她生意好,回头客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