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梁听南开车载着我来到商场,这会儿已是人头济济。

下车时,梁听南说:“咱们先去给你买支手机,然后就去给你买新衣服和生活用品。”

我说:“我有手机就够了,有了网银以后,我就可以自己买东西。而且我其实还想到医院去住。”

梁听南摇了摇头:“傻瓜,李院长可是我的朋友,你说我要不要告诉他,你是我的女朋友?”

他说着,挽住了我的手:“我要是不告诉他,那边去找他求证怎么办?我要是告诉他,那让自己的女朋友住临终关怀医院,我的脸还往哪搁?”

我说:“可是……”

“别可是了,”梁听南笑着截住我的话,“那地方开车去一趟两个多小时,我想接你吃顿中午饭,早上就得开始走。”

他微微低头,声音转低:“万一我要是开烦了,直接把你拉到个荒郊野岭的地方,在车里就推了你,你不就得不偿失了?”

我白了他一眼。

梁听南笑了一下,拽着我来到电梯口。

进电梯时,我忽然觉得后脑发麻,仿佛正在被人盯着,回过头,停车场里却空空如也,只有一排排的汽车。

三楼一出来就是手机柜台。

选了一款,补办手机卡时,被告知需要带着证件去营业厅。

于是我便买了张新卡做临时用,登录社交软件时,却又卡住了。

带网银的这一款,需要我原手机号的验证码。

否则就要三个好友帮忙验证。

可是我那个账号上被繁华删得只剩五个好友,现在屏幕上显示的是我爸爸、繁华还有刘嫂。

无论怎么刷新,我爸爸、穆安安和繁华都至少有一个在验证选项里。

我郁闷极了,这时,梁听南拿走了我的手机。

我问:“你干嘛?”

“注册个新号。”梁听南说着,熄灭屏幕,拉开我的口袋放了进去,“手机能联系我就够了,买东西有我。”

我说:“我不想用你的钱。”

“但我希望你用。”梁听南说着,打开钱夹,抽.出一张卡:“没有密码,如果你不喜欢信用卡,我就把钱转到你的网银里。”

我有些恼了:“不了,谢谢,我……”

“你就这么想给他打电话吗?”梁听南忽然冷下了脸。

我没说话。

梁听南摘下眼镜,揉了揉额头,良久,软了神色:“抱歉。”

我说:“没事,我没有生气。”

“我不该对你发脾气。”他握住我的手,满眼歉意,“抱歉,是我太着急了。”

我说:“真的没关系。”

我试图抽出手,他却攥紧了,说:“你知道,找到我的,通常都是已经没治的,所以我亲手送走了很多患者。”

“……”

“我知道人在这种状态下会非常抑郁、悲伤、自卑、会觉得孤独,渴望有人陪伴,尤其是你还这么年轻。”

他柔声说,“但是我必须得告诉你一个非常残忍的事实,我所有的患者,临终之际要么被医生护士、要么是被爱着他们的家人送走的。”

“……”

“那些他们爱的,执着的、为之消耗生命的人,不会在那种时候来。”

他动情地说,“面对别人的死亡本身就是一种压力。当对方亏欠你太多时,这种压力会格外大,所以,他们会选择逃避。只有爱你的人才会舍不得,才会希望多看看你。”

我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误会我了。”

梁听南没说话,只是悲伤地望着我。

我说:“谢谢你对我说这些,我很感动。但我不想回到他的身边,也不想他知道我的病。我一点也不希望死前是被他送走的,这话不是逞强,我想得很清楚。”

梁听南没说话。

“我知道,我很年轻,也有几分姿色,所以你很同情我。这是很正常的心理,人都是这样的,看到美丽的事物被摧毁,心中会惋惜会不忍。”我说,“我不想利用你的同情。”

梁听南摇了摇头:“不是因为这个,我只是喜欢你。”

“不。”我说,“我知道你不是。”

梁听南陷入沉默,半晌,说:“我看得出,你是个很有主见的人。我不奢求你能接受我,但我想照顾你,你需要被人照顾……这不是同情,是客观事实。”

我一张口,他又说:“至少在信托办完之前。”

信托办完之前,苏怜茵随时可以扣下我的证件。

我无法,也不能跟他撇清。

于是我说:“我会想办法还你钱的。”

梁听南先是沉默,稍久,说:“我知道这样威胁你不好,但是……我很担心。”

我心里一紧:“担心?”

“对。”他说,“我担心信托的事办完,你就会找机会自杀。”

“……”

“的确,”他叹了一口气,“病情会越来越严重,你也会开始痛苦,但是……”

他声音转柔:“还是希望能多看看你。”

我没说话。

尽管梁听南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还是觉得束手束脚,没买几样就回去了。

这倒不全是因为钱的缘故,还因为我总感觉街上的人在看我。

梁听南对此的解释是:“因为你长得漂亮。”

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他们肯定是记得上个月的新闻……或者我的头发是不是太假了?”

梁听南笑着说:“真的是因为漂亮,你第一次来三医院,出院之后很多男同事来找我打听。”

我问:“打听什么?”

“叫什么,有没有男朋友,电话号码,社交软件……”他说着,握住了我的手,“那天本来是我同事的急诊,但他去相亲了……”

他推了推眼镜,露出一抹有点坏的温柔微笑:“他一直后悔到现在。”

我说:“谢谢你这么说。”

梁听南挑了挑眉:“理工科的女生都是这样吗?”

“怎么?”

他笑着问:“连自己美都看不出来?”

我说:“不是看不出来,是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件事了。”

梁听南神色一柔,说:“其实你的状态还好,旁人看不出的。”

我没说话。

我所说的很久,并不是因为得病,而是因为嫁给了繁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