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抢”金币【06】白术:我,世界第一牛

顾野半蹲下身,肩膀宽阔结实,外套搭在身上,连线条都是锋利笔挺的,莫名让人有安全感。

白术盯着顿了两秒,才倾身趴在顾野的背上。

清晨的气温很低,但是,顾野的背是暖和的,挡着凛冽的寒风,有温度一点点传递过来。

白术抿了下唇,将手越过他肩膀,只手揽着他的脖子,然后将下颌抵在他的肩上。

微微侧首,顾野的侧脸轮廓落入白术眼里,俊朗无双。

顾野问:“好了?”

他说话时呵出些微冷气,但很快,就被寒风扯散,消失无踪。

“嗯。”

眼睑掀了掀,白术敷衍地应了一声,视线盯着他的侧脸。

他的耳朵暴露在冷空气里,却没冻红,皮肤偏白,透着一点儿精致感。

侧脸线条流畅,一笔划勾直至下颌,又往下蔓延,顺着锁骨颈线一直没入到衣领。狐狸眼懒懒睁着,睫毛浓密细长,在眸里落下一层浅浅的阴影,颤动时,如同薄薄的蝶翼。

他是偏向于精致的长相。

眉眼鼻唇,搭配得异常协调,隐隐裹着一点清冷疏离感,于是淡化了精致带来的柔气,反而时而会因他的慵懒随意,透着一点硬朗帅气。

顾野站起身。

白术搂着他的力道倏地收紧。

顾野微怔,回头看她一眼,冷不丁跟她琥珀色的双眼对上,莫名觉得心虚,视线立即收回,随后在瞥见她的手指后,用有点儿飘的声音问:“手不冷啊?”

犹豫一秒,白术说:“冷。”

顾野便说:“放哥哥衣服下。”

“哦。”

白术想了想。

她视线从顾野侧脸上移开,落到顾野的后颈。

零度以下的气温,顾野穿得很少。白术心有好奇,悄悄伸出手,扒拉了下顾野的衣领,发现他除了一件单薄外套,里面就只有一件打底衣,薄薄的,摸起来一点儿都不保暖的样子。

“你没觉得冷吗?”白术狐疑地问。

“嗯?”顾野答了一声,“不冷。”

——几次都听他说不冷了。

白术不信,故意将冰凉的手指贴在他后颈,温热的肌肤传递着热气,正常人都会冷得瑟缩一下,可顾野却似是没有察觉,见不到一丁点的异样。

真不冷?

轻轻拧着眉,白术伸出一根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他的后颈。

这下,顾野有反应了,道:“别乱戳。”

动作一顿,白术将肆无忌惮乱戳的手指一停,然后微微蜷缩起来。她撇了撇嘴,“我以为你没知觉。”

话音落,正在走路的顾野顿了一秒,随后,又恢复了正常,似乎那一瞬只是幻觉。

“小脑袋瓜里想什么呢?”顾野似是玩味地说。

轻描淡写。

语调轻松。

像是白术忽然冒出来的疑惑有多“不合常理”。

白术“唔”了一声,似乎非常认真地考虑了顾野的话,然后一字一顿地说:“你啊。”

顾野一窒,差点脚下一滑,带着白术摔倒。

——也不知她打哪儿学来这种拙劣的接话方式。

“别乱接话。”顾野稳了稳心神,故意拉下语调,警告她。

“……”

白术撇嘴,干脆不说话了。

木头。

直男。

活该单身。

过了片刻,白术将脸埋在顾野背上,有点儿受打击。

钢铁直男·顾野却什么都没察觉,回头看了她一眼,连她的脸都瞧不见,只当她起得太早困了,之后也一直没主动开口,以防打扰她。

这一条路不算长。

但是,背着白术一路走过来,也有十来分钟。

顾野干脆没放下白术,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十公里外那一家驴打滚的店名,然后就直接将白术放到车上,自己搁白术旁边坐着。

原本白术还不困,但是,车上开着空调,温度实在让人犯困,她闭了会儿眼,顾野又一直安静着不“吵醒”她,她就真的在车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她似乎靠在了顾野身上,顾野并没有把她推回去。

“小馋鬼,醒了。”

低声含笑的话在白术耳边响起,让白术渐渐从睡梦中苏醒。

她睁了睁眼。

她靠在顾野肩上,一睁开眼,就能见到顾野的脸。

——帅。

稀奇古怪的,白术脑子里蹦出这么个字。

“口水都流出来了。”顾野唇角轻轻上翘,低哑的嗓音里略带宠爱。

“……”

白术一秒清醒。

她下意识坐起身,伸手去摸嘴角,却摸了一个空。

手指顿住,白术意识到被耍了,偏头看去,见到顾野明朗的笑容,眼睛一眨,又觉得方才那一丁点因戏弄而来的怒火,又在这一笑之中荡然无存。

——美色惑人。

白术预感自己要走上“昏君”这一条康庄大道。

“下车。”

冷酷地丢下两个字,白术当什么事都没发生,推开车门就往下走。

殊不知,她刚刚趴顾野肩上睡出的睡痕,还没有消失。几道痕迹落到粉嫩的脸上,加上睡乱后竖起的两根呆毛,又给她本就不够“威慑”的形象,增添了一点呆萌感。

她这形象实在太具欺骗感了。

顾野打心底对白术是很放心的,但是,见到她这外在形象,又忍不住跟在她身边,怕她走路,还牵起了她的手腕。

白术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她的手腕。

——为什么不是手?

“人还挺多。”

正当白术琢磨之际,顾野倏地停下来,跟白术道明了前方的场面。

街上这一家驴打滚的店,已经有些年头了。口碑好、顾客多,每到早餐时间,这里都挤满了人。他们来的时间算早,但赶不上就住附近的大爷大妈,这里排了一条长龙,整整齐齐。

“嗯。”白术目测了一下,便道,“得排个一二十分钟吧。”

“行,我去排。”

顾野点了下头,没有一点推辞,主动揽下排队的任务。

而,在他转身往队伍后走时,白术却反手,将他的手抓住。

“怎么?”顾野眉梢轻扬。

白术抬眼瞧他,一本正经地说:“我是VIP,不用排。”

“……”

顾野惊讶地看了眼排成长龙的大爷大妈。

——人家吃了三四十年的老顾客,都没有成VIP,搞什么特殊待遇。你倒好,统共不到二十岁,还是个土生土长的长宁人,怎么就有VIP待遇了?

——这大概是一家黑店吧。

“走吧。”

白术的手往下,抓住他的手指,然后牵着他往店里走。

而——

一到门口,正在忙前忙后的店老板,没来得及看白术一眼,就说:“去后面排队……”话到一半,抬眼瞧见白术后,微微一怔,然后喜笑开颜,“白队,你怎么来了?要几份啊。”

“两份。”

白术说。

“行。”店老板连忙道,“你们先去里面坐,我马上送过来。”

“嗯。”

白术不客气地应了,拉着顾野往店里走,挺轻车熟路的。

顾野看在眼里,表情挺玩味。

“BW的特权?”他问。

“……算是吧。”

白术含糊地回答。

店老板就是BW的人,所以算不上“特权”,而是合理地给自家人开个后门。

除了驴打滚,店里还卖一些普遍的北方早餐,白术和顾野点了一些,配上两份驴打滚,吃得很愉快。

不过——

他们离开店时,已经快八点了。

走出门后,白术看了眼时间,说:“要迟到了。”

顾野有点意外,“你要去上课?”

白术:“……”

好像也是。

不对。

今天有她的课。

但,她不用到现场。前期是录播,后期是网课。

“今天有白大的课,你去上吗?”白术忽然问。

眼皮一抬,顾野想到那个油腻中年男人,轻啧了一声,略带嫌弃地说:“不去。”

“……”白术面无表情地劝他,“去吧。”

顾野眯眼,“给哥哥一个理由。”

想了半天,白术想了一个比较‘直’的理由,说:“她比你厉害。”

“……”

顾野哑了哑,半晌后,手一抬,在她脑门上拍了一下。

尔后,他抬腿往前走。

摸了下脑门,白术感觉到触觉残留,抬眼去看顾野的背影,跟上,问:“你去哪儿?”

只手放兜里,顾野拉着漫不经心的调子,懒洋洋地回:“看看你‘爹’有多厉害。”

“嗯。”

白术眼睛一亮,认真地点头。

“……”

步伐微顿,顾野斜了一眼她紧跟在后的身影,又笑了一下,抬手在她脑后推了一把,把人带到身侧来。

“你就这么喜欢他啊?”顾野懒懒地问。

“嗯。”

喜欢自己,是一种能力。

白术的嚣张自信,就源于这种能力。

“为什么?”顾野狐疑。

“牛。”

“有多牛?”

“世界第一牛。”

顾野:“……”

我真是看穿了你们这些脑残粉。

未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顾野干脆不问了。

*

顾野和白术并不急着回去。

在街上游荡了会儿,等时间差不多了,才坐车来到学校附近,之后翻墙进了学校。

等他们俩抵达丁班教室时,正好赶上了“白大上课”的时间。

但——

他们预料到能“准时到达”,却没有预料到,教室外人山人海的。

一堆人全都堵走廊了。

“靠,人太多了吧?就不能找一间大的教室么?”

“这场面真是没谁了。”

“让开让开,别挤别挤——”

……

场面混乱一片。

“让一让,让一让,让我出来——”

伴随着一阵熟悉的声音,顾野和白术视线被吸引。刚刚移去目光,就瞧见江南枝从人群里挤出来,脸蛋红扑扑的,挤出了一身汗,看得出这一路确实是艰难。

她抬手擦了擦额角细汗,结果余光瞄见白术和顾野二人,登时眉飞色舞地跑了过来。

“白妹妹,顾野!你们来啦!”

江南枝笑得跟朵花儿一样。

视线往她身后移了移,白术挑眉,真诚地发问:“他们是想排队围殴即墨诏吗?”

“啊,不是……”江南枝磕绊了下,随后笑道,“虽然大清早确实有排队围殴他的,不过那一拨人已经走了,这一拨人是特地来看白大上课的。”

“嗯?”

白术略微疑惑。

她准备了课件和录音,只需要播放视频就可以。想上随时都能上。

——没听说学校只将白大的课程播给丁班的事啊。

“你可能不知道,”江南枝呼出口气,解释,“待会儿是白大第一堂课。虽然每个班都有,但他们最早都排到明天去了。这不,很多人都好奇白大的课嘛,虽然知道他不露面,但还是想早点看一看。”

“他们不上课?”白术莫名其妙。

“他们逃课来的。”江南枝搓了搓手,“如果我师父不是在丁班上课,我也是,哪怕是逃课,都想提前去蹭一蹭。”

白术:“……”

你在轻一杯期间当徒弟时可不是这样的态度。

“白大第一次上课!”江南枝光是想想,两眼都在发光,“听说后期他会直接网上上课,不露面那种。不知道他会不会念在我曾经跟他的交情的份上,在他的课上少划掉我几分——”

顾野挑眉,打断她:“你跟他什么交情啊?”

“师徒!”

江南枝斩钉截铁道。

“哪有徒弟成天背后吐槽师父的?”顾野说得笑了起来。

江南枝的心理素质,说好不好,说坏不坏。

在“轻一杯第三轮”准备期间,江南枝经常被白大折磨得怀疑人生。

每次被白大“指导”完,都要给顾野打电话诉苦,骂上半天后崩掉的心态才能逐渐恢复。

如此反复。

简直都能“精神分裂”了。

“一码归一码嘛,”江南枝认真道,“我仔细想过了。虽然他确实挺不做人的,但如果没有他,我就拿不到轻一杯第三。所以说,他的能力还是有的,我这种知恩图报的人,肯定要好好感谢他。”

白术:“……”

不、不用了。

少当她的面骂几句就行。

于是,白术主动转移话题:“那你挤出来做什么?”

“哦。我们要换教室了。”江南枝说,“因为这阵仗太大,会打扰到丁班正常上课,所以学校临时决定,改一下上课地点,换一间大的教室。丁班坐在前排,后面的位置随便坐,只要不打扰我们上课就行。”

白术:“……”哦。

聊到这里的时候,走廊里拥挤的人群,似乎都接收到了这个信息——

“换教室?”

“白大好大的排面。”

“学校成立这么多年,因为学生太多换大教室的,大概只有白大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