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惊不惊喜?

梓然拧开一瓶矿泉水递给江蕴礼。

“老板,喝口水吧。”

梓然想了半天到底该称呼江蕴礼什么,叫哥吧,不太合适,毕竟她比江蕴礼还大上几个月,直呼他姓名吧,更不合适了,毕竟人家现在已经算是她的上司了,斟酌来斟酌去,梓然决定叫他老板。

她都将水递到江蕴礼面前了,结果江蕴礼理都不带理她一下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手机,震惊到目瞪口呆。

随后蹭的一下站起来,吓得梓然连忙把手缩了回来,一脸懵逼:“怎,怎么了?”

江蕴礼原本因为疲惫而紧皱着的眉,现在松缓开来,眉眼之间闪着柔软又兴奋的愉色,他漆黑的双眸似乎装满了星星,拿着手机就往外跑,匆忙撂下一句:“我先走了。”

梓然简直一头雾水,她不知道江蕴礼突然间是受了什么刺激,怎么说跑就跑?

梓然冲他的背影喊了一嗓子:“老板,车还没到,你先等一下啊!”

江蕴礼充耳不闻,风一般的速度往外边跑。

梓然可不敢让他一个人走,现在江蕴礼的身份不同往日了,他现在已经是一名艺人,是一名公众人物,如果身边没人跟着,出去被人认出来堵住了可怎么办?

而且江蕴礼就这么走了,梓然也不好跟蒋俪交代啊!

梓然将矿泉水放下,追了出去。

江蕴礼的两个保镖本来守在休息室门口,见到江蕴礼突然跑出去,他们也连忙跟了上去,江蕴礼跑得很快,他回过头扫他们俩一眼,带着几分压迫感,命令道:“别跟着我。”

保镖们的脚步下意识一顿。

江蕴礼一边跑一边给千娇打电话,他现在可谓是又着急又开心,着急是因为消息是千娇一个小时前发的了,他真怕她等这么长时间会生他的气,也怕千娇已经走了,他又是空欢喜一场。

电话通了,响了几声千娇就接听了。

“录完了?”

千娇的声音温温的,带着惺忪的睡意。

江蕴礼心一沉,她已经回家了?

他立马紧张兮兮问:“刚录完,你走了?”

千娇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瓮声瓮气的说道:“没,还在。”

江蕴礼这心里头啊,简直就跟坐了一趟过山车似的,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害怕她走了,可是现在想到她因为等他都在车里睡着了,她工作了一天还等他这么久,他说不出的自责和感动,可也掩不住的狂喜雀跃。

啊啊啊,他的娇娇宝贝来找他了!

已经换好衣服的唐雅雯从化妆间里走出来,正巧撞见了江蕴礼正朝她这边跑过来,眉飞色舞的样子看上去很开心,唐雅雯不禁笑了笑,对他说道:“小师弟,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呀?”

通过今晚节目的录制,做的游戏跟江蕴礼有很多的互动,唐雅雯自我感觉跟江蕴礼的关系熟络了不少,于是她的语气十分的自然随和,好像跟江蕴礼认识了很长时间一般。

然而哪能想到,江蕴礼直接从她面前快速跑过,就连余光都不曾施舍给她半分,唐雅雯的笑就那么尴尬的僵在了脸上。

她不易察觉的朝四周看了看,生怕有人看到刚才那一幕,不动声色的调整面部表情,若无其事般离去。

江蕴礼刚才压根就没看见唐雅雯,一心一意只想着千娇。

“我马上来。”江蕴礼喜上眉梢,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千娇“嗯”了声。

“啵。”江蕴礼笑嘻嘻的对着手机听筒嘬了一口。

他在想,待会儿见面的时候他一定要亲她一大口!

可正当这么计划着的时候,从录制棚的方向突然窜出来一道高大的人影。

看到江蕴礼后,立马兴奋的吹了一记响亮的口哨:“诶,江蕴礼。”

江蕴礼听到这声音后,脚步下意识猛然一顿,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他朝声源处看了过去。

只见千帆高挑修长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手里还拖着个巨大的行李箱。

他背着黑色的书包,穿了件咖色连帽卫衣,浑身上下似乎还带着风尘仆仆的气息,不过脸上挂着吊儿郎当的笑,挑挑眉:“哥们儿我够意思吧?听说你第一次录节目,打了个飞的回来给你捧场,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其实早上跟江蕴礼聊天那会儿他就已经从伦敦落地莫斯科,在莫斯科转机到京都,前天已经正式放了暑假,可是近期没有伦敦直飞京都的航班,只能转机,归心似箭的他,就算转机也认了。

听说江蕴礼要录节目,他临时起意,找人给他搞了一张入场劵,下了飞机连行李都放直奔电视台。

江蕴礼看到凭空出现的千帆,脑子有片刻的空白,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

由于江蕴礼换了不同往日的发型,再配上他这么茫然的表情,简直无辜又呆萌,连千帆这钢铁般百折不屈的直男都被江蕴礼给萌到了,他忍不住捏了一把江蕴礼的脸,一脸不可思议:“不至于感动得傻了吧?你他妈是怎么做到又奶又酷的?”

被千帆冷不丁捏了脸,江蕴礼这才彻底有了些真实感,淦!千帆咋突然回来了?

“你怎么到后台来了?”江蕴礼毫不客气的拍开千帆的手。

千帆的表情那叫一个理所应当:“塞点钱就进来了呗。”

江蕴礼垂眸看了眼手机,与千娇的通话已经断掉,千娇挂了。

越想越觉得来气!操!千帆怎么好死不死这时候回来?!好不容易娇娇宝贝主动来找他一次!

江蕴礼心里头已经骂了无数个脏字儿了。

然而天真烂漫的千帆毫不知情,亲密的搂着江蕴礼的肩膀,冲江蕴礼眨眨眼:“诶好兄弟,帮我要张唐雅雯的签名照吧?今晚一看真人,真他妈娘的纯啊~”

江蕴礼脸色阴沉,他不耐烦的甩开千帆的胳膊,没好气儿:“要你大爷。”

他现在揍人的心都有了,还让他要签名照?

“这就是你对待舟车劳顿长途跋涉不远万里跨越千山万水只为与你相见的好兄弟的态度?”千帆不满极了。

江蕴礼眼角抽了下,正准备骂他,梓然这时候急冲冲的追了上来,上气不接下气:“老板,俪姐说不能让你一个人走....”

梓然看到千帆后,声音戛然而止。

而千帆下意识瞥了眼梓然,没多大反应的回过头,随后又猛的扭头定定的盯着她,惊愕不已:“我操?你怎么在这儿?”