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动物大迁移,灾难预兆!

五位战神与庞统顿时哑口无言,那些劝阻的话,全部咽进肚子里。

其实他们都知道。

龚博文在玩命。

张狂要救苏婉儿,若真带了人去,那龚博文一旦知道,可以瞬间杀了苏婉儿。

一个武者想要杀普通人能有多简单?

好比捏死一只蚂蚁,只需要不到一秒的时间。

张狂不敢赌。

蓦然间,五位战神与庞统,只能战战兢兢目送张狂离开,连追上去的勇气都没有,那抬起的脚步也戛然而止在半空,迟迟不敢落下。

最终,几人叹息,相识一眼,均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力。

“怎么办?若大人出事,夏国谁去镇守?血屠戮,军师,那些强大的敌人,谁去对付?战神殿谁来率领?”

庞统也着急,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

话没说完,镇国战神叶君临冷眼扫向庞统,道:“别提什么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夏国本不该遭此磨难,当年要不是上面听信谗言,把大人的忠心耿耿,怀疑成要谋反,最后只能功高盖主,杯酒释兵权。”

“若没有五年前那件事,无敌的兵圣大人,依旧无敌,夏国谁敢来犯?说到底,就是自己作死。”

“苏婉儿,咱们的夫人,当初救了大人,对大人而言有救命之恩。大人与苏婉儿发生关系,成婚,生下孩子,这么多年也因为大人承受不少委屈和折磨。”

说到这里,镇国战神叶君临眼中有凄凉之色闪烁。

“我们几个,谁不是以赘婿的身份过来的?谁没有体会过那种心酸,想公开身份为自己的女人撑腰,又各种无奈,还别人不理解。”

不败战神杨辰、天策战神项少龙、修罗战神江策,三位战神均是有所感受,纷纷点头。

似乎战神都有一个宿命,那就是当赘婿。

他们几个都是当过赘婿的,自然明白张狂如今的感受。

镇国战神叶君临,又道:“夫人为大人付出了那么多,为大人生了孩子,给大人带去幸福。先不说夫人对大人的救命之恩,就说夫人为大人在鬼门关走了一遍生了个孩子,大人就应该去救夫人!”

“自己的女人遇难了,谁能做到波澜不惊?所以,就别妄自增加什么压力给大人了,说实话,从头到尾,大人都没有对不起夏国,是夏国对不起大人。”

“现在,让我们相信大人吧,他可是无上兵圣,统御千军万马的军中之神,他是无敌的,也是战神殿的主人,他不可能有事。我们的任务就是为大人免去后顾之忧。”

其余四位战神均是神情坚定。

“从现在开始,没人能跨越我们几人的防御,想伤害大人的家人,除非从我们的尸体上踩过去。”

这,是目前最坚固的防御了。

想要同时打败五位战神与几大统领,还要打败成千上万拥有现代高科技武器的战将们,几乎不可能。

……

不知什么时候,杭城再次下起了鹅毛大雪。

而这一次的雪,与前两日不同。

前两日大雪纷飞,还有鸟类停靠,动物们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让今天飞起来的鹅毛大雪,却让所有动物瑟瑟发抖,恐惧不安。

人们认为动物很冷。

但有专业的兽医表示,动物们,是在本能地害怕。

至于害怕什么,为什么会害怕,没人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同时,杭城的新闻记者在报道这特殊的天气时,忽然发现好多鱼池里面的观赏鱼纷纷拼命地跃龙门,想要离开,甚至不惜自杀身亡。

包括杭城的蚂蚁、蜘蛛、蛇类、蟑螂、老鼠、猫、狗……

等等等等。

那些没有家的动物,都在疯狂地离开杭城,似乎杭城有什么怪物要降临一般。

这一现象,被记者拍下来上了新闻,引起杭城市民高度关注。

动物大型迁移,这是不好的预兆。

一般都是预示有大灾难!

有人猜测是地震,有人猜测是泥石流,等等等等猜测。

好多不安的杭城市民,连忙开车离开,坐飞机离开。

害怕,是会传染的。

那些不信邪的人,看到这么多人逃走,也都尝试离开。

而那些意志一直坚定的市民,当看到被关在屋内的狗拼命撞门直至死亡都要离开家门,那些圈中猪羊,拼命奔跑,哪怕死,也要离开时。

人们,彻底慌了,纷纷要离开杭城。

但半个小时过去,杭城没发生什么事情,而导致动物害怕,拼命逃走的原因是什么,根本没人知道。

此刻,杭城的中心地段,白蔷薇身穿白色旗袍与几名手下出现在这里,她那纤纤玉指抬起,接住了空气的白雪,她蹙起秀眉,心里满是疑虑。

“雪中,有煞气?你们有没有感觉到,整个城市都好像笼罩在煞气之中。”

几名手下额头早就已经是大汗淋漓,面色有些苍白,纷纷点头。

“主人,是这样的!一股令人心悸的煞气,竟然影响天气,让杭城都被笼罩在其中,到底是谁有这么强的煞气!”

白蔷薇心里咯噔一下,她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张狂。

她便立刻联络张狂,发现联络不上,接着他又联络韩雪,一番了解后,才得知来龙去脉。

当即,她愤怒无比,一拳打在石柱上,那石柱留下一个拳印。

“混蛋!惹怒谁不好,惹怒我哥哥,真是找死!也好,让这混蛋见识一下地狱的风景,才能明白,这个混蛋招惹的是一尊什么修罗杀神!”

“当唤醒他时,他化身成为修罗,连神明都不敢阻拦半分!”

白蔷薇的手下一脸震惊。

“主,主人!您,您是说,这煞气,是一个人形成的?”

白蔷薇点头,道:“是的。无上兵圣,我的哥哥,他的煞气,足矣。开玩笑,一声怒喝,让千军万马都不敢上前一步,这煞气,能是唬人的?当修罗拦路,谁来谁死,谁敢上?”

“呵呵,关键有一些白痴没见过世面,不信有这样的人就算了,还污蔑哥哥荣耀都是蹭的?呸,不过脑子。”

那白衣杀手,使劲吞咽口水,道:“主人,属下以为,能散发这么强大的煞气,至少是达到十万人的嗜血军团才可以做到!可,可……可竟然是一个人,这太不可思议了!”

白蔷薇没说话了,她只是一脸自豪。

曾经的武道最强者,又岂能是吃素的。

就算受了重伤,实力倒退,那气势,那煞气,却是累积起来,没有消减的。

只是张狂一心葬剑归隐想过平淡日子,才隐藏这份煞气,这气势。

就好比是宝剑藏匣,不露锋芒。

如今,宝剑出匣,锋芒毕露。

谁人,敢挡?

同一时间,韩雪在车内看到天空再次下雪,并能感受到一股沉重的压力,那煞气让她浑身难受,她便知道,张狂怒了。

“诶!”

韩雪叹气,伸手出窗外,接住一些雪花,眼中满是冷凛之色。

“杭城的天,又变了。龚博文啊龚博文,你以为你吃定了大人,殊不知,你唤醒了一尊修罗杀神。如今杀神已睁眼,嗜血而来,你当如何应对?”

说罢,韩雪看到杭城路边的许多树木,她露出一抹说不明道不清的笑容,丢下最后一句话。

“杭城的土壤有大量肥料了,这树木,应该会长得更大更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